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亚马逊史上最大的收购计划。不论是阿里、京东,还是亚马逊,这些电商巨头都需要进一步拓展生存和发展的空间,而收购线下零售企业则是补上短板的捷径。

  作为世界电商巨头,亚马逊这次效仿起了阿里、京东。

  最近,亚马逊以137亿美元收购全食超市(Whole Foods Market),将触角从云端伸延至线下。

  这是有史以来,超市领域最大的一宗并购,亚马逊对线下的重视程度可见一斑。这几乎成为了电商行业的主旋律,此前中国两大电商巨头阿里巴巴和京东已成为先行者,线上巨头们想要动刀的是生鲜这个“最难啃的骨头”,意图打通“最后一公里”。

  这次并购让亚马逊的股价达到每股1000美元的新高,而美国零售业的股价全线下滑,市值蒸发约320亿美元,可谓是一场大地震。

  然而,福祸相倚,亚马逊收购全食超市的举动,让其竞争对手沃尔玛颇为不满。在经历了股票下跌之后,6月21日沃尔玛给合作的技术供应商下了最后通牒,要求他们立即停止使用亚马逊云业务,箭心直指亚马逊的核心业务。

  效仿中国电商

  6月22日,亚马逊的股价盘中一度上涨至每股1006.91美元,达到历史新高。股价变动的推手是一条收购消息的发布。6月16日,亚马逊宣布以每股42美元的价格收购全食超市,出价比后者前一个交易日溢价27%。这笔收购亚马逊将付出约137亿美元的代价,收购预计将于今年下半年完成。

  当地时间2017年6月16日,美国西雅图,亚马逊表示将以约137亿美元的价格收购全食超市。图片来自CFP。

  消息发布后,亚马逊与全食超市的股价均出现了一定程度上涨,其中全食超市更是创造了2009年以来的单日最大涨幅。这却给亚马逊的竞争对手们带来了雷霆一击,当天美国零售股几乎是全线下滑,同行们的市值共蒸发了约320亿美元。沃尔玛(Walmart)、好市多(Costco)的股价下跌了7%左右,塔吉特(Target)一度下跌14.62%,克罗格(Kroger)开盘就大跌32.09%。

  世界上最悲催的莫过于此,你什么都没做,却受到了同行的波及。

  在亚马逊所有的收购中,对全食超市下的聘礼最为丰厚。此前亚马逊的收购金额均在10亿美元左右徘徊,如对鞋类电商Zappos的收购价格约为12亿美元,对游戏直播平台Twitch的价格约为9.7亿美元,对仓储自动化系统Kiva Systems和“中东版亚马逊”Souq的价格分别为7.75亿美元和6.5亿美元。

  对于本次收购,亚马逊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杰夫·贝索斯(Jeff Bezos)给出的理由是,美国有数百万人喜欢全食超市,因为他们能提供最好的天然和有机食品,并让人们有机会吃得更健康。

  深层次的理由或许可以从杰夫·贝索斯每年必发的致股东信中窥见端倪。在今年4月发布的2016年致股东信中,杰夫·贝索斯强调,企业会担心第二天是什么样子,为了防御,一个方法是顺应外部趋势,如果你不能很快地拥抱外部趋势,与他们作对,你很可能是与未来作对,而选择拥抱,会顺风很多。

  虽然近年来美国电商业务一直保持着15%左右的增长率,但是在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中目前的占比仍比较小。据富基控股创始人、第三次零售革命作者颜艳春介绍,目前美国电商在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中的占比仅为8.3%,所以线下的价值不容小觑。在此背景下,亚马逊动了向线下布局的念头。

  在这一方面,中国的电商企业似乎走在了探索前列。6月20日,阿里巴巴集团董事局执行副主席蔡崇信在接受美国财经电视台CNBC采访时表示,亚马逊斥资137亿美元收购全食超市的消息丝毫不令阿里巴巴感到惊讶,因为后者早已在中国市场采取这种做法。

  事实上,为了构建线上线下一体的新零售,近年来阿里巴巴频频在线下进行投资,如继2014年以53.7亿港元对百货巨头银泰进行战略投资后,2017年初阿里巴巴又以198亿港元启动了银泰的私有化。此外,阿里还重金投资了苏宁云商、三江购物联华超市等。

  除了阿里巴巴外,京东对线下也虎视眈眈,投资了主打生鲜的永辉超市,并喊出了在线下布局百万便利店的计划。

  主打生鲜的永辉超市。图片来自CFP。

  正因如此,有业内人士认为亚马逊收购全食超市,是在向中国电商企业学习。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主任曹磊告诉AI财经社,收购全食超市,亚马逊这是在有意识的学习中国电商巨头,布局线下。

  原因很简单,经过20年的发展,中国电商在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中的占比还没有突破15%,线上瓶颈很明显,这个现状在亚马逊身上的体现更突出。作为一家上市公司,亚马逊需要新的增长点,来进一步拓展生存和发展的空间。

