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夏时节,“高考”刷爆了各大新闻头条,同一时间节点,4年前经历高考的那一批学生,也开始面临择业的人生关口。选家靠谱的公司打工,是大多数大学生的首选,但随着大众创业潮兴起,大学生也成了创业大军中重要一员。

 

不过,相比起那些创业老兵,稚嫩的大学生创业难免被视为不靠谱。创业成功本来就是小概率事件,大学生创业成功显然更少见,要说到大学生创业一次成功的,那概率更是小到没边了。在美国,能称得上大学生创业一次成功的企业凤毛麟角,但它们都成为了这个时代最伟大的那几家互联网公司——苹果、谷歌、Facebook……

 

放眼中国,像它们这样的幸运儿同样少之又少,无人机制造商大疆创新和外卖平台饿了么便是仅有的两家。据最新消息,目前大疆创新估值达到100亿美元,饿了么也达到了60亿美元。与耀眼的成绩对比,两家公司的创始人汪滔和张旭豪都堪称“创业菜鸟”,他们在大学就读期间开始了创业之路。



关于这两家现象级公司的成功,外界有着不同的说法。有人说他们是走运,赶上了风口;也有人说创始人天赋异禀;还有人说他们是受惠于资本市场的疯狂……虽不无道理,但说法终究只是说法,我们试图通过两家公司的成长历程来发现成功路上不一样的精彩。

  

只有大学生才能创立的“理想主义”公司

 

张旭豪在一次演讲中曾说,“大学生要是没有点理想主义,很难对得起自己四年的大学教育。”


纵观世界近代史,每当社会面临变革的关口,大学生总能成为推动社会前进的进步力量。究其原因,是因为大学生受过良好教育,同时又涉世未深,他们有热情、有能力去关注和思考这个世界的未来,这也注定了像苹果、谷歌,以及饿了么、大疆这种抱有改变世界理想的公司,注定只能创立自富有理想主义气质的大学生。

 

汪滔选择无人机领域创业,就是源于童年的梦想。


(大疆创新创始人汪滔)


小时候的汪滔看过一本漫画书《动脑筋爷爷》,里面画着一个红色的直升机,不到十岁的汪滔被一股魔力深深吸引,他希望自己能做一个一模一样的直升机跟他一起旅行。16岁那年,由于成绩不错,父亲奖励他一架遥控直升机。汪滔迫不及待地操纵起来,结果飞机刚飞上天就很快掉下来,“停不住”成了一个大问题。上大学后汪滔又陆续摔坏几架航模,螺旋桨在他手上留下飞机掉落时失控的疤痕。这促使他萌生一个想法,“做一个能够自动控制直升机飞起来的东西出来”。

 

迷恋机械的汪滔,2003年选择入读香港科技大学电子及计算机工程学系。在那时候,消费级的无人机技术在世界上还是一片空白,汪滔决心让中国人成为这个领域的先行者,并将遥控直升机的飞行控制系统作为毕业研究课题。2008年的一天,深圳一个城中村的民房里,28岁的汪滔带领团队终于打磨出了XP3.1飞控系统。这款系统搭载在传统直升飞机模型上后,可以在无人操作的状态下自动悬停,该项技术在当时处于世界领先水平。

(张旭豪在母校上海交通大学演讲)


同样是2008年,张旭豪正在上海交大闵行校区念研究生。由于地处郊区,餐厅稀少,宿舍离食堂又远,闵行校区的外卖市场非常火热。但是一家餐厅一张外卖单的原始外卖模式,结果就是需要的时候找不到想吃的餐厅。就在一个饿肚子的晚上,张旭豪和室友决定创立一个能点到交大周边所有餐厅的外卖平台,这就是饿了么的前身。


回忆当年,张旭豪说,“我们最早的创业初心并不是赚钱,是想通过技术改变、实现一些东西,从而改变周围的人,这是一种最原始的冲动”。

 

随着公司越做越大,他们也曾为了心中的理想主义,做过无数选择题,拒绝许多诱惑。

 

