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有人问王石,如果万科遇到危机,会不会再出山?他说不会,无论是什么样的结果,他都不会再出来。



AI财经社(ID:Economic-Weekly)

文 | 李翔

编辑 | 金赫


万科的“王石时代”落幕。

 

6月21日,万科董事会换届方案揭晓,王石放弃万科董事提名,将接力棒交给郁亮。至此,王石的归宿尘埃落定。

 

“他们更年轻,但已充分成熟。”万科公告发出之后,王石在微信朋友圈表示,他在酝酿董事会换届时,已决定不再作为万科董事被提名。他相信这是交接最好的时候。

 

早在2014年,王石就已经谈到了自己的离场,那是一个特殊的场合。创新工场组织了一个小活动,请来了王石和九位创业公司CEO谈话。

 

创新工场的创始人之一王肇辉认为,创新工场那些80后乃至85后的创业者们,真的能从王石身上学到点什么——尽管他们都是“互联网思维”的奉行者,而王石则是传统行业中最传统的房地产公司的代表人物。除了王石本身就是一个从创业者转变为企业家的成功例子,王肇辉也曾听王石讲述过自己登山的经历,他觉得登山和创业有太多相似之处。

 

当时的王石主动“离开”万科,卸任CEO后四处登山、游学,而万科仍然稳坐中国地产公司龙头位置。坦白说,王石似乎已经进入到“无故事”的阶段。正如他在2008年之前对万科描述的那样,伟大的公司都是没有故事的,一个已经成为符号的商人也没有故事了。我们还能问他什么问题?寻找接班人的故事、与万科的关系、波澜起伏的创业史、攀登珠峰的经历、如何融入哈佛、他所理解的企业家精神和社会责任……所有这些他都已经讲述过了无数次。

 

但是,已进入“无故事”阶段的王石,他的“故事”再次出现了。2015年下半年,万科第一大股东易主,野蛮人宝能取代了财务投资者华润。一向相信团队的王石坐不住了,他从幕后走到台前。围绕着万科的股权之争,过去两年里,王石和他所创立的这家公司,上演了资本市场上最波云谲的故事。

 

重新回到2014年那次创新工场的谈话中吧。正是在这次谈话中,他认为万科遇到危机时,他不会出山,但他食言了。风暴还在酝酿,他的心态放松。那是观察和理解他最好的时间。王石因为自己的阅历、地位和年龄,已经接近于随心所欲不逾矩的境界;而这些年轻的CEO们,则因为年轻、占据风口的行业、已经拥有或将要拥有的财富而无所顾忌。

 

全场最安静的时刻,是王石在讲述荣德生的故事时。他问大家:“中国现在企业家的水平,不包括你们80后,但包括我、柳传志、张瑞敏这些人,还低于上世纪民国初年工商界的水平——这样的判断,你们觉得是谦虚呢,还是就是这样的?”

 

他自己说:“我认为不如他们。”

 

这一刻是全场最迷人的时刻。一个生于1950年代的中国企业家,向一群生于1980年代乃至1990年代的创业者讲述他景仰的前辈企业家。我不知道,这是不是中国的企业家精神第一次借助言传身教的方式在流传:一个受人敬仰的前辈,在向一群无所顾忌的晚辈讲述他们已经不知道的历史。

 

那么,王石呢?他自己呢?他是否接受了更老一辈企业家的言传身教。他这次离场,或许真的就“无故事”了。但这个世代,当所有人都在谈论互联网思维时,长期浸淫在传统的地产行业的王石,是否已经像锁子甲和燧石刀一样过时了呢?

 

我想事情没那么简单。


2016年6月27日,万科企业股份有限公司在深圳总部召开2015年度股东大会。图片来自CFP


时间:2014年4月11日下午  

 

:我想问一个问题,虽然行业不一样,但领导力是一样的,你做企业家这么多年,也见过很多领袖,每个人的风格也不同。今天回过头来看,你觉得在领导力方面,有什么得失可以跟我们分享?

