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这晚,我被绑着手脚在床上动弹不得,我那病秧子丈夫李茂搓着手爬上了床,口水都要流出来了:“媳妇儿,你长得真好看……”

  我狠狠的瞪他:“滚开,别碰我!”

  李茂其实长得还不错,五官清秀,只是太瘦弱,又病恹恹的,白瞎了那张好脸。

  他不理会,盯着我胸口似乎有些紧张,伸手来摸我胸脯,手还在抖。我长这么大还没被男人碰过,顿时急了:“你别动我!是你老娘拿钱非逼着那王瘸子把我嫁给你的,我又不喜欢你!”

  李茂也有些急了:“你嫁给我了就是我媳妇儿了,你不喜欢我也没办法,谁让你们家穷?我不管,今晚上我要要了你,我娘说了,要让你给咱们家生个大胖小子,咱们家单传三代了,你必须给我生孩子!”

  他说完就压在了我身上又亲又摸的,我扭动着身体反抗着,但是手脚不能动一点办法也没有。他在我脖子上乱啃,胡乱把我衣裳扯开了,胸口凉凉的一片,只剩下了一块儿内衣布料遮羞。

  他一看见我胸口内衣下的两点凸起,跟疯了似的埋头就啃。我又羞又气,都快哭了,有那么一瞬间想死了一了百了。

  从我胸口抬起头,他迅速了脱了自己的裤子,那男性丑陋的特征一下子暴露了出来,我急忙闭上了眼睛:“李茂你混蛋!给我滚!”

  他不理我,直接伸手扯我的裤子,可能我脚被绑着他不方便,就把我脚上的绳子给解开了,他把我外面的裤子扯了下来,只剩下了内裤,就在他要提枪上阵的时候,我一脚踹在了他胸口,他闷哼一声倒在了一旁,我吓了一跳,该不会死了吧?

  还好,他没死,过了会儿又爬了起来,只是凶神恶煞的,看来生气了,对我也不那么温柔了,在我身上乱捏乱揉一气,还拿他那里顶我:“陈安宁!臭娘们儿,给老子别乱动,再乱动老子弄死你!”

  我看李茂红了眼,有些心虚了,以前我继父王瘸子打我妈的时候就是这样的表情,把我妈往死里打,他怨我妈嫁给他八年没给他生个一男半女的,还带了我这么个拖油瓶儿……

  可能因为王瘸子给我留下的阴影,我认命了,也不反抗了,心想着咬咬牙也就过了,李茂家挺有钱,也不用我当牛做马的,大不了就是给他家生个孩子,这李茂谁知道他能活多久?死了我就也清净了。

  我刚这么想,就发现李茂在我身上趴着变沉了,也没动静了,我踢了踢他,没动静,我感觉不到他心脏在跳,呼吸也没了……

  我吓了一跳,试探的问了句:“李茂,你……还好吗?”

  突然,他抬起头,朝我露出了一个诡异的笑,然后眼角和鼻子都流出了血,再次瘫倒在我身上没了动静。我整个人都懵了,脑子里全是他刚才诡异的笑……

  我颤抖着叫道:“他死了……李茂死了!”

  下一瞬,李茂爹娘慌慌张张的冲了进来,把李茂从我身上拉开一看,果然已经死了!两眼翻白,鼻子、眼角还在流血。

  看他娘哭死哭活的样子我真想说一句:他这么病怏怏的受得了这种刺激?还不是你们就顾着传宗接代?还老不羞的一直在门外偷听!

  他爹倒是没哭,眼神儿直往我身上飘,我暗骂这个老流氓。

  咱们这儿是有规矩的,要是家里唯一的儿子死了,公公是可以跟儿媳生孩子以延续香火的,我估计他心里就是打的这个主意。

  他娘一边哭一边骂我克死了她儿子,说我是扫把星,要打死我。我不以为然,她儿子自己命短,关我什么事?

  李茂死后,我本以为我能过清净日子了,也尽本分的给他守了几天的灵堂,第四天天不亮就要下葬,第三天晚上的时候,我守灵渴了,去端水喝,无意中听见李茂他爹娘在房里的对话。到那时我才知道为什么他们肯给王瘸子五万块钱这么多,当时李家为了让我嫁过来,给了王瘸子五万块钱!原来他们早就商量好了,李茂死了也要我陪葬!

  我一个好好的大活人,这五万块钱就是把我命给买了!

  我惊慌失措的跑回灵堂不知道要怎么办才好。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李茂他爹来了:“儿媳,你守了几天也累了吧?回去睡觉吧,今晚上不用你守了。你娘已经睡了,她不晓得的。等会儿我给你送些吃的去,别饿着了。”

  我慌乱的应了一声就回房去了,我倒是不怕李茂死在我这房里的,我怕的是人心叵测,活人有时候比死人可怕多了。

  我刚回房里坐在床上李茂他爹就进来了,他端了点小菜和酒来,我不知道他想做什么,总觉得没什么好事儿。

  他把酒菜放到了床头的柜子上,然后在我旁边坐了下来。我觉得怪怪的,论辈分他是我公公,怎么能大半夜跟我坐在一张床上呢?果不其然,下一刻他不安分的手就搭在了我腰上:“安宁啊……你还是黄花大闺女吧?”

