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移动时代,只为你提供短而浓缩的阅读快感。长按下图美人像,识别二维码,加短哥行个人号为友,此情可待:


来源:公众号《诗词世界》


记得以前看到民国时期的结婚证上

有这样一段美好的话:

两姓联姻 一堂缔约  良缘永结 匹配同称

仅以白头之约 书向鸿笺

好将红叶之盟 载明鸳谱

                                  ——此证


今天  重读民国时期的经典情诗

回味那时他们五味杂陈的爱情


“我见到她之前 从未想到要结婚

我娶了她几十年 从未后悔娶她

也未想过要娶别的女人”


多年前,杨绛读到英国传记作家概括最理想的婚姻状态,便把它念给钱锺书听。钱当即回说,“我和他一样。”杨绛答,“我也一样。”


两人初始便一见如故,侃侃而谈。对于订婚传闻,钱钟书急切地澄清:“外界传说我已经订婚,这不是事实,请你不要相信。”杨绛也趁机说明:“坊间传闻追求我的男孩子有孔门弟子‘七十二人’之多,也有人说费孝通是我的男朋友,这也不是事实。”恰巧两人在文学上有共同的爱好和追求,这一切使他们怦然心动,一见钟情,至死不渝。 


钱钟书&杨绛


“梦醒来 我身在忘川  立在属于我的那块三生石旁

三生石上只有爱玲的名字

可是我看不到爱玲你在哪儿

原是今生今世已惘然 山河岁月惆怅

而我 终将是要等着你的”



张爱玲和胡兰成因小说结缘,那时张爱玲已经是大上海的当红女作家了,胡兰成因为欣赏张爱玲的小说,提笔给张爱玲写了一封情书,后来他们见面,张爱玲被胡兰成帅气的外表和才华所吸引,而胡兰成却是因为她显赫的家世而跟她在一起。


后来,胡兰成多次移情别恋,可以称之为现在的渣男,而张爱玲一直没有回头,直到孤独的死去。


胡兰成&张爱玲


“我一辈子走过许多地方的路

行过许多地方的桥 

看过许多次数的云

 喝过许多种类的酒

却只爱过一个正当最好年龄的人”



沈从文为张兆和写了四年的情书,才打动了内心顽固如磐石的张兆和,并走进了婚姻的殿堂。但也许当初张兆和的内心只是感动,并不是爱情,所以婚后他们因为种种原因并不幸福,大概始终是他爱她多一些,而她并未因此感到幸福,才会在最后归为了一片冰凉。


沈从文&张兆和


“一见你的眼睛 我便清醒起来

我更喜欢看你那晕红的双腮

黄昏时的彩霞似的

谢谢你给我力量”



朱自清那时是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被朋友拉着去与陈竹隐相见的,初次见面,他们就给彼此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随着后来的交流,二人的感情也逐渐升温。


她并不是他的结发妻子,却为他养大了前妻留下的六个子女,然而天妒良才,朱自清因病去世,他们美满的婚姻也随之泯灭。


朱自清&陈竹隐


“我爱你朴素,不爱你奢华

你穿上一件蓝布袍

你的眉目间就有一种特异的光彩

我看了心里就觉着无可名状的欢喜”



陆小曼第一次见到徐志摩是在一个酒宴上,她为徐志摩的风流倜傥着迷,而此时的徐志摩也刚刚经历了失败的恋情,两人的遭遇此刻如同催化剂一般,让彼此迅速相爱。


有一次,心力交瘁的小曼突然病发,生命垂危,徐志摩在远方收到电报后兼程回赶,重病的小曼一见到徐志摩,身体竟迅速的康复了,于是徐志摩就欢欢喜喜的开始写起了《爱眉小扎》,读过的人都知道,里面的话语异常甜腻。


徐志摩&陆小曼


“我想要在茅亭里看雨,假山边看蚂蚁

看蝴蝶恋爱,看蜘蛛结网

看水、看船、看云、看瀑布

看宋清如甜甜地睡觉”



朱生豪和宋清如是在一次诗社活动上认识的,后来他们成为了笔友。互通了上千封信之后,他们决定在一起,这或许可以称之为”信恋“。


他们的爱情既不轰轰烈烈,也不感天动地,他们只是艰难困苦中相互搀扶的一对路人,只可惜结婚后三年,朱生豪就因病去世,没有陪宋清如走到最后。


朱生豪&宋清如


“我寄你的信,总要送往邮局

不喜欢放在街边的绿色邮筒中

我总疑心那里会慢一点”



许广平在一九二五年第一次写信给鲁迅,得到热情回应,两人从此书信往来,进而演变为情书,后来热恋。


鲁迅和许广平没有正式结过婚,但相濡以沫,《两地书》记录了两人的爱情,晚年鲁迅认真抄写这些书信的时候,心里大概也是甜蜜的。


鲁迅&许广平


关于民国时期的爱情故事,往往是几家欢喜几家愁。“我喜欢你,刚好你又喜欢我。”号称是世界第八大奇迹。


以下经典好文,你可能会喜欢,点击蓝色字体即可进入文章:


历史上鲜为人知的24大野史,个个经典!


朱德儿媳披露的朱德暴亡内幕


家与国究竟存在什么样的联系?请关注“家与国”吧!长按下面二维码,识别后加关注即可: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

作者:佚名
来源:时代书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