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自带神秘之声,不用配乐了


利维坦按:说实话,什么是嗡嗡声(hum)实在不太好归纳,虽然本文作者的研究强调了嗡嗡声和耳鸣的不同。但布里斯托嗡嗡声(Bristol Hum)呢?如果是如视频中的那种声响,简直就如同天空中漂浮的鲸鱼发出的声响了……不过,夜深人静的时候,估计很多人都听到过某种持续的声响(可以确定并非耳鸣?),这到底是为什么呢?


另外,在非常安静的环境下,你可以听到自己血液流动的声音么?



文/Glen MacPherson

译/antusen

校对/dtt

原文/www.livescience.com/55123-cracking-mystery-worldwide-hum.html

本文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由antusen在利维坦发布


从2012年开始,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的格伦·麦克弗森(Glen MacPherson)总会在晚上10点至11点间听见嗡嗡声。图源:Benoit Daoust/Shutterstock.com


2012年春天,我家还在锡谢尔特的海岸村庄附近,位于不列颠哥伦比亚省风景如画的阳光海岸之上。那时我经常听见一种嗡嗡声,当时我还以为是水上飞机在作怪。


那种杂音通常出现于深夜10点到11点间,听起来特别像是水上飞机发出的声响。当我意识到它不会渐渐消失时,我的第一反应是肯定有不同寻常的事正在发生。十分轻微的噪声——譬如呼吸声,乃至快速转动头部而听到的声音——可以暂且掩盖这种杂音。某天晚上,当杂音再度响起时,我走出了房门。然而我并没有找到它的源头。


我是家中唯一能听见它的人;我的家人表示他们根本不知道我说的杂音是什么。


于是我自然而然地认为可能是房子里的某个物件在作祟,然而几经寻找后,我仍是一无所获。我甚至还切断过我家的总电源,可谁知杂音竟愈发响亮了。


在室外时,我听不见它,但每逢夜晚,即便关了车窗,只要我一熄火,杂音就会清晰起来。我朝各个方向行驶过数英里,然而一旦停下车,杂音就会钻入我的耳朵。所以工厂、船只、变电站和高速公路肯定都不是杂音的源头。


当我上网搜索“奇怪的低频嗡嗡声”时,我很快就意识到其他人也在搜索同样的字眼。除了我,还有一小部分人能听见所谓的“遍布世界的嗡嗡声”,简而言之,就是“嗡嗡声”。


我和其他数千人有着同样的疑问:“这声音究竟源于何处?怎样才能让它停止?”


2006年,新西兰奥克兰梅西大学的汤姆·莫伊尔(Tom Moir)表示他得到了一些嗡嗡声的录音。他曾经用模拟语音进行研究,表明嗡嗡声处于约56赫兹。下面的嗡嗡声收录自2006年11月15日晚间9点:

(建议带耳机在安静环境下听)


一位地球科学家的理论


2011年加拿大安大略省有关嗡嗡声的声谱图记录。图源:vice


有人说这嗡嗡声听起来就像是卡车发动机在空转,这个描述很贴切。对某些人而言,它像是远处传来的隆隆声或嗡嗡声。它可以随时响起、随时消失,也可以随着时间变化而增强或减弱。对另一些人而言,它吵吵嚷嚷、无休无止,甚至还会影响正常生活。


最后,我无意间找到了几篇与此相关的学术论文。这些发表于2004年的论文出自地球科学家大卫·戴明(David Deming)之手,他也能听见嗡嗡声(citeseerx.ist.psu.edu/viewdoc/download?doi=10.1.1.518.9056&rep=rep1&type=pdf)


该视频为2016年在布里斯托录制的,你或许能听到类似天空中钢铁弯曲发出的声音:


(建议在安静的环境下收听)


