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发文章不代表本号的意见,仅作陈列,便于大家批判阅读

北京东博文化研究院欢迎社会各界朋友来稿!

投稿邮箱 :dongbowhyjy@126.com

东博书院网站网址:www.dongboshuyuan.com

点击页面底部蓝色字“阅读原文”,访问东博书院网络书店,本店利润全部捐献本公益账号

免责声明:东博文化研究院所发部分文章转自网络,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版权问题请作者尽快告知我们,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孙经先教授致蒋正华教授的公开信

 

尊敬的蒋正华教授:您好!

 最近几年我对三年困难时期人口变动问题进行了系统研究,在研究的过程中认真拜读了您关于这一问题的研究论文。您在论文中使用了大量现代数学的方法和术语。我本人是专业数学工作者(我1984年在山东大学数学院获得理学博士学位,1991年晋升教授职称,1995年起任山东大学博士生导师,专门从事数学及其应用的研究),您在研究中使用的方法恰好属于我所熟悉的研究领域,所以我对您的研究发生了浓厚的兴趣。我逐字逐句的仔细阅读了您的论文,并对您的全部论证过程都进行了验证。最终我确认,您的这一研究在学术上出现了一系列重大错误。我也完全相信,任何一个专业数学工作者,只要阅读了您的论文,都会得到同样的结论。

 我为此写了两篇论文,对您的一系列重大学术错误进行了严肃的学术批评,并且向原国家统计局局长李成瑞先生详细介绍了我的观点。李成瑞先生对此非常重视,(还有其他一些老同志)建议我和您就这一问题进行直接对话。我接受了李成瑞先生的建议,向您发出邮件(由李成瑞先生转交)。在邮件中我明确表示:愿意在您认为适当的时间、适当的地点,和您就这一问题进行直接对话。我的两篇学术批评论文也由李成瑞先生转交给您。

 但是遗憾的是,您没有接受李成瑞先生的建议。

  我国三年困难时期人口变动问题是一个极其重要的问题,您的研究是这一领域中最重要、最有代表性的研究之一,在国内外产生了重大的影响,成为三年困难时期我国‘非正常死亡1700万到3000万’的最重要、最权威的学术依据之一。我对您的研究提出了严肃的学术批评。显然,如果您还是一位严肃的学者,您就应当本着对历史负责的精神,对我的学术批评做出公开答复。如果我的学术批评是错误的,您显然应当公开做出答复,反驳我的错误,以维护学术研究的严肃性和科学性,同时也维护自己的学术声誉。如果您的研究是错误的,作为严肃的学者您也应当公开承认错误。从这个角度讲,您在长达几年的时间内对我的学术批评不做任何回应,显然不是一个严肃的学术工作者应有的态度。

 为了对历史负责,我向您发出这封公开信,提出以下四点建议:

(1)我愿意在您认为适当的时间、适当的地点,和您就这一问题进行直接对话,以完成李成瑞先生的遗愿。这种对话可以只在我们两人之间进行,也可以在第三方的组织下进行。

(2)建议您能够对我的学术批评做出公开答复。这是一个严肃学者义不容辞的责任。如果您年事已高,也完全可以由您的学生代您做出答复。

(3)您虽然公布了您的研究结论,但是在长达三十年的时间里您始终都没有公布数值计算过程。您说您使用的全部数据是李成瑞先生提供的。李成瑞先生也向我提供了全部数据,我把这些数据按照您的方法进行了处理,发现得到的数学问题是无法进行数值计算的。为了对历史负责,我建议您公布全部数值计算过程(这一计算过程是三十年以前就应当公布的,但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您始终都没有公布)。

(4)由于这一问题的极端重要性,并且具有高度的数学专业性,我建议:组织由数学家和人口学家组成的学术审查委员会,对您的研究论文从学术上进行审查。如果您是一位严肃的、有自信的学者,您没有任何理由拒绝这一建议

 您说过,三年困难时期的人口变动是一件应当在历史上讲清的重大问题。我希望,同时我也相信任何一个关心这一问题的人们也都会希望,您能够讲清这一重大问题。

 我衷心的希望,您能够本着对历史负责的态度对我的以上四点建议做出公开答复。


此致

   敬礼!

 孙经先

                2017年6月19日

 





点击页面底部蓝色字 “阅读原文” ,访问东博书院网店。

本网店为公益性质,谢绝商业合作,所得收入全部用于维护本公众号运行。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

作者:佚名
来源:北京东博文化研究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