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个管理者都要做艰难决定,这是工作的一部分。最困难的决定来自“灰色区域”:你和团队尽最大努力收集事实并进行分析,但仍不知道该怎么做。这种局面很容易让人不知所措。但作为领导者,你必须做出决定,继续前行。你的判断力至关重要。


假如某名员工一直无法完成考核指标,且未能按照反馈加以改进,即使不被辞退,他也至少应得到较差评价。然而公司高层希望放过这个问题。那么,这位员工的管理者该怎么做?


听凭本能不可取;乖乖听话也不是正确做法。管理者应该做的是,完整思考下面5个问题:

  • 每种选择的净结果是什么?


  • 我的核心责任是什么?


  • 现实世界的行事规则是什么?


  • 我们是谁?


  • 我最终能接受什么结果?


这5个问题是如何设定的?它们来自各个文化的漫长历史,来自承担重要责任、面临艰难任务的人们的经验。这些问题体现了人类思想和同情心所产生的深邃洞见。


为解答这些问题,你必须利用所能掌握的最佳专业知识和信息。但最终你还是得自己下判断。对于困难决定,你永远无法肯定自己的选择是正确的。但如果系统思考这5个问题,你至少能确定自己的方法是正确的——不只作为优秀的管理者,更作为有思想的人。


1

净结果是什么?

第一个问题要求你全面分析可以采取的所有行动,以及每种选择在现实中的完整后果。“灰色”问题很少能通过个人的灵光一现解决。


如一位非常成功的CEO告诉我:“领导者被神化是很糟糕的事”。所以你要做的是,先不想你应该做什么,而是召集一批值得信任的专家顾问,认真思考:我们可以做什么?在每种情况下,从短期和长期看,谁会受损害,谁会受益?


别把这和成本效益分析弄混,不要只关注可以量化或标价的事物。当然,你应该尽可能找到有用数据,并采用相关分析框架。但面对困难问题,你必须更加开阔、深入、具体、运用想象力、客观地思考各个选项的完整后果。如中国古代哲学家墨子所说,“仁人之所以为事者,必兴天下之利,除去天下之害”。


在今天复杂、变动不居、各种力量相互依存的世界,没人能完全准确地预测未来。明晰地思考“灰色”问题有时很难。重要的是耐心打开思路、组建合适团队,以人本主义精神分析所有行动选项。你可以粗略画一个决策树,列出所有备选行动和可能的结果;还可以指定挑战者寻找漏洞,防止仓促下结论或陷入团体思维。在做重要、艰难的决定时,你可能影响很多人的生活。第一个问题要求你充分认识这一现实。

2

核心责任是什么?

无论作为父母、子女,还是公民、员工,我们每个人都有责任。同样,管理者要对股东和其他利益相关方负责。但这里探讨的问题有更深的含义:我们有责任尊重和捍卫他人的生活、权利和尊严。


包括伊斯兰教、犹太教、印度教、基督教,世界上所有伟大宗教都强调这种责任。当代伦理学家奎迈·阿皮亚(Kwame Anthony Appiah)曾说:“绝不能以对所属文化忠诚的名义,抛弃人与人之间的基本责任”。


在具体情境中,怎样做才算是承担了责任?你要依靠哲学家所说的“道德想象力”。这要求你踏出舒适区,认识你的偏见和盲点,从所有关键利益相关方,尤其是利益较易受损者的角度考虑问题。如果你在他们的位置上,会有什么感受?你最担心或恐惧的是什么?你希望得到怎样的对待?你认为怎样算是公平?你认为你有哪些权利?哪些行为是你不能接受的?你可以与受你决策影响的人直接对话,或请团队成员从第三方或受损害者的角度进行评估。


同样,你要暂时忘掉具体利益考量和商学院灌输的东西。管理者的确有服务公司的法定义务,但“服务”的范围非常宽泛,包括员工、客户和公司业务涉及社区的福利。你对每个人有重大的责任,只因为你是人。当面临困难决策时,对于哪项责任是最重要的,你必须进行深入、严肃和个人化的思考。

3

现实是怎样的?

第三个问题要求你采取客观、实际的视角考虑问题,从现实而非理想出发认识世界。你最终需要一个可行方案,能够推动个人、团队、部门或整个组织负责任地、成功地穿越灰色区域。


“现实世界”一词带有的马基雅维利主义色彩,出现在一篇谈论负责任的决策的文章中,似乎有些意外。但马基雅维利的主张很重要,因为他承认我们并非生活在可预测、稳定的环境中,周围并非尽是善人;他描述的是一个动荡、艰难和私利至上的世界。理性的计划可能带来恶果,而恶行反而可能有效。很多事情完全无法控制。很少有领导者拥有无限制的自由或资源,因此常常不得不做出痛苦抉择。而无论方式巧妙或拙劣,个人或组织都会自行追求既定目标。


这就是为什么,在考虑过行为结果和责任后,你要思考可行性问题:在所有备选解决方案中,哪一项最可能行得通?哪一项适应性最强?你的韧性和灵活性有多强?


要回答这些问题,你须了解清各方力量构成:谁想达到什么目的?每个人实现自己目标的决心和能力如何?你还必须灵活行事,甚至可以有些机会主义,以应对障碍和意外情况;而在事态需要时也要强硬,充分体现权威,告诉周围人谁是老板。


这里讨论的问题容易被误解为某种“出口”,让你找到借口稳妥、权宜行事,而不是做正确的事。但它其实是提醒你,在进行艰难决策时需要毅力、决心、创造性、政治敏锐性,并审慎承担风险。

4

我们是谁?


5

我能接受什么结果?


导责任有时是一项沉重的负担,也是迫切和重要的挑战。在灰色区域,你的任务不是找到解决方案,而是依靠自己的判断力,创造解决方案。正如一位我非常尊敬的高管告诉我的:“我们真的很想有某个人或某条规则能告诉我们怎么做,但有时并没有,所以你必须自己决定在具体情况下,哪些规则或原则最重要。你无法逃避这项责任。”


约瑟夫·巴达拉科 | 文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

作者:佚名
来源:沂州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