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Taro、水水 / 微信公众号:qspyq2015

  • 这是秦朔朋友圈的第1355篇原创首发文章


秦朔朋友圈(微信号:qspyq2015)五月末登了笔者(Taro)写的人工智能终将让学区房成为历史,提出老师是有限的,好老师更有限,而人工智能将使孩子们在一开始就拥有平等受教育的权利,即使再贫困的人也可以使用人工智能,教育资源的稀缺性和分配不均就都得到了解决,也就没有什么学区房之说了。



这篇文章在教育、投资等领域引起了不小反响。沪江网创始人阿诺(伏彩瑞)在人工智能教育领域两年多前就开始布局,他在自己的朋友圈转发了这篇文章。奥银湖杉创始合伙人苏仁宏公开演讲的PPT上,也出现了“有媒体人说:人工智能终将让学区房成为历史”。奥银湖杉投资过大疆无人机、智位机器人、艾森智能、how are you教育陪护机器人等公司。苏仁宏跟笔者说,在人工智能领域打造中国品牌是他的梦想。



资深的创业者和投资人都关注这个话题,所以我们上周特地去采访了沪江创始人阿诺。不会编程、外语、演讲的企业家不是好的教育家。阿诺,最后一个标签,一定是个教育家,他对教育的理解很深刻。做任何行业,技术都是底层基础。教育需要深入人心的理念和信仰,以及慢工出细活的经年积累。养一个孩子,能力是慢慢长出来的,做公司,特别是教育行业的公司,战略不是一开始就能完全制定好的,因为新的能力在慢慢长出来,能做的事变得越来越多。


以互联网为代表的信息革命告诉我们,一切都需要认知重启。阿诺说,原来是百废待兴,都是沙漠和空白,现在慢慢地有了百米冲刺来占据空间、搭上帐篷的创业人,但是“占地”思想浓厚,就没有人想拓荒升级。而现在,地都被占得差不多了,就要靠解放思想、解构知识、寻找新空间。


互联网在初期阶段解决了人与人之间的突破时空的连接问题,人工智能是高级阶段,它解决问题的效率更高了,但没有场景的人工智能是不成立的,比如阿尔法狗现阶段只能下围棋。“人工智能+人”才能让改变不断发生。教育,特别是基础教育,是个重复度特别高的工作,“人工智能”能够解放教师的时间,让他们能不断创新教学;而“人”则为人工智能提供更多提炼好的方法和案例供机器学习。要承认的是,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人的教学能力还要比机器强,两者是相互促进的。


互联网与教育公平


沪江网这家公司目前拥有1.4亿用户,移动端用户突破1.1亿。时隔16年,这个曾经的BBS语言学习社区已蜕变为估值达百亿的中国最大互联网学习平台。



阿诺大学本科学的是“英语投资”,在外资大量涌入中国的那个年代,是非常好找工作的。去外企上班,体面、收入稳定,成为不少同学毕业后的选择。可是阿诺却决定将他在大三时创办的“沪江语林”继续做下去,当时他就意识到,只有通过互联网才能实现教育公平,因为他自己就是一个典型的互联网学习者为了赚钱养沪江论坛,阿诺在互联网上自学写代码,靠帮别人做网站获取收入。阿诺说他从来没有上过计算机培训课,甚至连计算机图书都不买,因为他觉得那些书来得又迟,翻译得又差,不能解决他的问题,于是索性就通过互联网追溯到源头来学习相关知识。


今天,创业变得流行,各种各样的政策支持、形形色色的创投机构,正让越来越多的创意更容易变成现实。但在阿诺刚创业的时候,可以说是要什么没什么。阿诺的小团队一开始是挤在居民楼里的一个房间里办公的,后来被人以扰民为由举报,只好搬离。秦朔老师曾说过:“和硅谷的车库文化类似,中关村的创业者习惯的是‘公寓文化’,在学校边租个公寓就开干了。”其实,中国大部分互联网公司的基因里都有“公寓文化”吧。


从2001年沪江语林网诞生,没过几年,沪江就靠口口相传积累了20万种子用户,这给了阿诺信心。2006年,沪江进行商业化运营之初,采用的是广告模式。2008年金融危机后,很多广告主的广告预算纷纷削减,阿诺看到了广告模式的不可持续。2009年5月28日,沪江网校诞生,在线收费课程成为主要盈利点。现在,新的模式,还在探索中。盈利对阿诺来说,并不是唯一的关切。


联网求快求热闹,教育求慢求扎实,当互联网遇上教育,该如何平衡?公益和商业可以共存吗?阿诺坚持了16年的不间断的互联网教育,他觉得可以平衡,可以共存。


用互联网也可以教书育人


互联网教育,能教书兼育人吗?培训业与教育业其实是两回事。要讨论这个问题,就不得不谈到沪江的基因。沪江从一开始就不是一家培训机构,它的创办也本不是为了成立一家公司。阿诺说,从第一天起,沪江做的就是育人,而不是教书为主,育人为辅。



