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世界,大部分人类可能是多余的”。


多余的人能有什么功用,这或许是21世纪经济学最重要的问题。这也是那本轰动世界的著作《未来简史》里表达的观点。


《未来简史》作为全球著名畅销书《人类简史》的姊妹篇,强调了基因技术、人工智能等前沿技术可能正在重塑人类和世界。


在书中,作者尤瓦尔·赫拉利更是提出了一些震撼性的观点,邦哥从得到App里为大家进行了摘选,与你们共勉:


一、学历史的作用是帮助我们摆脱历史的枷锁,让我们更自由。


今天的现实,只不过是偶然事件的历史枷锁而已。我们学习历史的最重要目的就是要摆脱历史的枷锁。历史学家的作用不是在紧要关头告诉我们下一步的历史一定会往哪个方向走,反而恰恰是告诉我们你可以想象多种不同的可能性,让历史往一个不一样的方向走。 所以欲知未来如何,我们得先了解历史。


欲知未来,必须先了解历史。历史上一直困扰人类的三大问题是饥荒、瘟疫和战争,现在因为科技、经济和政治进步,这三个问题我们都控制住了。但我们智人永不满足,现在正要干三件大事。追求获得永生、追求幸福、直接成神。


二、人比动物强在人能通过某种假想出来的意义,把众多的人给高效地组织起来。


“人是第一个可宝贵的”吗?——采集狩猎时代并不认为人是第一个可宝贵的;农业社会的人认为神是第一个可宝贵的,人是第二个可宝贵的; 进化论一出现,神的说法也被颠覆了,人就需要一个更新的理论,来说明为什么人就比其他动物高级。


让人宝贵,强于别的动物的是“意识”吗?但生物学家解释不了意识,人根本不需要意识,而且动物也有意识。所以“人有意识”,也不能被当成“人是最可宝贵的”的理论依据。


人类厉害的,能让人群实现大规模的灵活合作的,不是意识,也不是个人想象出来的主观现实,而是所谓“互联主观(Intersubjectivity)” 。上帝、国家、金钱、公司、价值观,这些都是我们想象出来的互联主观。


三、推动社会变革的不是我们对真实现实的认识,而是我们头脑中虚构的现实,也就是宗教的力量。


“宗教”的定义。满足下面这三个特点的,就是宗教:它有一套号称不是人发明的,而且不能被人改变的道德法规,要求人们必须遵守;它给人们一个许诺:只要你遵从这套法规,就会有什么什么好处;它的目的是为了巩固自己设想的社会秩序。


宗教给人提供的道德指引,通常分三步。第一步道德判断,第二步事实陈述,第三步道德指引。


四、人文主义就是现代世界的宗教,自由主义是体验最好的一种人文主义。


以前科学一直在帮助宗教扩大力量,但是从此刻开始,科学开始要敲打宗教了。当前最大的宗教不是别的,正是人文主义。


人文主义的最大分支:西方国家的主流思想——自由主义。人文主义,倡导我们崇拜人性,用人性取代过去宗教里神的位置,用人的体验,给外部世界制造意义。就是你应该听从自己内心的声音。


人文主义公式:知识=体验 X 敏感度。


五、现代科学证明,自由意志和自我,其实是人类的幻觉。


自由主义重视每个人的体验,这是基于三个假设:


第一,我有一个不可分割的“自我”。

第二,这个真实的自我,是完全自由的。也就是说我有自由意志。

第三,没有人比我自己更了解我自己,只有我才知道我想要什么,不能让别人替我做决定,不管他是谁。


科学已经有了足够多的证据,这三个假设都是错的。自由主义的三个假设全被颠覆,自由主义真没意义了。


六、计算机算法比人更了解自己,算法会拿走绝大部分人的意义感和体验。


世界有三个趋势,对应着人的三种不同的命运:


第一种,人工智能如此强大,人作为一个工作者的经济价值和军事价值都没有了,那么政治经济系统就会认为人没有价值。

第二种,也许人类整体还是有价值的,但是每个人作为个体,是没有价值的。

第三种,也许有些个体还是有价值的,但他们是经过了生物学升级改造的“超人”。


二十一世纪,全体人类将会被技术进步的趋势给划分为三种人:无用的人、没有自主的人,和神人。 “无用的人”——工业革命带来了无产阶级,现在人工智能革命也会带来一个新阶层:一个对经济和军事来说都没有用的阶层。“没有自主的人”——作为一个整体,也许有价值。但是他们作为个体可能还是没有价值,因为他们也许会放弃决策权。 “神人”——也许还真有一种人就不受算法控制,而是控制算法。他们是利用生物技术主动升级了的人。 


七、赫拉利的终极判断:数据主义就是未来的宗教。


神人有副作用:人的体验能升级,但是也能降级。市场和经济系统要求他们做出这些升级的同时,也会要求他们把另外一些认知能力给降级。技术人文主义者这条路走到最后将会无所适从。他们会再次面临“意义”危机。


从数学角度,我们可以把一个人、一个动物、一个公司或者一个国家,都想象成一个数据处理系统。如果你把每个人都想象成一个处理器,人与人之间的交流就是信息交流,那么整个人类社会就是一个数据处理系统。整个人类历史,就是给这个系统增加效率的历史。


科学实验的判断,再加上这三个实践的趋势,自由主义大势已去。二十一世纪正在酝酿新的宗教。一个叫“技术人文主义”,一个叫“数据教”。“万物之网”就是新的宗教。


不知道对于上面这些观点你怎么看?反正邦哥是看了一遍又一遍,依旧很迷茫。


于是,邦哥准备与该书的作者尤瓦尔·赫拉利本人认真讨论一番,你要一起吗?



以全球视角看人工智能,开启你的无限可能!

 

点击此处,or 扫描文尾二维码


即可参与全球AI 盛宴



未来已来,你呢?


长按下方二维码即可参与报名



极速报名通道就在【阅读原文】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

作者:佚名
来源:创业邦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