  他竟然问我这种问题,我跟他那短命儿子结婚那晚上他又不是没看见,他儿子啥事儿没做成就翘辫子了!我不好回答这种问题,有些尴尬的说道:“爹,没事儿的话您先出去吧,我要休息了。”

  他一本正经的跟我说道:“别啊,这么早睡啥啊?爹跟你说……你也不是不知道咱们这儿的规矩,咱们家就李茂一个独苗苗,他死了,咱们家就断了香火,你还得担起这个担子是不是?”

  我突然明白了他的意思,他果然拿这个说事儿,让我回来休息还给我送吃的压根儿就不安好心!

  他就是想让我跟他睡觉!

  我气得直接就翻了脸:“不可能!我是不会答应的!这种事情……”太无耻了!

  李茂他爹也翻脸了:“陈安宁,你别给脸不要脸,实话告诉你吧,明天我儿子下葬的时候也就是你死的时候,你得给他陪葬!要不是看你还是个黄花闺女,死了冤枉……老子觉得可惜!”说着他就抓着我把我往床上按。

  我大声尖叫,不让他得逞,循声赶来的李茂他娘一进来就看见她男人把我按在床上,顿时就操起门后的一根用来抵门的木棍朝我跟那老色鬼打来。、

  李茂他娘边打边骂:“你个老不死的,就知道你没好心思,老娘打死你!”

  我趁着老太太揪着老色鬼打的功夫夺门而逃,我现在只想回家去,只想见到我妈,对她诉说这几天的遭遇。

  毕竟这世上只有她跟我最亲近了,我也只有她可以依靠了……

  李茂家离我家就隔了一条山路,是邻村,我摸黑边哭边往家里走,一路上不知道摔了多少次,终于到家门口的时候,我却不敢敲门,我怕吵醒了王瘸子,他一定会把我送回李家的。

  我就站在门口等,我妈起得早,通常天没亮她就要起来喂猪什么的,等到早上大概四点多钟,我听见了我妈走进院子的动静,这时候我才敢小声叫她。

  听见我的声音,她急忙打开院子的大门,问我怎么回来了,她肯定早就听说李茂死了,我没顾得上回答就抱着她哭,她也抱着我哭。哭了一会儿她突然推开了我:“你走吧,你回来王瘸子肯定还要把你送回去,你要是不回去,他会把你打死的。你在这里等着!”

  说完我妈就进屋去了,没过一会儿她就出来了,给了我一张纸和一块红布包裹着的东西,她让我离开这里,去县城投奔我亲爹那边的一个亲戚,她说我爹虽然死了这么多年了,情份应该还在的。

  她还说那红布包裹着的是陈家一代代传下来的宝贝,她一直没敢让王瘸子发现,她让我带走,要是活不下去了,就把传家宝给卖了,应该值几个钱。

  就这样,天没亮我就往县城走,就怕被李家的人给抓回去,我知道我这一走,李家肯定要问王瘸子和我妈要人,但是我没退路了……

  我没钱搭车,只能走路去,到了第二天中午我才到县城。

  我妈给我那张纸上写的是我爹家亲戚的地址,我跟着地址找过去,到了一处老旧的二层带院子的小楼前停了下来,没错的话就是这里了。

  敲了敲门,出来的是个戴着老花镜儿的老爷子。我表明了身份和来意,老爷子把我迎了进去,说在我一岁多的时候见过我,还抱过我,我按辈分应该叫他二爷,他一直住在县城,跟我们家来往也少,不过不是因为什么恩怨,可能我亲爹死得早吧。

  住在这里的只有二爷和二奶奶,两人都六七十岁的模样了,据他们所说,他们膝下无子,有个女儿早就嫁人了,这里就他们老两口居住。听我说了我的遭遇之后,他们直骂李家人和王瘸子是挨千刀的,还让我安心住下来。

  说实话我挺感动的,至少还让我感受到了温暖,至少我现在还有地方去……

  在这里住了几天我发现了一件奇怪的事情,二爷和二奶奶总在每天早晨给一副放在阁楼的画像上香,那画像上的不是什么观世音菩萨,也不是其他什么家喻户晓的神灵,而是一个我从来没印象的男人的画像,可是却被两位老人当神灵供奉。

