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T的强大,并不是单纯地体现在创业公司面前。投资也好,控股也好,在AT和创业公司之外,还有一支第三方力量,这就是VC。如果把目前中国的创业生态看做一条产业链,AT对这条产业链的影响是全方位的,不仅包括创业公司,还有创业公司背后的各路VC。

  2010年腾讯市值突破400亿美金,当时阿里(淘宝+天猫)估值200亿美金左右,前者不及目前滴滴的估值,后者与现在美团的估值相当。

  七年之后,当腾讯、阿里市值相继进入3000亿美金的高位之后,这两家巨头参与投资的互联网公司的总估值(市值),都已经超过千亿美金。在QuestMobile最近公布的中国APP排行榜上,前20个头部应用中,有15个APP或者是AT自己的,或者是AT投资的。儿孙满堂,at变AT。

  仅仅靠副业投资,AT过去七年挖掘的财富总值就超过了2010年之前十年中国互联网公司的市值总和。从全民公敌到全民干爹,两个马爸爸同样只用了七年。

  王兴说,中国移动互联网的下半场开始了。那么,上半场发生了什么?上半场最大的战果,就是形成了「美苏」两极格局:腾讯、阿里做大做强,强到无以复加、无处不在。

  AT的强大,并不是单纯地体现在创业公司面前。投资也好,控股也好,在AT和创业公司之外,还有一支第三方力量,这就是VC。如果把目前中国的创业生态看做一条产业链,AT对这条产业链的影响是全方位的,不仅包括创业公司,还有创业公司背后的各路VC。

  当年Google被各国政府做反垄断调查,那是涉嫌市场份额的垄断,而AT是对创业生态的垄断:过去七年,几乎每个风口,最终买单者都有AT的身影,团购、外卖、约车、单车……小风口VC接盘,大风口AT做局。

  无论你是创业者,还是投资人,绕得过去风口,躲不过去AT。吃不下创业公司,就去吃定背后的VC;搞不定VC,就去搞定台前的创业者,总有一款适合AT。欧盟可以不听美国的,但北约必须听。一体两面、左右逢源。

  2010年之前,摆在中国互联网创业者面前的是三座大山(BAT),让很多创业者感到暗无天日,没想到那只是一场属于巨头的预选赛。移动互联网开启了决赛,而在决赛的上半场,就有人出局了。

  (一)

  百度出局

  2012年,BAT全年净利都是百亿人民币级别,而到了2016年,腾讯和阿里同时突破400亿大关,百度依然停留在百亿段位。

  百度丢掉的,不是利润,而是江湖。

  先讲个故事。当年百度内部对是推自己的地图产品,还是买一家现成的公司,有过纠结。后来买下高德一度成为主流声音,并且很快与高德团队谈的差不多了,但最终高德团队发现,他们与百度收来的小公司没啥差别,因为李彦宏根本没有打算见一见他们。

  几乎与此同时,阿里出手。马云亲自接见高德团队,晓之以理动之以情,演说家一举从百度手里抢下高德。据一位投资人说,阿里第一次投资之前,高德在C端用户的市场份额,要比百度地图差很多。但时至今日,二者的市场格局早已变天。

  对于百度来说,买还是不买,这不是个问题;买来之后才是大问题。19亿美金,全资收购91创造了历史纪录。

  那是2013年,百度在体量上还没有被AT完全拉开距离,有充足的财力和魄力去巨资收购。但不到两年,91就被腾讯的应用宝全面甩开。要知道,在百度收购91前一年(2012年),还是独立公司的91助手,曾比应用宝提前三个月突破1亿的用户量。

  糯米被百度收购之前号称位列团购行业前三,但如今,团购战场已近消失(谁还在为团购烧钱?)而百度外卖更有可能重复糯米的故事。同样是烧钱,AT烧出了风口,百度烧出了窟窿。

  买也不对,不买也不对;烧钱不对,不烧钱也不对;怎么做都不对,这是百度过去七年的真实写照。Why?

  都说2010年对腾讯历史上关键的一年。那一年发生的「3Q大战」,把腾讯由一家封闭的帝国,变成了一个开放的平台:从全面抄袭创业公司,到遍地投资创业公司,让腾讯真正迈向了一家生态型公司。

  很多人忽视了,2010年对百度也是影响深远的一年。发生了什么?Google宣布退出中国。一个占据30%市场份额、在中国位列行业老二的搜索巨头拱手把钱袋子转给了百度。这不是天上掉下的馅饼,而是货真价实的大金蛋!

