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上方蓝字订阅
顶尖名校博士,讲解靠谱健康知识

文|菠萝

这两天有个新闻,说上海瑞金医院有个突破性研究,证明良性甲状腺结节不会成为甲状腺癌!很多读者后台问我到底怎么回事。


我认为:


1:这是个很棒的研究。它的思路和结论都很有价值,未来很可能让很多人避免过度治疗。


2:这是个小规模研究。目前说“100%的良性甲状腺结节都不会变成甲状腺癌”,还言之过早。结合其它数据,说大多数良性甲状腺结节不会癌变,我认为是合理的。


无论如何,这是来自中国的优秀转化医学研究,为瑞金医院内分泌科宁光院士和王卫庆主任的团队点赞!


1. 这项研究要解决什么问题?


甲状腺结节的过度治疗!


我们常说早诊断,早发现,早治疗。


这针对的是有恶变风险的情况。比如结直肠里面的部分息肉有恶变的可能,是结直肠癌的前身,因此体检时,如果肠镜发现息肉通常会推荐切除,这个操作让美国的结直肠癌死亡率显著降低。


但甲状腺癌有点不同。


随着甲状腺B超分辨率越来越高,被诊断的甲状腺结节也越来越多,接受治疗的也越来越多。


但长期以来,科学界都一直怀疑,良性的甲状腺结节并不是甲状腺癌的前身。很多根本无需治疗的群众接受了手术,放疗,化疗等治疗,造成精神,身体,金钱三重打击。


一个重要的证据是虽然最近很多国家良性甲状腺结节患者暴涨N倍,但死于甲状腺癌的患者数量却没啥变化。这间接说明了绝大多数甲状腺结节是不会恶化,影响人寿命的。


但这个观点一直缺乏直接证据,所以没能改变临床操作。


瑞金医院这次的研究,就是提供了直接证据,说明良性甲状腺结节和甲状腺癌在基因层面是完全不同的。


2. 提供了什么直接证据?


通过对几十例良性甲状腺结节和恶性甲状腺癌进行基因测序,科学家发现它们虽然都有突变,但二者的主要突变类型完全不同!


良性结节中不少有ZNF148 ,SPOP和EZH2等基因突变,但甲状腺癌里却完全没有这样的突变,相反,恶性肿瘤里比较多的是BRAF基因突变,而这个,良性结节里面又没有。


这直接证明了,至少在这次研究的样品里,恶性甲状腺癌绝不是良性结节发展来的。


因为肿瘤的恶化过程是基因突变积累过程,如果恶性肿瘤来自良性结节,那就一定保留有结节的重要突变。比如下图中,结节如果有A,B,C突变,那从它而来的恶性肿瘤一定也有A,B,C。 



但现在的结果却是下面这样。



 唯一的解释就是恶性肿瘤其实另有来源,良性结节被冤枉了。


另一个重要信息是,ZNF148 ,SPOP和EZH2这三种突变可以作为“良性标志物”。如果结节查出有这三种突变之一,那么是良性的概率非常大。无需激进治疗,积极观察是最佳选择。


相反的,如果发现BRAF基因突变,那几乎可以肯定是恶性甲状腺癌。当然也不用慌,只要积极配合科学治疗,治愈率依然很高。


3. 下一步做什么?


这次的研究毫无疑问是个很好的早期尝试。但要改变临床实践,防止过度治疗,还有很多需要做的事儿。


1:最重要的,结果需要大规模验证。这次试验只用了一家医院几十位患者的样品,算是试探性工作。需要更多医院,更多数据。


2:需要找到更多“安全标志”。只有26%左右良性甲状腺结节携带ZNF148 ,SPOP和EZH2这3种“安全突变”,余下的74%如何判断?会一阳指的熊孩子安全,那会打狗棒,会弹指神通的熊孩子安全么?


每一位甲状腺结节患者都希望准确知道,到底是良性,无需治疗,还是有恶化可能,需要提前处理。


3:乳腺结节和肺部结节都有非常类似的问题。通过基因检测,来发现他们的“安全标记物”,非常重要。


还是那句话,中国有非常好的医疗资源,如果科学家好好利用,一定能有杰出的工作。


再次恭喜瑞金医院的科学家!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菠萝因子”(checkpoint_1)。
健康君编辑 | miffyyz
参考文献
The genetic landscape of benign thyroid nodules revealed by whole exome and transcriptome sequencing. Nat Commun. 2017 Jun 5;8:15533.
封面和文内图片来自网络。
本公众号系头条号签约作者,所发文章均为作者原创,并授权发表于“健康不是闹着玩儿(jiankangkp)”。欢迎读者转发给朋友或朋友圈。任何公共平台(包括微信公众号,媒体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盗用。联系我们,请发信到hi@jiankangkp.com。

☜长按二维码关注我们

  顶尖名校博士
  讲解靠谱健康知识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

作者:佚名
来源:健康不是闹着玩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