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视频+人工智能+To B服务…智能视频剪辑平台毫无悬念地成为了又一热门风口。



从与梨视频合作的Wochit开始,背靠AI技术快速生产视频的“智能剪辑”理念与应用开始进入人们视野。当视频内容占据全网流量“半壁江山”,视频广告规模一路疯长,没有人能够无动于衷。而智能视频剪辑应用,则成为继“机器人写作”之后解放行业生产力的又一救命稻草。


近期,除了国外智能视频剪辑应用不断为国人所知和引入,本土的系列智能视频剪辑平台也络绎不绝地涌现,一场角逐正在上演。


技术、资本入局智能剪辑领域 


于2012年成立的Wochit,最早作为一家短视频制作服务平台,为品牌和个人提供高质量的视频制作服务。随着技术的升级,得以借助AI技术实现视频自动化生产,受到行业追捧,并在全球吸引了超过350家媒体使用其付费服务。


去年,IBM旗下人工智能系统Watson也为智能剪辑奉上了一次漂亮的先锋实验。Watson为20世纪福克斯公司于2016年上映的惊悚电影《Morgan》剪辑预告片。研究团队将100部恐怖电影的预告片中的每个镜头分离出来,对Watson进行训练,Watson会对这些预告片进行视觉、音频、场景构成的分析。接着将完整的影片《Morgan》导入到Watson中,在“观看”了电影后,Watson迅速挑出10个最适合制作预告片的电影场景。最后,Wstson从90分钟的影片中,为制作人筛选出一段长达六分钟的影片,也让预告片的剪辑时间缩减到24小时。


#视频:惊悚片《Morgan》预告片(Watson剪辑版)


智能剪辑除了被应用于新闻媒体、电影等专业领域,如今也开始渗透进人们的日常生活。例如Go pro推出可以和硬件连接实现快速智能化剪辑的软件Quik, Quik可以自动分析视频、抓住精彩瞬间,并为视频寻找可以匹配的歌曲,让用户随时随地制作视频短片并分享。



同样瞄准运动爱好者和视频分享者的Graava,则推出智能运动相机和配套的移动端应用。该相机内置了智能感应模块,可以通过辨别人体心跳频率来识别出拍摄者激动瞬间,并自动剪辑成视频片段。

 


台湾的初创公司GliaCloud研发了一套机器自动生产视频的系统GliaStudio,该系统主要针对新闻讯息,服务于天气、体育、娱乐、社会新闻等领域,用户只需简单几步输入文字内容或者链接,系统即可自动选取自有资料库或公开来源内的影片片段、照片等素材生成影片。


#视频:GliaStudio智能生产新闻视频示意过程


就在这个月中旬,一家名叫慧川智能的公司宣布获得数千万人民币A轮融资,旗下主要产品智影,同样是一个能够将脚本文字快速转化为短视频的云平台。在用户输入一篇文章、一个链接或者一个关键词后,它将基于人工智能技术,自动搜索合适的图片及视频素材,并配以人工智能合成的语音,最后融合成一条短视频。目前该产品已经与湖南卫视、芒果TV等卫视、平台达成合作,提供一站式视频剪辑及制作服务。



与此同时,国内视频平台也在扶持智能视频剪辑平台的开发。6月9日,由微博、秒拍和亿幕共同推出的PGC视频内容服务平台云剪系统正式开放。这个系统面向媒体和视频机构提供视频素材管理、视频剪辑和发布的服务,据报道最快可以在2分钟内制作出一个达到PGC水平的短视频。同一天,爱奇艺宣布成立创新实验室“Innovation Lab”,称要“在全球范围内寻找顶尖合作伙伴,共同制定视频领域的AI技术标准”,并提出“AI 艺术家”的口号。


很显然,有关智能视频剪辑的故事和“梦想”越来越多,那么这个故事的根本内核是什么?