  2010年移动互联网元年开启的时候,腾讯、阿里都无法保证自己明天不被颠覆。QQ之外,已经有了米聊、陌陌;淘宝之外,更是无数电商创业者汹涌崛起。

  马化腾不知道自己能否跨过去,马云也不知道,谁都不知道。只有李彦宏,在大变革开始的第一年,收获了上个时代馈赠的最大一笔礼物,根本没有时间、也没有必要去想什么新时代。哪里是开始,明明都结束了好吗!

  这就是2010年的百度:旧时代的竞争对手(Google)已经离场,终于给它留下了一台完整的利润机器,而新时代的创业者,几乎没人敢做搜索,这是B与AT当时最大的不同。

  无论是社交,还是电商,都是移动互联网来临之后的超级大风口。从2010年到2012年,这两条赛道的创业者最多、给AT造成的压力最大,但是,有几个人去做移动搜索?

  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百度成了BAT中最舒服的巨头。而时间窗口可能就两、三年。

  到2013年百度19亿美金壕买91的时候,今日头条已经拿到了DST的B轮投资,用户数逼近5千万。而19亿美金可以买下5个当时的今日头条。那一年,是应用分发的终结,也是内容分发的开始。可惜百度走反了,惩罚就是,一步赶不上,步步赶不上。

  真的是时运不济?一命二运三风水,但对于BAT来说,风水才是第一位的。一直以来,腾讯的地盘就是社交、阿里的地盘就是电商、百度就是搜索。要到哪里去、能走多远,首先取决于你从哪里来,这就是一家公司安身立命的「风水」。

  PC互联网时代人们需要社交,移动互联网时代更是需要;PC互联网时代需要网购,移动互联网时代更是需要。对于AT来说,2010年之后,它们需要做的是把核心能力投放到新的介质(智能手机)之中,传统需求不是变化了,而是放大了。

  而百度面对的,则是赤裸裸的需求变化。PC时代,百度是信息分发的中枢,它是个汪洋大海;但到了移动互联网时代,信息不再分发,而是推送,并且呈现孤岛效应。

  这是对百度传统地盘的釜底抽薪,而一旦核心业务跨越不了时代的鸿沟,其他业务再强,也只能算是锦上添花。换句话说,从一开始,各自核心业务其实就决定了BAT的走势。

  中国不是美国,百度不是Google,但AT就是AT。

  (二)

  买下中国

  AT并非天生富贵命。从PC时代到移动互联网时代,阿里和腾讯经历了生死存亡。

  阿里的风水宝地是电商,腾讯的风水宝地是社交,但在移动互联网开始的最初几年,这两家巨头都遭遇了新兴公司的疯狂狙击。

  电商在2010年之后,迎来的总爆发,尽管乐淘、凡客等垂直电商相继倒下,但到了2014年,阿里身边已经是群狼环伺。

  这一年5月份,三个大事件让马云如坐针毡:5月16日,化妆品电商聚美优品登陆纽交所;5月22日,阿里最潜在的敌人京东登陆纳斯达克;月底,唯品会市值突破百亿美金,成为中国市值第四大互联网公司,仅次于腾讯、百度和京东。

  当时阿里已经准备下半年赴美上市,但在它之前,来自中国的电商概念的上市公司至少已经有5家:从来没有一个领域,竞争这么激烈、这么多公司扎堆上市。

  更让马云睡不着的是,诞生于2014年春节的微信红包,迅速让微信支付成为一款国民级应用。到2015年5月,一年半的时间微信支付收获3亿用户,而支付宝达到这个数字,用了整整十年。

  微信拯救了腾讯,微信支付成就了微信,滴滴造就了微信支付。如果不是2014年1月4日滴滴最先接入微信支付,微信依然只是个IM。正是与滴滴的结合,才让打车补贴大战上升到巨头之间的对决。而在此之前,马化腾的日子并不比马云好过。

  应该说,移动互联网时代的第一款国民应用不是微信,而是微博。在微信起来之前,腾讯曾在微博战场与新浪展开肉搏战,最终败下阵来。而在微信具有统治力之前,还有陌陌等约X软件的异军突起。

