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账号系网易新闻&网易号“各有态度”签约账号


评论区话题丨为什么一个大明王朝不如一个郑家练兵好


自明清开展以来,明朝军队在各种战役中都表现惨淡。尤其是在特别考验军队战斗力强弱的大规模野战中,明军一向是被清军压制。这样的局面在清军入关后更是愈演愈烈,直到并非正统明军嫡系的郑成功北伐,大明旗下的军队才在野战中获得了一场久违的胜利。



逆势而为


郑成功北伐时的南明王朝已经势如危卵


1657年,距离清军入关已过去了13个年头。这13年来,清军逐个消灭各路反清势力,大体完成了统一,清廷定鼎中原的大局已定,只剩下两个心腹大患仍然阻挡着大清一统天下的脚步:天下民生所以不安者,以云贵有孙可望,海上有郑成功也。


谁也无法想到大明的国祚最后竟不得不依靠曾经的反贼和海贼才能续命。这两人一个盘踞云贵,凭借地利扶持永历政权与清廷对抗,另一位横行海上屡败不善水战的清军,频频骚扰南方沿海各省,着实让清廷头疼不已。


孙渴望的突然叛变让南明加快了衰亡步伐


不过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孙可望竟然主动来降,不费一枪一弹就解决了一个心腹大患。他与李定国本是永历政权依靠的两大支柱,谁知一山不容二虎,两人在大敌当前的当口却为了权力兀自斗个你死我活,全然不顾清廷早就黄雀在后了。


这年11月,输光了身家的孙可望走投无路,来到长沙向清廷五省经略总督洪承畴投降。得到带路党的清廷大喜过望,顺治皇帝立刻封孙可望为义王。急于报效立功的孙可望立马投桃报李献上云贵两省的地图,讲解当地的山川形势,建议清廷趁其内部不稳的机会一鼓作气荡平永历政权,那么“皇上一统之业永固”了。


在带路党孙可望的建议下,清廷感到时机已经成熟,决定大举进攻云贵,彻底消灭永历政权。12月,顺治皇帝连续颁布出兵的命令,清军兵分三路大举来攻。此次大战,清廷毕其功于一役,顺治帝甚至连御前侍卫和亲王、贝勒的护卫也派往三路大军中,总兵力多达十余万人,声势浩大。1658年二月,三路大军同时进兵,敲响了南明永历政权的丧钟。


面对蓄势待发的清军主力 南明残军很难抵抗



酝酿中的大新闻


厦门的郑成功雕像 他当年一直将此地作为自己的主要基地


清军主力深入西南战场,其他地区的守备不免空虚,这就给了海贼王——郑成功的可乘之机。素有光复大明江山之志的郑成功眼见机会难得,决定趁机进取江南,号召天下英雄共同反清。


俗话说的好,兵马未动,粮草先行。早在出征一年前郑成功就做足了准备,督促部下修造战船和兵器,前往温州等地取出储备的粮饷,并派出探子打探江南沿海的情况,招徕当地渔民作为进兵的向导,布置可谓相当周全。


1658年5月,大军从厦门出发,首先来到温州沿海征集粮饷,打算以此为立足点,移师北上攻取南京。清朝的地方官吏报称:郑军甲兵数万,分道突犯,密布帐房,扎营绵亘四十余里,烟火蔽天。深知此次入寇非比寻常,纷纷向清廷告急。


可惜老天爷给郑成功出了难题。据《先王实录》所载,船队去往羊山途中时,心高气傲的郑成功认为自己有老天庇佑,无论部下好说歹说就是不肯去附近的小庙讨个好彩头。老天爷也不跟郑成功客气,在羊山驻扎没几天就刮起了狂风,大雨如注,郑军还没和清军接仗就已损失惨重,官兵、器械、船只损失甚大,连他的6个嫔妃、3个儿子都做了水鬼。第一次远征就这样莫名其妙地被老天爷搅黄了,郑成功无奈只得率军退回浙江沿海休整队伍。