当饿了么获得巨额融资后,很多人建议张旭豪搞个支付牌照,发展支付业务,也有人劝他“既然已经拥有如此粗的腰身,何不像美团一样搞酒店、旅游、打车业务,把自己搞胖,争取更高估值”。对于来自各方的种种“好意”,张旭豪的回答是“这么多年我一直都在想办法把外卖一件事做好。”


(张旭豪在2017年会上演讲)

 

还处在小作坊时期的大疆,产品主要是卖给国企,后者购买产品的需求主要是为了给领导演示,“他们买一架机器,我们出一群人去给他演示,然后领导看完后就束之高阁,他们给我们20万。”虽然钱好赚,但汪滔敏锐地意识到公司做大的希望会毁在这种为少数群体服务的“快钱”上,“这不符合我的方向,我只想把产品做好,让更多人用。”这样的快钱显然会让团队丧失创新的动力,从而被行业淘汰。



回看两家公司的发展史,如果没有一点点理想主义,没有改变世界的信仰,也许大疆和饿了么压根就不会选择在近乎空白的“无人区”创业,也许他们在事业刚有起色的时候,就失去了创新的热情,更没有往后“一遇风云便化龙”的精彩故事。

 

“开荒牛”也有春天

 

作为行业先行者,大疆和饿了么的成长初期都有着常人难以想象的孤独。但事实证明,也正是他们慧眼相中了消费级无人机和外卖两块处女地,才成就了这两只独角兽。

 

由于还没有消费级无人机成功的先例,汪滔一开始的研究并不被学校看好。为了说服导师同意自己选择遥控直升机做毕业设计课题,汪滔还找了两位同学帮忙,但是这项毕业设计最终只能勉强拿了个C。

 

在无人机创业这条路上,早期的大疆更是走得跌跌撞撞。



创业初期,汪滔边开公司边读研,原本两年制的研究生用了五年时间才拿到硕士学位。期间,汪滔大多数精力用在了无人机飞控系统的研发,那时他和团队一边在香港上学,一边在深圳的民房里搞研发。其后,公司数次搬家,从车公庙的仓库到莲花北村的民房,一起创业的两位同学,一个留学,一个工作,相继离开。2008年,第二批加入大疆的三四名员工也相继离开公司。这让公司陷入崩溃边缘,汪滔一度要向父亲的朋友借钱才能维持公司的运营。直到精灵系列的推出,消费级无人机市场被引爆,大疆才终于迎来了曙光。

 

饿了么成长的艰难则有过之而无不及。2008年,外卖行业还处于最原始的电话订餐时代。交大周边的餐厅老板连电脑都没见过,更不懂怎么在网上做生意。为了让老板接受饿了么,张旭豪和创业伙伴不停地向他们灌输互联网知识,最多的一次,他们竟拜访同一家餐厅20多次。

 

说服老板上线后,帮老板买电脑、修电脑也成了他们的日常工作。在早期人手不足的时候,张旭豪等创始人甚至要亲自骑车送外卖,不止一次,这些刚入社会的大学生被要求苛刻的客人骂得灰头土脸。

 

但正是这段时间深入市场的体验,饿了么团队深刻了解了商户和用户的痛点,在2009年推出了业内第一款外卖接单系统,极大地提高了商户运营和配送效率。凭借这一革命性创新,随后两年,饿了么也最终冲出交大,制霸上海等主要城市。



作为各自领域的先行者,在风口到来之时,大疆和饿了么理所当然地成为了最大赢家。

 

今天,大疆的销售额已累计增长300倍。2016年3月推出新产品精灵4以后,海关数据显示,无论国内还是国际市场,大疆的市场份额均达到惊人的90%。

 

饿了么的发展在资本的助力下,更是顺风顺水。从2009年接受A轮投资后,饿了么已累计获得融资超过23亿美元,投资方包括阿里巴巴、蚂蚁金服等巨头。更有消息称,饿了么将在近日完成新一轮10亿美元融资,估值高达60亿美元。根据比达咨询数据,2017年第一季度,饿了么正以36.5%的市场份额领跑外卖市场。