  在2015年的致股东信中,杰夫·贝索斯强调,亚马逊是史上年销售额最快达到1000亿美元的公司,会员计划(Prime)、开放平台给第三方卖家(Marketplace)、云计算(AWS)是亚马逊三大支柱业务,这三个大胆赌注的业务帮助亚马逊成为了一家大公司,目前亚马逊正在努力寻找第四个支柱业务。

  事实上,亚马逊是不是在学习中国企业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亚马逊确实在花费重金布局线下。零售威观察创始人王子威认为,从线上走到线下,与其说亚马逊是在学习中国电商企业,不如说是大势所趋,英雄所见略同。对于亚马逊而言,物流成本越来越高企,而收购全食超市将能帮助其补上短板。

  生鲜品类争夺战

  在美国电商领域,亚马逊绝对是NO.1,占据着整个市场近五成的份额。此外,由于投资人看好亚马逊未来的发展前景,即便沃尔玛的营收(2016年2月到2017年1月为4859亿美元)是亚马逊(2016年为1360亿美元)的3.57倍,但是市值却只有后者的一半。截至6月22日收盘,沃尔玛的市值为2277亿美元,亚马逊为4778亿美元。

  但如同沃尔玛在不断走向线上以寻求新增长点一样,亚马逊也急需去布局线下找增长点。此前布局的7家实体书店就是探索之一。而纵观各大消费品类,唯有被誉为是“最难啃骨头”的生鲜,目前没有被电商颠覆。这成为唯一一个可以开发出前景的品类。

  此前,在生鲜品类上,亚马逊也曾做过尝试。北京财贸职业学院商业研究所所长赖阳告诉AI财经社,之前亚马逊曾尝试过生鲜业务,推出了生鲜配送服务,但如同其他电商一样都遇到了瓶颈。因为生鲜商品不同于其他产品,对物流配送效率要求很高,冷链配送成本也很高,但是在所有商品品类中,生鲜对于电商未来的发展意义重大。

  成立于1980年的全食超市,是一家食品连锁企业,提倡高质量品质生活,提供天然和有机的绿色健康食品,在生鲜品类上有着不容小觑的优势。在美国,全食超市被誉为是美国食品界的“Google”,深受中产阶级喜爱。虽然其销售的食品比一般超市贵3倍左右,但是用户平均每个月要在全食超市消费5次,复购率很高。

  “亚马逊对于全食超市的收购是战略性的,生鲜是中外电商遇到的同一个瓶颈,也是未来的增长点所在。”赖阳如是说。而全食是美国中产阶级都非常喜欢的一个食品品牌,在其业绩遇到压力的时候收购,不仅有品牌溢价,还可以给亚马逊增加配送点,补足亚马逊的短板。

  收购全食超市也被认为是亚马逊在向零售业彻底宣战,这也是为何零售商的股价会普遍大跌的本质原因。毕竟生鲜是零售商相对于电商而言唯一占据绝对优势的品类。王子威表示,当前亚马逊正在扩展生鲜杂货配送,这和全食超市的业务能形成“里应外合”,此举相当于向主打生鲜品类的零售商彻底宣战。

  事实上,对于生鲜这个品类,中国的电商企业近年来已经表示出了浓厚兴趣。蔡崇信认为,亚马逊收购全食超市,进入生鲜领域,与阿里巴巴集团是“英雄所见略同”,去年阿里巴巴就已经开始在执行这一计划。

  在阿里巴巴未来的规划中,生鲜是一个重要的品类,其有高频刚需的优势,能够为平台带来大批忠实用户。阿里巴巴投资易果生鲜和联华超市,无不是为此进行布局。除此之外,其还在打造盒马鲜生这个新业态。与此同时,刚刚结束618狂欢的京东,在披露成绩单时,也着重强调了生鲜品类。

  此外,颜艳春认为,未来核心商圈核心地理位置的门店,重要性会越来越大,好的位置会越来越抢手。全食超市遍布美国各地的430多家门店,不仅能够帮助亚马逊渗透到生鲜品类上,还能够借助其提升自己的供应链力量。

  确实,遍布在美国各大城市人口聚集地的全食,能解决亚马逊的“最后一公里”问题。当消费者在亚马逊上下单时,全食的门店不仅可以担当起自提点的角色,还可以扮演上门配送的角色。

  在这方面,亚马逊要比中国电商企业有优势,起码有并购标的可以选择。赖阳透露,在解决“最后一公里”问题上,收购要比自建效果来得快,利用好全食会给亚马逊的供应链带上一个新高度。而不同于亚马逊,中国电商企业在解决“最后一公里”问题上,却没有一个全国连锁的标的可以用来并购,只能不断去整合。

  总而言之,对于立志线下拓展疆土的亚马逊而言,这笔收购令人乐观,或者有着里程碑的意义,但是否成为它业务的另一个增长极仍有待观察。

  但对于全食创始人约翰·麦基来说,或许就高兴不起来了。2015年,他断言亚马逊将在食品百货领域遭遇重创,甚至戏谑地将亚马逊创始人杰夫·贝索斯称为食品百货界的“拿破仑”。

  如今,这个“拿破仑”成了自己的老板。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

作者:佚名
来源:中外管理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