点击上方蓝字可以订阅哦!





撰文 裴广强

圆明园被烧了两次。


一次是众所周知的1860年10月18—20日英军火烧的那次,一次是10月7日英法联军一起烧的那次。


相比前者,10月7日的火烧圆明园事件少为人知,容易与第二次混为一谈,比如有人就认为法军没有参与第一次火烧行动。


笔者查阅有关英法联军第一手中外文资料后发现,英法联军共同参与了第一次火烧圆明园行动。


英法联军为什么会去圆明园


英法联军之所以于10月6日向圆明园进军,是与清军军事活动博弈的结果。


八里桥一役之后,联军因粮草军备不足,被迫休整了十余天。待补充物资之后,联军于10月3日开始向北京进军。


在此之前,英国公使额尔金及统帅格兰特曾就具体的行军路线咨询了当时停留在北京的俄国外交官伊格纳提耶夫。据伊格纳提耶夫所言,整个北京城四周有很多荒地和无数的树林,三面壕沟又深又宽,但北面的较浅干,且地面开阔。


联军还誊抄了一份伊格纳提耶夫绘制的“极好的北京地图”。


得到以上信息后,格兰特敲定了具体行军路线。[1]



1860年时的北京城


10月6日,在向北京进军途中,法军统帅蒙托邦派兵前去侦察清军动向。士兵随后报告,途中遭遇一支庞大的清军骑兵队伍。


稍晚,格兰特也紧急通知蒙托邦:清军骑兵已撤至北京城西北郊圆明园附近的村庄内。


法军还从当时海淀地区农民口中得知,有12000名清军骑兵已撤离到圆明园。


基于上述情报,蒙托邦和格兰特决定先消灭这支部队,并抓获咸丰帝和主要大臣,摧毁清廷抵抗力量。


稍作休整后,英法联军即在当地农民的指引下向圆明园进发。[2]


英法联军虽然手握北京地图,但北京城北一带树林众多,道路狭隘,一时无法辨清前往圆明园的道路。


此外,因天气炎热,联军饥渴难耐,途中遇到的几口水井无法为部队和马匹提供足够淡水。


蒙托邦根据地图发现,圆明园附近有个大池塘,遂下令尽快前往圆明园。[3]


途中,法军还抓了两个中国人,严刑逼供之后,他们带领联军于当晚七点左右抵达圆明园。[4]


被误记的第一次火烧圆明园时间


在前往圆明园途中,英法联军担心路遇清军骑兵,因而出于自我保护的目的,将部队分成四个纵队,共同穿过树林。


然而,格兰特带领的右翼部队由于在树林中辨不清行军方向,往左走得太远,逐渐脱离了大部队。


下午四点左右,蒙托邦遇到了正在寻找英军步兵纵队的巴特勒骑兵队伍,于是一起向圆明园前进,在晚七点左右到达圆明园。[5]


为防在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发生意外,蒙托邦命令部队在圆明园前院就地夜宿,并未率领大部队进入圆明园。不过为了防止园内清军伏击,他还是派了人数有限的两队步兵前往圆明园内侦察。


巡察行动中,法军士兵遭到藏在圆明园大门之后的技勇太监的攻击。


法军迅速回击,导致三名太监死亡。


7日清晨,蒙托邦在冉曼将军、柯利诺将军、参谋长施密茨上校以及英国准将巴特勒等人的陪同下,进入了圆明园。


另一方面,英军步兵在迷路之后,恰遇天色已晚,遂选择在一座被树林环绕的喇嘛庙内宿营。[6]


当晚,格兰特下令燃起篝火,大火熊熊燃烧了一整晚。7日黎明时分,英军在扎营地附近的土堆上发射了21发炮弹,目的是让英军骑兵和法军大部队获知他们的位置。[7]


7日中午12点至1点之间,额尔金和格兰特带领国王龙骑兵侍卫及印度骑兵前往圆明园。


到达圆明园之后,额尔金等人并没有提及圆明园内有任何地点遭遇火烧。即便在英法士兵之后的回忆录中,也没有找到相关资料可以证明6日晚已经火烧圆明园。


英法联军火烧圆明园


以往,国内学者之所以得出圆明园在6日便被火烧的结论,[8]很大程度上与单纯依赖某些中文史料有关。


比如,总管内务府大臣宝鋆6日当晚正在北京城内办理事务,“遥见西北火光冲天”,不胜惊骇,遂认为园内殿座数处已于6日晚遭遇火烧。[9]