  前有微博,后有陌陌,靠社交起家的腾讯度过了异常紧张的几年,此时的AT井水不犯河水。直到微信支付的遍地开花,让整个形势大变。

  支付意味着交易,交易意味着闭环,这是所有互联网公司梦寐以求的理想商业模式,但它又是典型的赢家通吃型模式,一山绝对不容二虎。微信支付之于支付宝,就相当于马化腾把刀架在马云的脖子上。

  其实,这并不是巨头之间的第一次开战。在此之前,腾讯曾自己做过拍拍(电商)、搜搜(搜索)、高朋(团购),全都败下阵来。只有微信支付,让腾讯看到了胜利的希望,但支付需要场景,而之前的失败经历让腾讯明白,场景交易是其最大的软肋。

  怎么办?代理人战争是最佳选择。所以,从2014年开始,腾讯用胡萝卜+大棒的形式,展开了一系列投资入股,京东、58、美团、滴滴等交易型平台先后成为腾讯帝国的子弟兵,而这也正是阿里和支付宝的核心阵地。

  远交近攻,马大帅当然也懂得其中的道理。当腾讯在阿里的战场横冲直撞的时候,马云的反制风暴更猛:你马化腾搞我支付,我就搞你流量。微博、陌陌、UC、优酷土豆、高德地图等大小巨头相继归为阿里阵营。腾讯切交易,阿里买流量,彼此向对方的大本营开炮。

  在这个过程中,有两家日后估值超百亿美金的公司成为了AT之间的「仇恨种子」:滴滴和美团。

  前两天王兴接受采访,透露了一个重要信息,即马云和阿里高层一致认为,当年让快的与滴滴合并是个大错误。合并之后中国诞生了一个出行巨头,它姓马,但不是马云的马,而是马化腾的马。

  滴滴创始人程维阿里出身,拿了同样阿里出身的王刚的天使投资,合并了同样阿里投资的快的,最后居然被腾讯抢到了手里……西湖的水,浪打浪啊。

  美团与滴滴的情况类似,在B轮的时候就拿到了阿里的投资,当时的战场还叫团购,美团的敌人还包括腾讯旗下的高朋。但2015年两起超级交易,让阿里失去了两条赛道:当年2月14日,滴滴与快的喜结连理,10月份,美团与点评宣布走在一起。这两个超级并购案,背后的身影都有一个「主谋」:腾讯。

  为什么这么说?通过这两起并购,你能看到什么叫「战略投资」。滴滴与快的合并前一年,腾讯手握1亿美金以及刚刚推出的微信支付,彻底绑定滴滴;而同样在美团与点评合并前一年,腾讯通过两轮入资,彻底把大众点评拿下。

  选定赛道,霸占一方,只欠东风。滴滴快的如此,美团点评如此,58赶集如此,美丽说蘑菇街也是如此。提前布局、不控股,成了腾讯清理赛道的杀手锏。对于王兴、陈琪这类长有「反骨」的创业者来说,如何站队不言自明。

  这是源于VC又高于VC的打法。中国创投圈的传统打法是,天使拿下人、VC拿下模式、PE拿下营收,然后送到华尔街大家乐开花。

  此种路径,是基于一家公司或者一个赛道长期耕耘、春种秋收的现实,但自从「风口」在中国诞生以来,天下投资、唯快不破:每个风口都很大、每条赛道都足够长,公司可以速成,但战斗却不能速决。美团点评合并了,还有口碑与饿了么蘑菇街美丽说合并了,还有淘宝;滴滴快的合并了,还有神州、易到以及更大的Boss——政策。

  华尔街接不了这个盘,VC、PE更接不了,最后只能AT接。所以,互联网创业在中国,超级大风口下的创投模式由to VC变成了to AT。

  所以,你会看到,经纬早期投资的几个风口型项目,比如饿了么、快的、ofo、陌陌,都归了阿里阵营;红杉早期投资的几个风口型项目,比如点评、美团、美丽说,都归了腾讯阵营。

  当然,也不是铁板一块,像红杉这种赛道型VC,既能在京东与腾讯合作,也能在饿了么与阿里相遇,甚至在阿里上市前还能「随份子」。生意终归是生意,对AT也是如此。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

作者:佚名
来源:中外管理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