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曙摄影散文之564




 “父亲节”的联想



 

 


不知道什么时候起,在我们的生活中多了一个节日———父亲节。这绝对不是天下父亲们力争的结果,而是社会的一种自然产物。也不是因为有了“母亲节”似乎觉得不平衡而添油加醋的结果,这是社会走向文明的一种态度。

生活中我们过不过节日,面对比比皆是的节日,人们并不是太注重,基本上报以无所谓的态度。而对放假半天的“三八妇女节”,男人们没有嫉妒,反而由衷地为女性祝福,愿天下的“半边天”在辛劳之余得到应有的褒奖。

父亲,在人们的生活中,虽然是那么地高尚,那么地伟岸,那么亲近,许许多多的的父亲,总是如同黑土地一样那么温纯那么朴实无华,那么严厉和严肃,那么地富有原则性,斩钉截铁地似乎他们缺乏母亲的那种温纯。父亲总是那么默默无语脚踏实地的奉献着,以自我的德行感染着子女。由于父亲的沉默与严厉,可能让孩子对父亲产生了一些畏惧感和害怕。父亲的爱往往埋在心底深处,不轻易表露,这里就有了一丁点的“误解”。只有当人们自己也为人父之时,才能体会到父亲的那种大爱的厚重和深沉,这种觉悟,往往伴随在遗憾而至,几千年来,人类社会就是这样地蜗行。

记得小时候,1956年横扫杭州城的那场台风。刮得我们家都似乎要坍塌了,大雨如注,四周一片漆黑,风声狼哭鬼嚎地。父亲望着不断摇晃的山墙,叫母亲给我们穿好衣裳,每个人头上顶着枕头,鱼贯地下楼到院子角落矮小的厨房里避难。每个人都揣是几样贵重的物品,我拿着一个父亲最喜爱的台式小闹钟。到了厨房间,我将钟放在灶台上,向它合十拜了一下,还说:“钟啊钟,你快要牺牲了。”父亲听到后顺手扇了我一个嘴巴,虽然不是很疼,当时我都蒙了,一辈子父亲从来没有动过我们兄弟姐妹一指头,甚至从来没有高声骂过我们。母亲将我搂进怀里轻轻地说:“不许胡说”,我感觉得到母亲在颤抖,那是对台风的畏惧。突然,发现正面隔壁的高墙越晃越激烈,父亲我们全部退到墙根,躲在八仙桌下面。他却如同铁塔一般地站立在门前,凝视着那摇摇欲坠的墙,随着一声巨响,那墙迎面倒下,砖头砸得小厨房发出惊天动地的声响。父亲依然如同巨人般地屹立在那里,最可怕的是一根碗口粗的毛竹直插进大门,门被捅开一个大窟窿,那毛竹不偏不倚地从父亲的两腿之间插过,父亲一点没有受伤。大家都倒吸一口凉气,而父亲依然镇定如初,还不断地安慰我们:“别怕,没事了”。顿时我觉得父亲是位英雄,那么高大,那么顽强和冷静,父亲是我们的保护神。顿时感觉到拥有这样的父亲是多么骄傲和幸福,从这件事后,我见到父亲温柔之外的另一面,至今依然历历在目似乎就是昨天刚刚发生的事。那种临危不惧,那种担当,那种用生命保护我们的行为,在我幼小的心灵中埋下了一颗如何做人的种子。六十多年过去了,父亲屹立在风雨飘摇中的背影依然是那么地清晰。

每次聆听到刘和刚演唱的《父亲》这首歌,总是思绪万千,心潮澎湃,也会热泪盈眶。我们总是将父亲的严肃疑惑为距离,把父亲恨铁不成钢的严厉变成不理解,把父亲的沉默寡言误认为沉寂。其实,父亲的爱如同矿山,需要我们去挖掘和开采,一旦读懂父亲,那种深挚的大爱,会感觉似大海,如高山,同春风丽日。扪心自问,我们会发现父亲的每一缕白发,都饱含在对我们的牵挂,每一条皱纹的刻录着对儿女的担忧,父亲驼弯的背影依然支撑这个家的幸福……

愿天下所有的父亲“父亲节”快乐!


2017/6/17



我为许许多多的的父亲拍照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

作者:佚名
来源:王曙摄影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