 

王石:可以说,中国企业家中我佩服的人有很多,其中最佩服的是褚时健先生。衡量领导力、能不能干,不是看他在顶峰时候的表现。比如就我现在的位置来评价,当然不好评价。真正看领导力是在他遇到很大的挫折、从头做起时,反弹力怎么样——这才表现你的领导力。褚时健先生,75岁时无期徒刑假释出来,重新创业,创立储橙。橙子和香烟风马牛不相及,但现在却做到网上脱销。

 

我想告诉你的是,我和其他人不同,包括我和褚时健先生也不同——我可以离开企业,但它还可以做得很好。我觉得这也是一种领导力。我可以去登山、游学,只是寒假关心下企业的事,而且更多还是公益慈善,和企业没多大关系。你说我离开了吧,去年我们的CEO郁亮也离开公司登山去了。登珠峰,进山出山两个月。我不在,CEO也不在,企业照样做得很好。

 

很多商学院、EMBA班会告诉你领导力是什么,领导力包括哪些东西。但我想告诉你,领导力不在于你个人如何亲历亲为,而在于你如何在背后建立制度和团队,在于如何执行制度,你不在时团队的表现如何。甚至可以这样说,你不在它可以运行得更好,因为更多发挥了团队的作用。

 

领导就是领着大家干活儿或者指挥大家打仗,你在无形中有一种磁场。就比如开复,他在这儿,无论说不说话,感觉是不一样的。但反过来讲,他不在了,创新工场还在正常运转,这就是领导力,是高级的领导力。

 

:中国传统对领导力的理解,是吃苦在前、享乐在后,如果一个领导老是不在公司,会对大家的士气有很大影响。你是怎么平衡这件事的?团队里会不会大家都这么搞,最后大家都出去玩了?(哄堂大笑)

 

王石:你提的这个问题非常好。实际上从本质来讲,你说的是平均主义,就是说你玩我也得玩,领导必须吃苦在前、享乐在后,你要这样的话你带的团队也会这样,所以你根本不敢玩。但这里面还有第二个问题:我都不玩,你能玩吗?我都在干活,你凭什么玩?所以你的逻辑在这儿。这就是中国的传统逻辑,首先你不敢玩,其次下面人要玩你就更不高兴。这是你的问题。

 

领导吃苦在前、享受在后,你是把它(吃苦)当成手段呢,还是当成目的?当然,你可以说我的目的就是不享受,但显然你不是把它(吃苦)当成目的,它是手段。中国人的问题,就是往往把手段当成了目的。比如你说你想做大,其实大小是结果,不是目的,但大家把结果当成目的,往往就变形了。什么意思呢,可能我做成行业第三,非常好,干吗要做老大?如果你只想着做老大,就会变形,而你变形了,即使做老大,也可能很快就从老大位置上下去了,因为你把结果当成目的了。

 

所以,你说吃苦在前,我告诉你,在这样做(登山、游学)之前,我也是这样的。在这之前,我恨不得春节都不过。首先来讲,我就是带着团队向前冲,创业初期嘛;第二来讲,就是上瘾了,好像不开会、不工作、不训人就失落,非常失落。

 

:王总是什么时候开始有这样一个改变的?还是你的性格就是这样?

 

王石:基本的问题就是,你相不相信自己。我问你,你相信自己吗?

 

:我相信自己。

 

王石:你创业几年了?

 

:我创业有七年了。

 

王石:你可以离开你的公司一个礼拜吗?

 

:现在可以离开。

 

王石:可以离开一个月吗?

 

:可以。但问题就是心态没调整过来,这跟是否自信没有关系。

 

王石:怎么没有?当然有关系了。这个逻辑很简单,你做企业,如果已经制度化和团队化,它怎么会离不开你呢?但是你依赖它,那就没办法了。现在来讲我们是怎么过渡的。我是1983年到深圳的,真正下决心(将管理权)交出去,给自己放一个月的假,是在1996年,中间经历了十三年。当然有一段时间依然亲历亲为,不是刚开始就很潇洒。


2002年11月11日,中国珠峰登山队队员王石在珠穆朗玛峰顶峰。图片来自CFP

 

:为什么那一天想到给自己放假?是团队组建好了,企业稳定了,还是你心态改变了?

 

王石:它是一个过程。你是相信领袖管理还是团队管理,相信人治还是制度管理,这是你的前提逻辑。这个逻辑成立了,完成团队和制度建设后,你会发现,你一定要脱离它。当然也有契机,但这是前提逻辑,即你是不是相信制度和团队。

 

中国人来讲,还是相信个人领导。比如说王安电脑和苹果电脑。王安去世,这个品牌就没有了,但苹果现在还是全世界市值最大的公司。

 

:可不可以这么讲,正是因为王总所属的房地产行业是粗放型行业,所以你才有这么奢侈(的资本)?