视频剪辑的“智能”内核


相较于传统视频剪辑操作软件,拥有AI技术加持的智能视频剪辑平台使得视频生产的门槛大为降低,并且减少了重复劳动。据初步计算,AI处理的成本仅为人工处理的千分之三,而视频剪辑的速度则是人工的40倍。智影就表示,资深视频剪辑师需要花费2-4小时剪分钟时长的影片,在智影系统下,算上人工调整也只需要3-5分钟。


智能视频剪辑平台涉及到较多的AI技术,智影创始人康洪文表示,智影的技术主要在计算机视觉、信息检索&NLP以及大规模云计算三方面。


遍观这些智能视频剪辑平台,它们中多数的视频剪辑处理流程呈现出较为一致的表征,基本可以被概括为以下几个关键词——


Step1 内容分析


通过用户输入的视频脚本文字或贴上的网址URL,许多智能视频剪辑平台会利用自然语言处理演算法对用户试图表达的内容主题和关键词进行自动分析,并产生具有分幕的影片剧本。



Step2 素材匹配


分析过后,智能视频剪辑系统会根据分析结果自动搜寻网络云端或客户素材库中相对应的图像或影像内容,在设定好的算法之下,系统会自动将其整合成视频短片。



有的智能视频剪辑平台除了拥有自己的云端素材库之外,也支持用户上传视频素材,例如云剪系统,其允许用户建立自己的专属素材库,并对用户的视频素材库进行统一管理。


Step3 视频确认与优化


智能系统在进行视频素材的拼接整合时会同时输出多个视频版本,交由用户选择、确认。与此同时,多数智能系统可以检测社交媒体中已发布视频的播放及传播效果,根据效果反馈优化之后的视频剧本及素材匹配。



Step4 个性化标签


智能视频剪辑平台也并非只能依靠AI进行自动视频生产,用户可以对产出的视频自主编辑、进行二次创作,例如添加文字特效、转场特效、背景音乐等。如此一来,智能视频剪辑平台同时装配了人工智能和传统剪辑的双重内核。


Step5 一键分发


面对当下各大媒体都会将生产出的视频在社交平台上分发的需求,智能视频剪辑平台为用户提供适用于不同平台的视频画幅尺寸,用户可以自主选择想要的尺寸,并一键生成各个平台的视频,这样就极大缩减了人工上传视频所需要的劳动力和时间成本。


“AI剪辑师”的商业前景


梳理看来,目前智能剪辑产品已经有了较为成型的产品逻辑和商业价值。此前,Wochit在与梨视频合作时,签署了中国独家合作协议,或多或少阻断了来自中国市场更多的商业合作。然而,随着新一波本土智能剪辑平台的崛起,正在不断激活竞争与市场潜力,国内智能视频剪辑行业或许能够酝酿更多奇迹。

 

一方面是内容平台、自媒体需求量巨大,亟待提升视频内容生产力,蛋糕足够大;另一方面,智能剪辑平台也已由早期的通过单一化提供视频服务付费,转变到现阶段包括“视频服务费、视频中插入的广告分红、发展客户端满足客户更多需求”等在内的多元化盈利模式。例如,如今Wochit就不单靠向客户收取视频制作费创收,还能够从视频中插入的广告中分得一杯羹。


但智能视频剪辑平台同样有自己的软肋——视频产出同质化问题。如果把剪辑视频比喻作装修,那么智能视频剪辑平台就非个性化的“标准化家装”,生产出来的内容很容易“如一个模子刻出”,而这对于追求创意、质量的视频市场来说,无疑是最大的短板。此外,目前的产品还存在算法识别不够精准、不能很好地表现视频需求者关注点等问题。



同时再看市场上的视频内容,爆款视频的诞生往往需要依靠专业团队耗费相当的时间成本才可打磨而就,人工智能在视频剪辑中的应用更倾向于数量的快速积累;就爆款视频而言,AI加持的视频质量还有待考量。


但归根结底,输入的内容最终决定了输出的质量,现阶段来说剪辑功能更像是处理加工的加速器。优质内容+创意思考+高效工具+策略性地组合运用,智能视频剪辑或许才能真正为这个市场增添正向驱动力。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

作者:佚名
来源:全媒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