同处京城的李慈铭在观测到同样景象后,亦在6日的日记中写下:“夷人烧圆明园,夜光达日烛天”[10]。


由于联军向圆明园进军,致使附近居民四处逃散,因此,中文史料所言所记,大多为远距离观察的结果或事后的追述、回忆,难免与事实有所出入。


宝鋆和李慈铭当晚并没有亲至事发地点查看,仅从“西北火光”判断圆明园于10月6日罹被火灾,本身就有一定的猜测性。


他们看到的“火光”,也可能是6日晚圆明园宫门外朝房及海淀铺户、居民房间燃烧所发出来的。


《北京条约》签订之后,内务府大臣明善连同总管王春庆等曾于11月7日前往圆明园详查园庭被火情况。


在其随后的奏折中,并没有提及任何建筑物曾于10月6日内遭到焚烧,反而确认九州清晏各殿、长春仙馆、上下天光、山高水长、同乐园、大东门等数处在10月7日被焚烧。[11]


据此,综合来看,圆明园于1860年10月7日首次遭遇火烧的可能性最大。


法军甩不掉的锅


谁参与了火烧圆明园?


有学者主要依据法国学者贝纳尔·布里宰的《焚掠圆明园:英法联军1860年远征中国》提供的资料,认为圆明园被劫掠是英法联手的结果,而圆明园被焚毁则是英军单独所为,法军没有参与。[12]



被焚毁后的圆明园西洋楼


事实果真如此吗?


10月17日,法国公使葛罗致函恭亲王奕,谈及第一次火烧圆明园的参与者时说:


“圆明园之被焚掠,乃中国土匪所为,非联军之所为也。”[13]


葛罗当然要为联军的罪责开脱,一定意义上属推卸责任。


笔者查阅相关史料,发现法军实际上与英军共同参与了第一次火烧圆明园行动。


如据英国骑兵军官斯霍温记载,英法两国士兵都曾在圆明园内放火,其中法国人烧掉了“皇帝的私宅”。[14]


恭亲王奕䜣在10月12日致法国公使葛罗的信中,还特意就法军火烧圆明园行为表示抗议:


“法国兵士,对于皇帝避暑行宫,仍肆焚掠,其故为何?法兰西亦文明之大国也,其军士饱经训练,宜有纪律,今乃焚毁皇帝行宫,所根据者何因?贵统帅何以不加禁止,置若罔知乎?”[15]


这就更加证明了法军参与火烧圆明园的事实。



参考文献

注释:


[1][英]霍普·格兰特、诺利斯:《格兰特私人日记选》,第49页。

[2][法]库赞·德·蒙托邦:《蒙托邦征战中国回忆录》,第303页;[英]霍普·格兰特、诺利斯:《格兰特私人日记选》,第50页。

[3][法]L.F.朱以亚:《中国战争纪行》,第97页。

[4][法]库赞·德·蒙托邦:《蒙托邦征战中国回忆录》,第303—304页。

[5][法]亨利·柯迪亚:《1860年对华战争纪要:外交史、照会及公文》,第290页。[6][英]麦吉:《我们如何进入北京》,第131页。

[7][英]霍普·格兰特、诺利斯:《格兰特私人日记选》,第51页;[英]加内特·沃尔斯利:《1860年对华战争纪实》,第133—134页

[8]魏开肇、赵蕙蓉:《北京通史》第8卷,第61页;王莲英:《火烧圆明园时间小考》,《北京社会科学》2008年第2期。

[9]中国史学会主编:《第二次鸦片战争(二)》,第148页。

[10]舒牧等编:《圆明园资料集》,第130页。

[11]《明善奏查得圆明园内外被抢被焚情形折》,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圆明园(上)》,第574。

[12]耿昇:《孟斗班与第二次鸦片战争——新公布的档案文献揭露英军焚毁圆明园之真相》,《学术月刊》2006年第1期。

[13]中国史学会主编:《第二次鸦片战争(二)》,第453页。

[14][英]斯霍温:《1860年华北战役纪要》,第176页。

[15]《恭王致葛罗男爵书》,中国史学会主编:《第二次鸦片战争(二)》,第447页。


推荐阅读

仓央嘉措与诗:不久,他便在某一句诗中消失了丨读书

杨洁与周星驰,谁的《西游记》更接近吴承恩要表达的意思?

唐代门阀大族为什么会突然消失?| 访谈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

作者:佚名
来源:文化有腔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