  那画像我没机会仔细看,也不好过问,突然有一天早上二爷和二奶奶让我跟他们一起每天早上给这画像上香,还说这画像里的人是咱们安家的大恩人。

  在上香的时候,我才有机会好好看看那画像,画像看起来很有些年头了,却被保护得很好,画像中的男人谈不上什么栩栩如生,画功不怎么样,不过还是把最基本的神韵给画出来了,看起来还是个古装美男子,估计就算对我们安家有恩,也是祖先辈儿的事情了。

  我虔诚的上完香之后就该干嘛干嘛去了,二奶奶和二爷张罗着给我在县城找工作,没意外的话过两天我就能上班赚钱了,总不能吃喝都用两个老人家的。

  但就在这天晚上,奇怪的事情发生了。

  我梦到了李茂,他说他一个人好冷好孤单,让我去陪他,他还把我往棺材里拽。就在我要被他拽进棺材的时候,一个人影出现了,他把李茂扔回了棺材里,李茂怎么都出不来了,在棺材里瞎叫。

  那个人是谁我看不清楚,只能看见他身上的衣服很古怪,像是古代的长袍,我看不清他的上半身,也不好判断。

  当我从梦里惊醒的时候,发现自己半个身子悬在床沿,我以为是做恶梦了,就是因为睡觉姿势不对才会做这样的梦,可是之后的每天晚上,我都会梦到那个从李茂手里救了我的人,他总不说话,总站在我床前看着我,而且……还会做一些让我羞于启齿的事情!

  要是一次梦到那没什么,可是接二连三的做同一个梦,我就觉得招架不住了。每次在梦里,那个人都会伸出冰凉的手在我身上摸个遍,梦里我身不由己的被他拨撩得飘飘欲仙,他却不对我做更深层的事情,仿佛这对他来说是种乐趣。

  每当我要清醒的时候,总觉得身上和腿间黏糊糊的,却能清晰的听见一声轻笑,那笑似嘲弄又似觉得有趣……

  我不敢把这件事情告诉二爷和二奶奶,要去上班的那天早上,我早早的一个人去给画像上香,却在临走时无意间看见画像里的男人勾起嘴角笑了笑,每天早上醒来时都能听到的那声轻笑在我脑子里回荡了一遍,当我仔细去看的时候,画像又正常了,我怀疑是我眼花了,匆忙的出了门。

  二爷和二奶奶给我找的工作还是比较体面的,帮一户比较有钱的人家打理一下院子里的花花草草,那户人常年不在家,有专人给打扫房子,我只需要弄弄花花草草就行了,以前在村子里的时候我也被王瘸子逼着种过地,不会的慢慢学,二爷是种花的一把好手,他也会教我。给那户人家打扫房子的人是个中年妇女,看上去老老实实的,也是农村妇女,说是她不会打理花花草草,所以才另找人的。

  我做这差事比较轻松,而且一个月还能拿一千八百块钱,在那穷山村子里长大,我从来不敢奢望这种既轻松又能赚钱的活儿,我又没什么文化,上完初中就没念书了,王瘸子说让我念书就是浪费钱,老骂我赔钱货。

  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我雇主这处房子怪怪的,面积比较宽,又没人住,花之前没什么人打理也开得精神得很,满院子的香气,反正说不上来的感觉,非要说的话就是给人一种阴森森的感觉,上班第一天回家我就觉得不太舒服,总觉得整个人浑身乏力头晕目眩的。

  回去之后二奶奶一看我脸色就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你咋了这是?脸色煞白煞白的……”

  我摇了摇头:“没事儿,可能就是晚上被子没盖好,凉了(感冒了)。”

  二奶奶也没多问,我就径直上楼去睡觉了,让他们别叫我吃晚饭,我恐怕要睡到明天早上了。

  一趟到床上我就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这次我又做了个奇怪的梦,而且梦境感觉特别的真实。总在我梦里出现的那个男人又来了,这次他没跟以往的梦里一样只对我动动手,而是……更过分了。

  我发现自己身体躺在床上动弹不得,眼睛也挣不开,但我清楚的知道在我身上游移的那双手是他的,做了这么多次梦,我对他的手已经很熟悉了。

  那种想动弹又动弹不了的感觉,跟鬼压床似的,说实话挺吓人的。

  我感觉到他的手指把我衣服撩了起来,我发育还算良好的胸脯暴露在了他的视线中,要说是梦吧,我明明觉得胸口凉凉的一片……

  我看不见他的模样,只能感觉到他指尖在我胸口轻捻,引得我心里痒痒的,浑身发颤。他的手指顺着我的小腹一路向下,到了我从未被男人碰过的神秘地带,轻轻一碰,我感觉整个脑子都一片空白。

  我想叫他住手,但是我发不出一丝的声音,不知道什么时候下半身已经没有遮挡之物,他分开了我的双腿,有火热坚挺的东西抵在了我的腿间……

未完待续……

“↓↓↓”继续阅读请点击下方“阅读原文”观看哦!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

作者:佚名
来源:每天学点做饭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