在2009年沪江网校上线之前的9年里,沪江没有教授任何专业的课程,但却聚拢了一大帮网友。网友愿意支持沪江的原因很简单,他们觉得自己的人生在使用沪江的过程中被改写。


沪江营造了很好的学习氛围和文化,传递了教育是为了成为更好的自己的理念。用户发现每天去沪江学习的动力和效果,跟只在大学里学习是不一样的。清华北大的学习环境固然很好,但绝大多数学生并不在清华北大。


在这些学生当中,不乏好学的,他们需要一个心灵空间。沪江为他们创造了这样一个空间,在阿诺看来,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授课内容永远跟不上市场需求的变化,所以关键不在于教什么课,而是培养什么样的人。


互联网教育的本质还是教育,教书只是教育的一部分,但绝大多数培训机构的生存法则是只在教书这件事上做到极致。因为它在获取了商业收益的情况下,就不太可能去做其他的工作,因为那意味着成本增加,蚕食利润。


但一个只拥有技能和知识的人就像一艘没有舵手的船,在遭遇诱惑的风暴时,一不留神就可能翻船了。阿诺说能体会到育人的快乐, 他觉得很庆幸。9年的时间给沪江打下了深深的烙印,让沪江始终是一个学习型组织,坚持只做70%的商业。


70%商业的学习型组织


每个人投入70%的精力做商业,然后留出30%的冗余空间自学习。不断自学习的人会在公司里推动新技术、新思维、新方法,公司领头人只需决定什么时候加大投入就行了。阿诺如是说。


大家完全围绕着KPI和利润,就不愿意再干别的,因为干别的会失去眼下赚钱的机会。所以久而久之,学习的空间就没了。简单来讲,一个企业到底是机械型企业还是灵魂型企业决定了它的商业生命是否可延续。一直专注于PC端的沪江决定将资源投入到完全陌生的移动端。可当初的团队里并没有懂移动产品的人,负责产品开发的人员先后换了四波才有了今天的沪江app组合(沪江开心词场、沪江小D词典、沪江网校、CCtalk、沪江学习)。如果当初没有布局移动端,沪江今天是什么样就很难讲了。



那么在时代的巨变中,这个公司就不会与新浪潮失之交臂或是被新浪潮淹没。相反,100%商业利益驱动、销售驱动的公司,在商业无需转型的时候可能活得很好,可一旦商业转型,就可能戛然而止。沪江网校是B2C,类似模式在运行的还有:新东方在线、学而思网校、海边直播(好未来旗下)等,简单来说,就是平台自己卖课程。如今的沪江,投入巨资自主研发了CCtalk,这个C2C平台,为网师和学生提供平台,沪江不收取任何服务费,它是教育普的基础设施,它丰富了课程类型、促进了教学的积极性和主动性,还提供了知识公益的无限可能性。


CCtalk上,有网师年入几百万甚至上千万,比如高中优秀语文老师史金霞,就有过一天收入十万元的记录,这促使她想进行教学实验,亲自进行不间断的从小学到高中的语文教学,看看是不是会诞生有名作家;也有网师志愿者给贫困地区捐赠课程,也有很多退休教师,在发挥余热。在大山里的孩子,只要有网络就可以学到沪江上的课程,特别是美术课、音乐课等更少师资的课。国务院参事汤敏在重庆的国家贫困县彭水的大山中的教学点考察时,意外发现了沪江CCtalk在63个学生中的网课。


布局人工智能教育


除了转战移动端,阿诺很早就开始关注人工智能。并不是因为人工智能是这一年的热点,而是因为人工智能是未来十年的方向。阿诺特别不希望依赖或者始终依赖海量的人来解决效率问题。


中国有十三亿人口,适龄学习的孩子有两三亿,再加上大学生白领等终身学习的人群,至少有五、六亿人需要学习,那要多少老师才能满足所有人的学习需求?好老师就像手工制品,数量极其有限,培养一个好老师的时间也很长。


面对呈指数型增长的、工业化批量式的学习需求,只有通过互联网,通过人工智能,代替大量可以被代替、应该被代替的人,才能解决。也只有这样,才会有更多极富才华的聪明人愿意把每一个孩子都当成自己的作品,去发掘每一个孩子的独特性。


不过,开发人工智能可不是敲几行代码那么简单,产品开发的过程也是很耗时的。人工智能的背后需要数据支撑,于是沪江把从2009年以来推出的所有课件,细化到每一课的每一页,每一页的每一个知识点,每一个知识点对应的每一道题,每一道题对应的每一个选项,每一个选项对应的每一个难度级别,全部都用机器按照人工制定的规则打上标签。