 

王石:我可以谦虚地这样说,但你最好不要这么认为。(众人笑)在哈佛,哈佛文理学院和研究生学院两位院长请我吃饭,就是来向我请教怎么管企业。

 

中国的粗放绝对不是房地产行业的粗放,你以为你们就很细腻了吗?你不要把我的谦虚当成好像是……自以为互联网比房地产更优越。我谦虚的说话方式你要理解。

 

:我不是对王总不敬……

 

王石:你可以对我不敬,哈佛两位院长对我尊敬就已经足够了。因为哈佛是全世界最优秀人才聚集的地方,他们对我的尊敬就是对我的认可。你对我不尊敬,是你的问题,不是我的问题。(众人笑)

 

:其实我的问题是,互联网行业产品导向很厉害,比房地产行业更厉害。比如我很难想象马化腾和张小龙同时离开公司两个月。

 

王石:(国内)我不好举这样的例子。我只能就西方来讲,也举互联网公司,比如说像亚马逊的杰夫·贝佐斯,是在海岛上有机场的,玩起来、疯起来绝对不亚于王石;英国维珍航空的理查德·布兰森也是一样的,他曾搭热气球做环球旅行。如果在中国我显得很特别,但在世界上却不是。

 

:我有一个想法想问下您,其实退休有两种,一种是退而不休,一种是休而不退。往后退有两种人,一种是真正无为而治,建立一种制度……

 

王石:从来没有无为而治,道家的无为而治那是扯淡。

 

:还有一种是他的领导力在不断提升,对权力的感觉越来越准确,一年可能只需要干预一次,但所有东西尽在掌握之中。

 

王石:最根本的还是你相不相信自己。很多人说我相信啊。那你相信自己建立的制度吗?你相信自己培养的团队吗?这是很重要的。如果你相信,为什么不可以放下呢?至于你说你习惯了,那是另外一个问题。这个故事我的书里面写得很清楚,其实是完全可以放的。最后就是你怎么平衡你自身的依赖性:你自己在那儿指挥,人家以崇敬的眼光看着你,在一旁很崇敬地听——你已经形成(对这种感觉的)依赖了。

 

:还有一种情况也很常见:公司经历了这个阶段,但后面职业经理人搞不好,创始人不得不回归。戴尔是这样,最近微软多少也是这样,新CEO的条件就是比尔·盖茨一周要来上一天班。我的意思是说,是不是也会往复呢?一个制度在产业比较平稳时可以运行很长时间,但是当产业遇到巨大危机时……

 

王石:那是个选择,你要做决定。你不要以为房地产就是一帆风顺,房地产中的暗流、凶险都一样的。2008年(“捐款门”)对万科的冲击是非常非常大的。再比如两个月前,CCTV点房地产企业的名字,十家公司,万科首当其冲。两个礼拜之后,《东方时空》单独点万科的名字。危机,任何情况下、随时都会发生。当然你是创始人,有社会威望,随时可以回来力挽狂澜,那是你的选择。

 

但是,难道这时候出现危机,以后就不会出现了?以后出现危机,你已经死了又该怎么办?你现在可以出现啊,你是创始人,有威信,站出来解决了,你怎么保证之后就没有呢?

 

第二个问题,你怎么保证你不出来企业就渡不过难关?因为你出来,所以成功了,但你能证明你不出来你的接班人就会失败吗?你不能。至少,你已经错过了让团队成长的机会。

 

我们这代人和接班人最大的差别是我们打恶仗的机会非常多,他们缺乏打恶仗的经历。结果好不容易有了,你还站出来……

 

同样,有人向我提问,如果万科遇到危机,你王石会不会再出山?我说不会。因为无非就是两个逻辑,一个是你出山了,结果很好,但我怎么能证明我不出山,郁亮就不行呢?

 

这是一种,我出来了,也证明我行了。第二种情况,未必你出来就成啊。市场真的不行了,你出来也不成。你不但不能力挽狂澜——挽回了你也错过了机会,还把自己好不容易半辈子积累下的名声也给毁了。所以,无论是什么样的结果,我都不会再出来。

 

:还有一个问题,我想问一下王总现在在万科的工作,主要是在抓什么问题?

 

王石:简单来讲,工程师文化。

 

:就是营造一种文化?

 

王石:工程师文化。

 

:不太懂,这是个名词,不是动词。

 

王石:我说个动词你就懂了是吧?工程。(众人大笑)还是不太懂?你让我解释下没问题,简单来说就是工程师文化。你可以猜猜是什么。

 

:万科的下一任CEO会不会是工程师?