水师船队不仅是郑氏的主要战力 也是整个集团的财力中枢



重整旗鼓


身着国姓爷服装的郑成功


当然,郑成功不会因为这么点挫折就打退堂鼓。


随着明朝的大势已去,虽然郑成功屡败清军,但地盘频得频失,到头来也只不过盘踞在东南沿海一隅之地而已。郑成功想必心里也明白这是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罢了。或许正因为如此,一生遭遇无数背叛的经历,使他变得愈发暴躁和残酷,为自己制造了更多的敌人。


他的堂叔郑芝莞在清军来攻中左所时弃中左所于不顾,致使家族多年积累的财富被清军笑纳。


因揭阳失利受到处罚的黄梧转头就将储藏着郑军大量军械、粮食的海澄县献给了清廷,还泄露了他的地下网络和收入来源,被清廷封为海澄公。日后著名的迁海封锁令也出自此人之手。


谁会想到臭名昭著的海禁政策出自一个海商集团成员之手


接二连三的背叛,不断地给郑成功带来各种各样的麻烦,区区风浪又算的了什么呢?此次出征也不过是别无选择,孤注一掷罢了。


1659年2月,休整了半年之久的郑成功再次出发。这次出征阵容之强大,世所罕见,大小舰船多达三千余只,兵力高达十万之众。按照军中惯例,出征是不能带家眷的。不过这回郑成功为了激励士气,允许官兵们带家眷随军,如此劳师动众看来是要毕其功于一役,准备提前搬家去南京了。


郑军首先将兵峰直指浙江定海,焚毁清军船只百余艘,做出进攻浙江宁波的假象,吸引清军的注意力。接着,大军直奔长江口而来。


郑成功一心要从长江流域截断满清治下的内地



瓜州大捷


多年后荷兰人笔下的郑军


进入长江口后,郑军绕过小小的江阴城,朝瓜州杀来。


瓜州是控制长江南北交通的要道,地理位置非常重要。清军在此自然也有所防备,以铁链、船只连结封锁江面,称之为滚江龙,还在江面上用大杉木板建造了三座木城,木城里有守军五百人,装备数十门火炮,用于截断郑军船只。


郑军首先派出十余名游泳健将潜水破坏铁链,随后船队扬帆直进,用船上的火炮压制清军的炮台,掩护陆师登陆。郑军登岸后很快将木城焚毁,并成功攻克瓜州城,瓦解了清军的江防工事,郑军大部队顺利到达镇江南岸,直抵银山脚下。清军见状也倾巢出动,拉开了会战的序幕。


清军约有15000人,其中大多为负责镇守地方的绿营兵,还有总督郎廷佐从南京派来的八旗兵。清军总兵力虽少但其中约有一半是骑兵,尤其是从南京派来的八旗兵装备精良,战力强悍,堪称是郑军的劲敌。


相比绿营 精锐的八旗比较让人忌惮


这次出征郑军陆上兵力多达20余镇,按照每镇约有1200-2500人计算,足有3-4万人之多。兵力虽有优势,但郑军大多为装备刀枪、团牌、藤牌的步兵,骑兵数量较少,难以和拥有数量优势的清军骑兵匹敌,为此郑成功专门组建了一支精锐亲军——铁人军。


在先前的较量中,郑成功发现八旗兵全身披甲铠甲精良,于是决定仿照八旗兵的样式,组建一支多达5000人的重步兵部队,分为左右两虎卫镇。由于整套盔甲重达30多明斤,郑军又缺乏能驮载盔甲的马骡,兵员只能从各镇中身强力壮的勇士中选拔。这只精兵倾注了郑成功的心血,每个士兵都武装到了牙齿,铁盔、铁铠、两臂、甲裙、铁鞋、面具一应俱全,只露出眼耳口鼻,手持六尺长(约1.9米)的斩马刀,作战时勇往直前,是郑军中最为精锐的劲旅。


荷兰人笔下的铁人军


久经沙场的郑成功在观察地形后心底雪亮,银山是俯瞰镇江府的制高点,一旦拿下这里,在银山下扎营的清军必将进退失据。但是清军大营距离太近,且骑兵众多,要是在登山的过程中遇到骑兵,那就十分尴尬了。于是郑成功命令部队于晚上二更时分移营,全军保持肃静偷偷摸到银山脚下,在天亮前登上银山布置好队形,做好迎战的准备。