人工再筛查一遍,不合理的地方,就修改规则,让机器依据新的规则再从头来一次。通过好几轮循环,机器的能力就会越来越强。沪江还将所有用户所在的地区、院校、专业、以及在沪江使用的内容、学习的频次、每天学习的时间等等都做了标记。


与培养老师相比,教机器是前慢后快,教人是前快后慢。在产品和技术研发方面,阿诺坚持自主研发,拒绝拼装,但也强调广泛合作的重要性。一方面,单纯采购会受到牵制,一旦供应商被淘汰,企业也会陷入困境;另一方面,不向最先进的企业学习,就会陷入闭门造车的境地,浪费时间,最终影响用户的使用效果。


和开发游戏不同,开发游戏只要抓住人们在现实中无法被满足的虚荣心就可以了。但人工智能教育产品要想有好的用户体验,就必须让用户在有成就感之外,还能有自信心和学习的激情。因此,在设计产品时,既不能太难,让用户产生挫败感或厌学情绪,也不能太简单,让用户觉得学不到新知识。


教育没有线上线下之分


创业之初,有不少线下的教育机构寻求和沪江合作,阿诺拒绝了。但近一年来,沪江大量地投资了线下教育。在被问及调整策略的原因时,阿诺表示他从来没有觉得线下不重要。


他说,线上线下并不对立,也不存在谁好谁坏的问题,而是发展平衡的问题。学校教育和线下培训发展相对成熟,所以在创业时自然不会选择切入一个成熟领域。在阿诺看来,真正的创业者不是冲进红海,让它撕裂得更厉害,而是找到蓝海。


对自己来说,找到蓝海成本更低,效率更高。对社会来说,蓝海很多时候恰恰是被人们忽视的地方,在被忽视的地方可以创造出新的价值,而且可能创造出比在旧世界更大的价值。


而未来,真正意义上的教育没有线上线下之分。现在沪江布局线下,考虑更多的也是在合适的时间节点上,什么样的教育商业行为对整个行业创新更有利。


教育始终要坚持三个基本点,技能的传递、性格的形成、人格的养成。这也就是《摔跤吧,爸爸》在中国低开高走的原因,因为人们意识到了真正的人生和教育的意义。现在重要的是怎么培养独立思想的年轻人,而不是盲目地飘到下一站,在狂风暴雨中不知所措。



沪江是优质教育的共享经济基础设施


经过十六年的发展,沪江建成了国内最大的在线学习数据库,推出了智能教育云平台,提供“大数据分析——用户画像——能力评估——路径规划——个性化教学——学习效果评估”的智能学习“大循环”。无论是互联网,还是人工智能,阿诺最想实现的是教育公平,这些数据库和云平台等基础设施,为实现教育公平准备了必要条件。


产业升级的时代,是从制造业到创造业的飞跃。产业升级首先需要大家拓宽思维,因此文化教育的重要性正与日俱增,能够拥有平等受教育的机会也随之成为重中之重。


为什么那么多人买学区房,因为好学校的教学水平超越了考纲的达标水平,一般的学校则是按达标的教纲来教,最后考试的时候,不是所有达标的学生就录取,而是从高到低排序录取,那么按达标线教的,考不上的概率自然很高。


所以家长就会恐慌,就一定要进学区房,进好学校,进火箭班,否则就没有机会,或者机会就大大降低。同样道理,线下培训机构受地域限制水平也参差不齐,只有互联网教育能够有效解决这个问题,让最优质的教育资源可以通过网络共享。


“资源必须开放,不能说进普通的学校资源就不平等。一样的资源,考不上,大家心服口服;资源不一样,考不上,大家就会有抱怨和愤怒。”阿诺说。不过,光靠企业是不行的,还得靠政府推动。但是民间该铺的教育网络甚至人工智能基础设施,我们已经铺好,并在做教育资源向贫困地区输送的工作,此路已通,再进一步的同城的优质教育资源平等,就等政策上支持。


但平等的教育机会并不代表教育的绝对公平,教育需求永远需要分层处理。单就互联网教育或人工智能而言,阿诺要做的是解决大多数人的需求,而不是去做奢侈品,服务一小部分人。



阿诺坚信,对社会有意义的事情从来都不是奢侈品,一个社会如果基本问题解决不好,奢侈品产业大发展的话,接下来一定会有巨大的问题。反过来,一个社会发展很久,奢侈品还没有起来,但其他产业发展很好的话,奢侈品产业终究会发展起来,也可以提升大众品位。


希望如阿诺所说,人人为师的时代会到来,那时没有人会因为上不了学而发愁,中国的素质教育最终也会发展起来,至少阿诺不会放弃朝这个方向努力。

「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


秦朔朋友圈微信公众号:qspyq2015

商务合作|请联系微信号:qspyqswhz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

作者:佚名
来源:秦朔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