戴明先是概述了与嗡嗡声有关的史料。20世纪60年代末期,英国布里斯托附近的人首次记载了这种嗡嗡声。20世纪80年代末,人们在新墨西哥州的陶斯(Taos,编者注:嗡嗡声多以地名命名,比如布里斯托嗡嗡声,陶斯嗡嗡声,后者在32到80赫兹之间)找到了美国第一条与此相关的史料。


之后,他研究了有关杂音源头且彼此间相矛盾的各种假设。许多人认为杂音源于电网或手机信号塔。不过有两点可以证明这个假设是不成立的:一、20世纪60年代根本就没有手机;二、金属材质的密闭空间完全可以阻隔手机信号塔和电网发射的频率。


戴明开始怀疑那些听见杂音的人是否都患了集体癔症(mass hysteria)。集体癔症是谣言和“集体性错觉”引发的心理疾病,患有此病的人会出现无法用医学解释的生理性病症。然而许多人是自发用搜索引擎来搜索嗡嗡声的,他们不是听了其他人的描述后,才听见杂音的。错觉和癔症主要依靠口头传播,所以他们并未患有此病。


某些人认为手机信号塔可能并不是嗡嗡声的来源。图源:维基


戴明又将目光转向了高频主动极光研究项目(High Frequency Active Auroral Research Program,HAARP)。该项目的开发地位于阿拉斯加的某个封闭军营。那里的研究人员会用无线电波探测外太空、检测先进的通讯技术。阴谋论者很爱关注该项目,他们认为它可以控制人的意识或改变天气。他研究了耳声发射现象,即耳内毛细胞振动时会让人持续听见某种声音。


高频主动极光研究项目是一个由美国空军、海军、国防高等研究计划署及阿拉斯加大学所共同合作的电离层研究计划。


最终,他认为杂音最可能来源于甚低频(VLF)无线电波(其频率大概在3000至30000赫兹间)。为了与水下潜艇通信,世界各地的军事强国会用大型陆地及机载发射机发射这类频率。甚低频无线电波甚至可以穿透一英寸厚的铝。


在论文中,戴明提出了某个可以验证这一假设的简单实验。他建议让能听见嗡嗡声的人随意走进三间外观相同的盒子。第一个盒子能阻隔甚低频无线电信号,第二个能阻隔一切声音,第三个是用来对照的。


他鼓励后人将这个实验投入到实践中,尽管该实验还有许多实际性的困难,但他的整体构思确实给我现在的工作提供了灵感。


严谨的调查现在开始了


层出不穷的伪科学和疯狂的阴谋论有可能会掩盖这一领域的严肃研究。我曾经遇见过很多貌似严谨的人,但他们认为嗡嗡声要么是挖掘隧道的响声,要么是特定个体才能听到的电子信号,要么是外星人或鱼类交配时搞出的动静。


嗡嗡声全球分布数据库项目记录了全球各国人们听到嗡嗡声的报告数据。你可以通过该网站提交你认为的嗡嗡声数据。


鉴于研究工作需要一定的严肃性,我在2012年末启动了嗡嗡声全球分布数据库项目www.thehum.info。根据能听见杂音之人提供的匿名信息,该数据库收集、记录并绘制了嗡嗡声的全球分布状况。它为一个组织严谨研究和讨论的论坛提供了原始资料,遭受嗡嗡声影响的人也因此有了归属感。


大多数人都有被某种噪音干扰过的经历,这正是许多城市和乡镇限制噪音(特别是在夜晚限制噪音)的原因。很多受害者惧怕夜晚,因为夜间无休无止的嗡嗡声是如此的震耳。嗡嗡声数据库里满是经年受其折磨之人的绝望描述。像“把我逼疯了”这样的话随处可见(我觉得自己还蛮幸运的,对我而言,嗡嗡声只是激起了我的好奇心,它还不足以影响我的生活)


通过一并探讨耳鸣等其他人尽皆知的听觉现象,该项目还旨在证实嗡嗡声的存在,并倡导人们用正常的眼光看待它。耳鸣是一种相对常见的疾病,耳鸣的人会听见尖锐刺耳的声音。既有耳鸣又能听见嗡嗡声的人在描述这两种现象时会使用截然不同的说法。