天亮后,睡眼惺忪的清军从被窝里爬起来看到银山被占,郑军居然摸到自己眼皮子底下,无不惊骇莫名,这样一来自己的后路可就不保了,为今之计只有不惜一切代价把银山夺回来才有一线生机。


郑成功料敌先机占据了有利地形,已胜了半筹,当下也不和清军客气,立刻摆出三叠阵与清军交战。急于杀开一条血路的清军兵分五路,派出骑兵仰攻。其中一股骑兵约有1800人,也分成三叠冲向郑军中军营,只要击破中军营,就能破坏郑军的指挥系统,要击破其余郑军易如反掌。郑成功见状立刻派出了亲军左右两武卫上前顶住,在清军骑兵的猛攻下郑军第一线被冲破,一旦郑军步兵阵型松动,清军骑兵就会立刻乘势杀入,那么必败无疑。但没想到的是郑军一线被清军骑兵冲破后竟岿然不动,并没有溃败,第二线步兵立刻上前砍杀冲破第一线的清军骑兵,成功打退了清军第一波冲锋。


战斗力较强的清军骑兵


郑军纪律严明,阵型稳固,清军骑兵无隙可乘,于是站住发箭,意图杀伤郑军步兵撕开阵型缺口。郑军步兵身披棉甲,手持生牛皮、团牌、藤牌护身,大大削弱了箭支的杀伤力。接着郑军大喝一声,主动对射箭的清军骑兵发起猛攻,再次将清军击退。清军三叠骑兵开始重整队形,准备再次发起进攻。


眼见骑兵冲锋难以奏效,清军在鸟铳、行营炮、弓箭的掩护下发起了第二波攻势,骑兵全部下马死战。郑军也开火迎敌与清军对射,步兵上前杀成一团。在郑军的英勇奋战下,清军逐渐不支开始溃败,骑兵慌不择路的从山坡上往山下逃窜,山坡上路窄沟多,人马自相践踏,死伤惨重。


关键时刻 骑射也已经无法帮助清军挽回局面


另外四路清军,眼见进攻未能得手,于是便以一路骑兵千余人牵制住部分郑军,其余三路人马齐攻郑军中军营。郑成功派出左武卫、五军等部上前支援,枪炮、弓矢齐发。清军看到郑军火力相当猛烈,不敢以骑兵发起冲锋,只得下马步战,而步战正是郑军的拿手好戏,且一个在上一个在下占了地利之便,很快就将清军击溃。


正所谓兵败如山倒,清军士兵们竞相夺路而逃,把本来就拥挤的道路变得更加水泄不通,加上郑军在后尾追,进一步加剧了清军混乱程度。另一边负责牵制郑军的清军骑兵跑的比香港记者还快,早就抱头鼠窜跑的不见人影了。郑军乘胜追击,连负责伙食、杂役的伙兵都派去打扫战场,直追杀出十余里才收兵,清军被杀者不知凡几,缴获大批清军盔甲、弓箭、鸟铳、行营炮等军械。更加奇迹的是,据《先王实录》所载,郑军的损失不过是被箭重伤,被炮打死数名而已。打的如此激烈,才战死个位数,爱吹牛皮果然是人类的天性。


镇江府守将和知府在镇江城头上望见郑军如此神勇,二话不说就向郑成功请降。句容、仪真、浦口、滁州等地也望风来投,一时间江南大震,这虎踞龙盘之地恐不为大清所有了。


作为铁人军的原型 清军精锐的盔甲自然也是不遑多让


自明末以降,明军连战连败,在野战中鲜少有对清军的胜绩,而郑成功只凭借自家的实力就练出了一只在野战中屡挫清军的劲旅,展现出了过人的军事才能。可叹明朝当初富有天下,竟练不出几支像样的可战之兵,腐朽至极,徒呼奈何。


郑成功自己也在瓜州大捷后志得意满,带领全军不急不慢的开向南京。然而这场大明王朝最后的挣扎注定不会以他个人的冒险主义而获得成功。


(完)


戳图阅读

菜鸡互啄1661:郑成功与荷兰人的北线尾之战



微信:最强冷吧众

微信ID:lengbingqiba

❶ 点击历史信息 查看更多内容

❷ 不一样的视角 不一样的感悟

❸ 长按右侧二维码,关注本号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

作者:佚名
来源:最强冷吧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