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上方蓝字↑关注德风堂

于右任像


  

  钱钟书曾有言“二十岁不狂是没有前途的”,年轻时的于右任也是狂态毕露,他曾有诗曰:“转战身轻意正酣,无端失足堕骚坛。近来进步毫无趣,诗意凭陵陆剑南。”言下之意,自己原本是无意作诗的,只不过误入诗坛。“诗意凭陵陆剑南”说的是自己不写则已,一写就要跟陆游一比高下。

  不过,于右任确实有“狂”的资本,他一生写诗词曲1100余首,成就斐然。很多人认为,于右任的诗歌和他的书法可以说是并驾齐驱,只不过由于他的书法名声太大,几乎掩盖了他的诗名。而其诗词创作之悲歌慷慨、忧国忧民则近于陆游,堪称民国之陆游。

  观于右任二十来岁的诗歌,意气方盛,“侠”字在他的诗歌中是常出现的一个字,如“愧死书生无勇甚,空言侠骨爱卢骚。”(《署中狗》)“烈士头颅侠士心,长松绝涧出风尘。”(《赠茹怀西》)“江湖侠骨无连季,曾傍要离愿若何。”(《兴平咏古其九》)

  年时代的于右任亦儒亦侠。1900年,慈禧太后避八国联军之乱,和光绪仓皇逃到西安,下面的官员却仍然当成盛典一样来迎接,让西安学堂的学生们停课在官道上跪迎銮驾。血气方刚的于右任目睹这一幕,怒不可遏,竟然提笔给新任的陕西巡抚岑春煊“上书”,要求他“手刃西太后”,拥护光绪皇帝实行新政,幸被同窗好友发现后竭力劝阻才作罢。这已经不是“儒以文乱法”,而是“侠以武犯禁”了。

德风堂考藏于右任书法作品欣赏


  1903年,在陕西乡试中,于右任以第十名中举,那个时代考中举人就标志着进入上层社会,故小说中范进中举兴奋得差点发疯。于右任中举后,商州知州马上聘他为商州中学堂监督(校长),但于右任还有更高的目标,被誉为“西北奇才”的他准备去参加会试,勇攀科举的最高峰。此时于右任还不到二十五岁,真是春风得意、前程似锦。然而就在一夜之间,他却因为几首诗几乎掉了脑袋,从天堂堕入地狱。

  这一年,于右任先是请友人董眼为其拍了一张很“前卫”的照片,照片上他头发散开,脱掉上衣光着膀子,右手提着一把鬼头大刀,杀气腾腾,照片两旁题字曰:“爱自由如发妻,换太平以颈血。”这时,又有好事者将于右任的诗歌四十余首集为《半哭半笑楼诗草》,请于过目,于氏索性将先前拍的那张“散发照”一并印在诗集的扉页上,公开发行,到处送人。

于右任《半哭半笑楼诗草》扉页照片


  在诗集中,于右任写有不少反动的诗句,比如“太平思想何由见?革命才能不自囚!”最要命的是这一首借杨贵妃攻击慈禧太后的诗:

  误国谁哀窈窕身,唐惩祸首岂无因?

  女权滥用千秋戒,香粉不应再误人。

  诗集发行没几天,于右任就以“倡言革命,大逆不道”的罪名遭到通缉,此时他正在去开封参加会试的路上,清政府已经在开封张罗设网等他入瓮。幸运的是,由于晚清政府的办事效率低下,于右任提前得到消息,易名逃至上海。

  后来于右任成为一名报人,通过办报在上海宣传其革命思想,以笔为剑,不减当年豪气。他创办《民呼日报》,寓意大声疾呼,为民请命,清政府及其爪牙对他恨之入骨,扬言要挖掉他的双眼。后《民呼日报》执照被吊销,他再办《民吁日报》,改“呼”为“吁”,少了两点,象征已去双眼,意思是即使挖掉我的双眼,我照样要为民吁天。

  孙中山发动护法运动后,于右任投笔从戎,组织陕西靖国军,担任总司令,几次面临生死之境,胸中浩然之气从未衰竭。靖国军失败后,于右任绕道四川回上海,途中不顾部下劝阻,坚持在重庆北碚一处荒凉的温泉逗留洗浴,并写下了“髯翁战败归来日,一浴荒池震两川”的句子。当时在于右任身边的吴学衡感叹:“先生虽然在斗争中失败了,但英雄气概依然不减。”

德风堂考藏于右任书法作品欣赏


  这样的豪气,即使于右任已经远离了金戈铁马的生活,过上了高官厚禄的日子,也没有消失。《于右任先生言行录》中有这样一段描写:

  于氏美髯飘萧,精神瞿铄,布袍一袭,领口不常纽,在中央诸委员中,别具一种名士风度。此老声音宏亮,略带秦音,演说至激烈处,则握拳击桌,砰然有声,闻者为之动容,亦可想见其当年创办民呼民吁时之豪气矣。

  德风堂画廊长期购、销于右任、石鲁、黄胄、何海霞、刘自椟等名家书画作品,名人字画定制(带视频或作者本人与作品的合影),帮您免费鉴定字画。


德风堂堂主——鲁先生

微信:158-2980-7777

电话:135-7203-2888

地址:西安市南门里与朱雀门之间的五岳庙门78号(大车家巷南口海友酒店西10米路南)


投稿邮箱:

3420723838@qq.com


一起分享收藏的故事

长按二维码关注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

作者:佚名
来源:德风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