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科院院士、原中国科学技术大学校长朱清时跑到北京中医药大学,讲了一节《用身体观察真气和气脉》,把很多人吓坏了。用现代物理学附会玄学,不是朱院士的发明,但朱院士把它发扬光大了。

先来看看朱清时现身说法的高论,说的有鼻子有眼的:

禅定能使身体内升起真气,2004年起,他每天用一些时间练习《达摩禅经》中的安那般那呼吸法门,直到2014年他卸任公职,心才真正安静下来。他是这样形容这个过程的:“入静,调呼吸,意守气海,可以把全身的气聚集在那里,形成一个有力度的强气团,在气海慢慢地飘。意念可以操纵这个气团,但是当意念让它停留在气海时,它会在气海憋一会儿后会突然爆发,不受意念控制地上涌,沿脊柱(中脉)上行。气团到腰锥时,有热辣辣痛感,但很舒服;到大椎时常常被堵住,感觉挣得筋骨格格响;进到枕骨处也常这样;这时细调身体姿势,常有助于气过关;气到眉心轮,又会被堵住,这时会挣得头大幅度摇动……”



解释得也很像模像样:“真气”为“大量神经元的涌现现象”,是客观存在的。

又是“意守气海”,又是“神经元”,朱院士将玄学与科学一锅烩,已到了炉火纯青地步。但剥去这些话语的迷雾,他的“入静”个人体验,其实也就那么回事,比他高了去了的禅定高手,相信更有证明“真气”功效的说服力。

在近代之前,中国可是禅定高手如云,动不动入定月把天都不是难事,虽然他们的寿命都普遍不高。近代之前,人均寿命才30多岁。



今天给大家介绍的是民国三大高僧之一的虚云和尚。他厉害着呢,当时很多政要都膜拜他,包括国民政府主席林森。他的弟子中有两个先后担任中国佛教协会会长。

他的神奇,首先体现在出生上:



你看,一出生就不同凡响。是个肉团,跟哪吒一样。这可是虚云和尚自叙年谱,经他本人审定过的。

他的禅定功夫了得,曾经一不留神,不吃不喝入定了半个月:



还有一次在泰国(暹罗)入定九天,让国王和他的小伙伴都震惊了。



他生了一场病,梦见如迦叶尊者的老僧,然后就痊愈了。很神奇。



虚云和尚的开示很多,玄之又玄,这里举一例:

“我们 的真心是个主。他本是不动的。动的是客。即是妄想。妄想犹如灰尘。灰尘很微 细。它在飞腾之时。要在太阳照入户牖时。或空隙之中。才看得见。即是说。我 们心中的妄想。在平常的动念中。并不知道。一到清静修行静坐。用功的当中。 才知道许多的杂念。在不断的起伏。

在这妄念沸腾的当中。如果你功夫不得力。 那就作不得主。故不得悟道。流浪生死海中。今生姓张。再生又姓李。如客人投 宿旅店一样。是没有一个久远的时间。住得不动的。但我们的真心。却不是这样。 它总是不去不来不生不灭的常住不动。故为主人。这个主人。好比如虚空尘土飞 出。虚空总是寂然不动。又如旅店里的主人。他老住在店中。不到其它地方去的。

在名相上讲。尘者。尘沙。是烦恼之一。要到菩萨的地位。才能断得了。妄者。 妄惑。惑有见惑八十八使。思惑八十一品。见惑由五钝使而来。修行的人。先要 把见惑断尽。才能证入须陀洹果。但这步功夫非常的难。断除见惑。如断四十里 的逆流。可见我们用功的。是要有甚深的力量。思惑断尽。才能证到阿罗汉果。 这种用功是渐次的。我们现在只借一句话头。灵灵不昧。了了常知。甚么见惑思 惑。一刀两断。好似青天不挂片云。清旸升天。即是自性的光明透露。 ”



坦白说,虚云的开示比朱清时院士的讲座要高深得多。按照虚云自己的说法,那么他去世的时候,该有120岁。哇塞,朱清时所推崇的“真气”,在虚云和尚这得到应验了,真的延年益寿。

但我必须要说明一点:虚云和尚的年龄和履历是造假的。他所谓的禅定功夫,当然也不足信。胡适先生当年在台湾看不下去了,曾公开质疑过他。包括台湾高僧印顺,最后也认为他年龄不实,给缩减了10岁,认为活了110岁。但这个说法也不可靠,台湾有个王见川的学者,做了更详尽的考证。



他说:

“以往,大家大都透过岑学吕等人编的《虚云自述年谱》,认识虚云这一位禅门高僧。不过,早在该年谱出版之初,胡适即指出年谱中有夸大不实之处,并对虚云一二岁高龄,有所怀疑。

最近的研究与新史料的出现,证明胡适的怀疑是对的,《虚云自述年谱》是有问题的,而虚云的年纪也非一百二十岁。著名的佛教学问僧印顺法师,在其晚年的文集《永光集》即运用《联芳集》等资料,考证虚云应是一百一十岁,而《虚云法汇》所收诗文,有经过修改!

本文在印老等人研究的基础上,使用虚云编的《增校鼓山列祖联芳集》、《星灯集》以及《名山游访记》、《佛学丛报》等民国时期佛教资料,考证出虚云大约生于同治中末期,活了九十岁左右,并指出《虚云年谱》、《虚云法汇》中有夸大、虚构、篡改等错误。 ”



举个例子,写于民国13 年(1924年)的《云南鸡足山祝圣寺虚云和尚略传》中,有一段话说:“和尚字德清,号虚云…现年五十有一,身材伟大…”,按这个说法,虚云1959年病逝的时候,只86岁。

而按照虚云民国18年(1929)自己写的《云南西山靖国云栖禅寺募捐启》:“云自念年将古稀,一龛待死久矣”,他1929年还不到70岁(年将古稀),则去世时他90多岁。考虑到他不断增加自己年龄的劣迹,这1929年的自述可能也是夸大的。



至于虚云的种种事迹,当然也有很多是编撰的。不细说了。

不世出的高僧,原来也不过如此。所以大家都洗洗睡吧。把朱清时这个不世出的院士也一并忘记吧。



关于这种不世出的民国高人,哥此前还曾写过一个:

被丁璇的女德吓到了?推荐印光法师的房事高论,让李叔同跪拜



韩福东观察


一种冷眼旁观的趣味


长按上方二维码关注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

作者:佚名
来源:韩福东观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