 

据权威机构预测,到2020年,中国消费级无人机市场也将达到250亿元;根据第三方统计,2016年中国外卖市场交易额突破1700亿元,基于3万亿的餐饮市场,外卖市场未来将有可能达到万亿级别。当初汪滔和张旭豪苦苦耕耘的两片处女地,正显露极其广阔的前景。

 

每只成功的独角兽背后,都有个伟大的城市

 

关于大疆和饿了么成功的原因,还有一方面容易被人忽略——那就是他们所诞生的城市。

 

作为高科技企业,大疆诞生在深圳,几乎是必然的事。



凭借靠近香港的地缘优势,深圳一直在接受世界前沿科技的熏陶,早期孕育了腾讯、华为等巨头,近年也有迅雷、平安科技等劲旅,而汪滔本人也是在香港接受的技术教育。值得一提的是,在大疆最困难的时候,正是其在香港科技大学就读期间的导师李泽湘的加入,挽救了这家公司。他不仅带来了资金,还给大疆引荐了很多他的学生,作为一名科技学者,他当时已经预见到大疆的光明前景。

 

深圳的产业环境也成为了大疆崛起的关键。改革开放以来,深圳的制造业蓬勃发展,尤其是在电子制造业,已经形成了一条完整的产业链,这使得大疆很多创新的设计都得到落地,让无人机进入量产化的消费级市场成为可能。汪滔对此评价说,“这里拥有当今世界最好的智能硬件产业链,让我们有底气赶超西方同行,通过十年奋斗迅速成长起来。”

 

关于饿了么和上海的关系,饿了么更是可以比作上海的“亲生儿子”。



饿了么从上海交大崛起,离不开校方的悉心栽培。由于无法兼顾学业和创业,在临近毕业那一年,张旭豪和创业伙伴们打算休学一年专心创业。尽管在此前,学院还没有人作出过这样的举动,但张旭豪的导师还是批准了他的申请。早期创业资金紧张,交大也没少为饿了么张罗钱。每当有创业比赛,交大总是推荐饿了么去参加,光是比赛奖金,饿了么前前后后就筹得了数十万。依靠这些钱,饿了么总算撑过了A轮融资前的一年。

 

外卖是基于餐饮领域的创业,上海庞大的餐饮消费市场自然也成了饿了么的沃土。作为中国的经济中心,上海有着全国城市第一的GDP总量、人口和餐厅数,2016年,上海餐饮业交易额突破千亿元,同样位居全国第一。不止餐饮,上海人民强大的消费力也总是能吸引众多企业将其作为第一批落地城市。在每一个创业风口,上海总是兵家必争之地。



2014年,是饿了么走出高校市场,进军白领市场的关键一年。在这一年,凭借在大本营上海的“闪电战”,饿了么订单量实现了10倍成长,达到百万规模,由此奠定了在外卖大战的领跑地位。上海也从此在外卖大战中成为了左右战局的关键。2016年,美团外卖曾发起“渡江战役”,试图攻占上海市场,最终未果。未来,关于上海市场的争夺,仍将成为外卖大战的戏码。

 

早些年,曾有种论调认为上海不适合创业,但饿了么的成功,确确实实地证伪了这个命题。


人的因素、市场的因素、城市的因素……关于大疆和饿了么这两只由大学生缔造的独角兽,尚有很多成功奥秘无法说清。也许很多大学生创业公司都具备以上一个或两个有利因素,但即便同时具备所有有利因素,即便自身不懈努力,也没有人能保证你的创业一定成功。这就是创业残酷又迷人的地方,也正因如此,跟苹果谷歌一样,大疆和饿了么这两个弥足珍贵的案例,将继续吸引着人们去解读品味。


来源:互联网第一线(ID:enews8)



每个创业者都有梦想,

走别人没走过的路也许有些难,

但你不是一个人!

方得部落

推出新锐人士股权投资私享社群

有梦想有胆量的你尽管砸项目来吧!

你将有机会获得与长老们学习交流的机会,

并得到项目融资!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

作者:佚名
来源:天使合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