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单车最近真是新闻不断。今天下午,ofo投资人朱啸虎就在朋友圈中与摩拜投资人马化腾就ofo与摩拜孰优孰劣争论一番,这边小马说从微信支付看摩拜高一倍多,智能机明显优于非智能机,那边说性价比最优才是最优。头部玩家已经在展望共享单车的未来了,尾部玩家还在为能否看到明天而苦苦挣扎。就在摩拜单车新一轮超6亿美元E轮融资刚刚发布之际,一家重庆本地的共享单车品牌悟空单车却发表声明称停止运营,成为共享单车行业首家倒闭的公司。

本文共计2067字,阅读时间3分钟




文/薛星星

头部玩家已经在展望共享单车的未来了,尾部玩家还在为能否看到明天而苦苦挣扎。就在摩拜单车新一轮超6亿美元E轮融资刚刚发布之际,一家重庆本地的共享单车品牌悟空单车却发表声明称停止运营,成为共享单车行业首家倒闭的公司。

 

共享单车行业从诞生开始,就伴随着资本的强势介入,短短一年之内,市场上就有超过20家的共享单车品牌,截止至2016年年末,有超过54家资本入局共享单车,一线投资机构少有缺席,且大多押注了摩拜和ofo。

 

共享单车入局成本低,但若没有资本加持,很可能会面临同悟空单车相同的结局。悟空单车的倒闭揭开了共享单车战场残酷的一角,可以肯定的是,这不会最后一家倒闭的共享单车品牌,业内相关人士预测,行业洗牌期或将临近。


找到风口,仓皇上马


雷军有句名言,说创业要做风口上的猪。周鸿祎在后面加了一句:风停了,猪就摔死了。雷厚义的共享单车创业正是这两句话的案例。



说起来,悟空单车创始人雷厚义应该是一个连续创业者。根据媒体公开报道,雷厚义的创业历程从2014年开始,历经O2O社区/ios软件开发/互联网金融/流量分发等多个创业项目,总而言之,风口在哪里,创业就在哪里。


而共享单车,是最终让他摔下来的那个风口。


在接受采访时,雷厚义称他进入共享单车市场的原因有二,一是之前的项目资金链断裂,没钱打车,经常步行,效率很低;二是看到有关ofo的报道,认为这是一个刚需,共享单车的模式可行。于是就仓皇上马了悟空单车项目,在此之前却没有进行过任何的调研和考察。


“我在战场上没时间考虑这些,能想到的就是尽快投产,拿到一张门票。”雷厚义说。


只不过,这张门票的有效期仅有短短的5个月。不仅如此,还将雷厚义之前创业所得的近300万元付之东流。


据公开资料显示,悟空单车的运营方重庆战国科技有限公司于2016年9月30日成立,注册资金10万元。之后的12月,雷厚义用20天时间完成了app的开发,2017年1月5日,在重庆投放了第一批三百辆单车,称为了“试探市场”。2017年2月,又在重庆投放了一千辆单车,之后再也没有新一轮的投放。

  

为了抢占市场,雷厚义并没有在单车上使用智能锁,而是采用了成本更低的机械锁。“之所以采用机械锁,一是机械锁更快,可以更快地投放市场,二是当时我们看得智能锁不太稳定,所以没有采用。”雷厚义向寻找中国创客记者解释。随之而来的是运营成本的直线上升,使得本就入不敷出的悟空单车不堪重负。

 

更加随意的是,雷厚义将第一站选在了山城重庆,他给出的理由是:“一是大家都认为重庆是山城,不可能做共享单车。如果我们做的话,就很具传播点。二是重庆是我们的大本营,战略意义大于实际意义,总不至于连大本营都不投放车辆。”

 

重庆多雨,一年之中有几乎有一半时间都是在下雨,多雨天气使得车辆损坏情况增多;且重庆多山地,骑行困难。实在是让人无法理解,这个“战略意义”到底有多大,可以弃“实际意义”于不顾。

 

还是没有钱,等死


悟空单车的死亡从一开始就是注定了的。

 

这家在今年1月才正式开始运营的共享单车,此前从未拿到任何一家投资机构的融资,总投放量不过一千多辆,与动辄几十万投放量的ofo和摩拜相比,它实在是显得有些不值一提。

 

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雷厚义将失败原因归于三点,一是合伙人模式失败,二是融资问题,三是供应链和人才问题。但细究之下,无非还是“钱”的问题。

 

在共享单车这个市场上,头部效应十分明显,市场前两位的摩拜和ofo几乎占据了整个行业融资金额的90%以上,剩下的10%则被其余的几十个共享单车品牌瓜分,一些后入局的小品牌面临着“无钱可用“的局面。

 


雷厚义也不是没有去找过投资机构,但在他真正打算做共享单车时已经是2016年的年末,面对市场上雷同的共享单车项目,投资机构只会把宝压在头部的几个玩家身上。

 

迄今为止,悟空单车从未拿到过任何一家投资机构的投资,在各大共享单车品牌普遍靠资本输血的情况下,悟空单车不得不找寻其他办法进行融资。

 

悟空单车推出的“城市合伙人“模式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的被迫选择,通过招募个人和小商家以众筹的形式解决资金问题,每辆车标价1100元,个人和商家均可认购,未来将会获得运营收益的70%。

 

面对尚未真正实现盈利的共享单车行业,城市中小商家自然应者寥寥。据雷厚义在采访中透露,合伙人计划最终招募的资金不过只有几十万元,剩下的200多万仍然是自掏腰包。

 

雷厚义甚至还想过在单车上安装显示屏、车身广告等形式以缓解资金压力,但都没有成功。

 

下一步就是“清场“


很显然,市场留给尾部玩家的机会已经不多。此前小蓝单车CEO李勇在接受寻找中国创客记者采访时曾表示,最终市场上最多只会有三家存活。“现在看似很多人在做,其实估计能投放超过1万辆车的平台就没几个,能投放10万量级的就更少。

 


“真正有机会的只有2—3家,凡是资本密集型的领域最终都是寡头格局,团购/打车/外卖等都是这样。“祥峰投资投资总监赵楠分析道。

 

对于尾部玩家来说,未来的形式只有可能更加恶劣。强者愈强,弱者愈弱。在李勇看来,现在新入局的品牌,有一些是想“搏一搏”,有的则是为了“投机”,可能是为了to VC,或者被收购。

 

而悟空单车的倒闭则表明了竞争的激烈,被收购或者to VC已经很难行通。以此为节点,共享单车行业的洗牌期或将临近。

 

ofo早期投资人金沙江创投合伙人朱啸虎表示,“下一步首先是清场,把小的公司全部清掉,和以前打车差不多,最后留下两个PK。昨天就有两家单车项目关闭了,在未来的几个月可能会有越来越多的单车项目自己关掉。因为它们的体量和规模太小,收购价值不大。”

 

即便如此,在共享单车日益高涨的融资额背后,依然不断有玩家入局。不过也丝毫不用担心颜色不够用了的问题,就在前天,一家名为“七彩单车“的单车品牌正式对外发布了”终结者7号“七彩单车,拥有红、橙、黄、绿、青、蓝、紫七种颜色,车轮上甚至还带有反光条,酷炫程度秒杀酷奇之前发布的“黄金单车”。

 

恩,你们开心就好。

 

本文为新京报原创

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

作者:佚名
来源:寻找中国创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