截至去年6月6日,数据库大约记录了1万多个出现过嗡嗡声的地点,我们已经有了一些值得注意的发现。


譬如,我们发现调查对象年龄的平均值和中位数是40.5岁,且其中55%的人是男性。这个发现和“受扰者通常为中老年妇女”的说法相违背。


有趣的是,和普通人群相比,受扰者中出现左右手均为利手之人的概率要高7倍。随着数据容量的充实,我希望人口学和推论统计学的专家能提出更详尽的结论。


研究的目标


新墨西哥陶斯的嗡嗡声则与布里斯托的很不同了:


(英国BBC报道,陶斯的嗡嗡声会导致人出现头晕、反胃、流鼻血等症状)


倘若戴明的论述是正确的,我们便可以即刻排除许多理论的合理性,所以有关嗡嗡声的历史纪录是十分重要的。毕竟,第一条记录出自20世纪60年代末的英国,而手机和高频主动极光研究项目几十年后才出现。目前,我手下有位研究人员专门从《泰晤士报》电子档案中挖掘十八九世纪的相关信息。如果我们发现了可信的案例,我的研究方向将发生巨大改变,因为那时所有的现代科技将被排除在外。


在我眼中,目前有4种假设通过了最基本的审查。


第一种假设——由戴明提出,目前正由我论证——认为杂音来源于甚低频无线电波。如今,越来越多的人认为人体有时会受到电磁能的影响,嗡嗡声便由此而来。该假设建立在美国神经系统学家艾伦·弗雷(Alan Frey)针对高频电磁能提出的理论之上(www.cellphonetaskforce.org/?page_id=594)。在不怎么知名的“聆听微波”实验中,他证明了某些特定的无线电波频率是可以被听见的。


今天,生物物理模型可以预测并解释甚低频无线电波对生命组织的影响。我已经设计并制作了内有甚低频无线电波的盒子,它应该可以测试出嗡嗡声是否源于这种电波。


第二种假设认为杂音是低频声波和次声波(频率大约低于20赫兹的声音,有人对这类声音更敏感)叠加后产生的效果。如此看来,不管是公路上的杂声还是工厂的噪音,通通都在考虑范围之内。


第三种假设认为是陆地或地质现象引发了低频之声或让人们感知到了嗡嗡声。譬如,许多史料表明动物能预测地震并及时逃命。从进化的角度来看,对某些震动很敏感的部分族群成员,在关键时刻或许能拯救族群。。针对嗡嗡声,某些人可能也拥有类似的生理机制。


第四种假设认为嗡嗡声是人体内部产生的现象,机体变异、遗传倾向、中毒和药物影响都可能导致这种结果。


嗡嗡声如今已成了严肃媒体报道的主题,与此同时,科学领域对它的研究也愈发多了起来。我和致力研究它的人都想找出声音的源头,然后尽力让它停止。


如果嗡嗡声是人为的,我的任务就是提高公众意识并倡导人们放弃使用引发这种噪音的技术。如果它是由外部原因和自然界引起的,我们可能无法使之停止,唯一能做的,就是用别的声音掩盖它。


当然,或许还有某种更为怪异的解释是正确的。但就科学研究而言,与其探讨未知的、难以置信的假设,倒不如先从已知且具有说服力的假设入手。


本文作者格伦·麦克弗森(Glen MacPherson)


你可以通过下列网站

www.thehum.info


提交你认为的嗡嗡声的相关体验记录



利维坦”(微信号liweitan2014),神经基础研究、脑科学、哲学……乱七八糟的什么都有。反清新,反心灵鸡汤,反一般二逼文艺,反基础,反本质。


投稿邮箱:wumiaotrends@163.com

合作联系:微信号 thegoatjoe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

作者:佚名
来源:利维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