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辑/金错刀频道 山岚 祥燎

最近,骂国产版的《深夜食堂》都成了一种政治正确!很多人都在强调日版中的脉脉温情,事实上,温暖,只是日本饮食文化的冰山一角。


日本有一种民间吃甲鱼的方法,

非常原始!

抓到活甲鱼后,将甲鱼头部砍下,


然后,立马用嘴去吸食甲鱼断开的颈部,

咕咚咕咚的大口饮血。

在日本人看来。

种 原 汁 原 味才有大补作用


这个理念,几乎影响了整个日本餐饮行业,看上去活生生、血淋淋的“变态”料理,才是顶级 “匠心”


日本名菜——“地狱烧”,将活章鱼用小火慢慢温烤,被高温烫到的活章鱼会不停的挣扎,所以需要好几个食客一起用大镊子用力将章鱼按压在烤架上。


这会很费力,因为需要烤1个小时,但是能让参与者体验“残 忍 的 成 就 感”,所以食客们乐此不疲。

(视频中的日本小孩按压得格外卖力!)

人体盛,大家都知道,日本还有个食人宴,将这种阴暗心理,发挥的更为淋漓尽致


做食人宴的餐馆,会将餐桌布置成手术台,然后把一个人体模型,摆在“手术台”上。


下图中的食客们,正围着制作成“少女模样的人体”,饮酒谈笑,兴致特别高。


当男青年用刀划开“少女”的肋骨部位,

仿真鲜血随之流出,

其他人脸上都出现期待已久的兴奋表情。


最后当“少女”腹部被挖开一大块,血红的内脏触目惊心,而几位食客的表情非常满意,舔舔舌头,手也开始拿起了刀叉,气氛达到了高潮……


(血淋淋的,好新鲜!)


虽然,这个“少女”由内到外都是正常食物做的,但为了满足食客们的“吃人”心理,餐馆一般会将“人体”做的非常逼真,切开之后,保证血淋淋的新鲜感。


不过,日本是个对“技艺”追求严苛的国家,这些没有太多技术含量的吃法,过于下里巴人,还不够阳春白雪!


有技术的残暴,才是日本料理的一流水平!


函馆市算是日本冷水海鲜美食之都,这里有一道日本名菜——鱿鱼涌丼,视觉冲击极其变态!


厨师用最快的刀工,将鱿鱼“解体”,但要保证鱿鱼的头足部位依然完好,放在“丼饭”的上面,顾客用酱油蘸着吃。


这道菜被日本人热衷,

并不是因为食物新鲜,

而是因为

另一种更地道的吃法。


食客把酱油撒到鱿鱼的伤口上,

在调料的刺激下,

鱿鱼触须会不停的涌动,挣扎,

感觉像人的伤口被酒精蜇到一样痛苦

挣扎的越激烈,

食客们越觉得兴奋,

对厨师的称赞也就越高!


还有种更地道吃法。


将鱿鱼的头部切口端含在口中,

鱿鱼触角露在嘴外。


随着食客慢慢嚼,

在人的唾液和咬合的刺激下,

痛苦的鱿鱼,将腕足大角度张开,

伸得 直 直 的


这个客人就吃的很开心!


只有快,还不够,日本料理的顶级厨师,还有更变态的技艺!


泳骨(也被称为骨泳),是日本顶级刀工的代表料理,挖掉鱼肚子上的肉,再放回水里,鱼必须还能用骨头游泳,这样的厨师,才算合格!


下面动图里的这只花鲷鱼,

左侧和右侧的肉已经都做成了寿司,


只剩下胸鳍肌肉,

但它仍然能在鱼缸中游弋,

鱼缸就摆在客人的菜碟前面,供客人欣赏



除了泳骨,眨眼睛的牛蛙刺身,也非常受欢迎!


这是一道用整只牛蛙做成的全套刺身,卖点就是上桌后,已经被扒皮挖肉的牛蛙,会向食客眨眼睛:


厨师迅速将牛蛙扒皮,

避开它的脊椎神经,

挖肉切块,

摆盘上桌!


上桌后,用筷子戳一下牛蛙,

牛蛙的前肢还会挣扎,

这副要逃跑的样子,

往往会引来旁边一阵喝彩声。

挣扎时间越长,

厨师得到的称赞越多!

日本美女主播,吃的很满意,

竖起大拇指夸赞:

おいしい(好吃)!


日本料理中的很多刺身基本都是这种做法,刺身从上桌到顾客吃完一直都是活的,头身体必须能动,否则就会被视为不新鲜。


这类残暴的吃法,厨师只有刀工还不够,唯有对食材血管、神经分布及其了解的顶级刀工厨师,才能设计出精细的切割方法。如果食材出血太多,即便没有立即死亡,也无法在再活动了。


而这些吃法,不仅满足了日本料理追求新鲜,更满足了食客血液深处的残忍基因,那种欣赏食材生猛而又痛苦的感觉,会进一步刺激他们对鲜度极度追求的快感。


这些变态的点子,

只有日本人想得出!


我们骂他们暗黑,他们却说:

不是顶尖高手

没有神一样的技术,

我们殿堂级的“变态”

你们还做不到

重磅推荐

点击图片直接阅读







──  点击下列关键词,获取更多10W+干货  ──

屌丝程序员最LOW纸箱子 |卖到脱销

最惨创业者 |逆天企业 |一年烧37亿

统筹:Max丨 编辑:莎莎丨 视觉:Echo

金错刀频道:

取干货,明误区,优战术,与创始人同行!

转载原创:M601829281

商务合作:18518970237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

作者:佚名
来源:金错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