 

王石:和这个没有关系。你不能庸俗化理解,工程师文化就是提拔工程师。工程师文化有几层含义:

 

一个是我们对工匠的态度。中国传统里都称制造者为工匠,比如说故宫是谁造的?工匠啊。你们知道故宫的总建筑师是谁吗?不知道。你们不知道,我也不知道,因为历史上没有记载。中国传统上对工匠是瞧不起的,也没有鲁班这个人,鲁班只是个传说,是这个行业中虚拟的神匠。再看看罗马。我们现在学建筑的,都知道《建筑十书》,马克·维特鲁威2000多年前写的。在西方传统中,工匠地位是非常非常高的。

 

因此,首先行业要有尊严,我们要热爱它,要在社会当中去创造它的地位。实际上刚才我已经感觉到你们的优越感,房地产多么粗放,房地产怎样怎样。你们已经有道德上的优势了,因为行业上优势在这儿呢!我已经感觉到了。(众人笑)

 

你仔细想一想,它是有的。比如说,网易的丁磊就说,互联网时代我们不可能有行贿。怎么可能呢?他自己认为,房地产行业行贿很普遍,但我们(互联网)没有。你王石说不行贿,在我们行业根本就不存在这个问题,怎么可能?为什么会这么说,就是行业的道德优势,就是认为地产行业就是下三滥行业。我指的是心理上的,主观上可能没这么认为,但客观上就是存在。因此要培养工程师文化,首先得有尊严,自己对自己得有自信。

 

第二,精益求精,它要求你对这个行业要有热爱。对房地产,50岁之前我是不热爱的,(众人笑)以致到了我的CEO说:董事长,你不热爱就不热爱,别公开说啊。你不热爱的话,怎么让我们热爱呢?工程师文化,就要求你对这个行业要热爱,这是要培养的。传统文化中,这个行业本身在三教九流里还是属于下九流的,所以你要热爱它、喜欢它,然后研究它。

 

第三,工程,不仅仅是技术问题,怎么成为大楼,怎么成为桥梁,怎么成为百年城市中不可或缺、立在那里有美感的东西?罗马人为什么区别于希腊人、高卢人、迦太基人?论财富,罗马人不如迦太基人,论智慧不如希腊人,论孔武有力不如高卢人,但为什么是罗马人建立了千年帝国?因为罗马人是用镐头,一镐一镐修建了罗马。

 

什么意思呢?条条大路通罗马。按我们的理解,在工程师文化下,不是条条大路通罗马,而是条条大路来自于罗马,路是从罗马开始的。直到高速路修建之前,很多欧洲的道路还是两千年前罗马人修的罗马大道。现在很多高速公路还是在罗马大道之上修的。因为修了高速公路,罗马大道才废弃掉。这就是工程师文化,两千年前修的路到现在还能用。

 

:既不能把手段当成目标,也不能把结果当成目标,那我们怎么去发现我们内心的那个目标呢?您从1983年开始创业,几十年的时间,您心中的目标是什么?这几十年过程中有没有发生过一些变化?

 

王石:人总是得有一个目标去追求。我的目标一方面非常非常清楚,另一方面非常非常不清楚。清楚的是,你不甘于现状,觉得你有自己的长项,很不甘心,对未来有好奇。你有没有发现,我今年63岁,但可能好奇心比你们还大?我还是充满了好奇,充满了不满足,我还想做事情。

 

【本文最初刊发于《财经天下》周刊2014年版,原作者李翔,有删改。】





后台回复“群”加入读者俱乐部


精彩文章回顾


蔡文胜和4399马化腾朱啸虎互怼 | 优信瓜子二手车卡位战 | 黄磊深夜食堂 | K歌亭 | 百度外卖掉出第一梯队 | 狩猎乐视 | 小龙虾 | 高考机器人 | 独角兽Uber 微软变硬 | 互联网女皇 | 银联的复辟梦 | 狗日的比特币 | 漏洞猎人的黑与白 崔永元,急了 | 别了,贾跃亭 | 乐视裁员 | 百度外卖 | 创投圈奇葩说 | OFO和摩拜 | 罗永浩 | 万达电殇 | 易到出局者周航 非转基因 | Apple pay | 米粉 | 易到裂痕 | 滴滴突围 |  百度新使命 |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

作者:佚名
来源:AI财经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