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地传统村庄里一座座茅草顶高脚屋




桑巴岛的传说并非传统的末世论,

而是将以一种汹涌澎湃、卓越崇高的终极形式出现,

最终在身后留下混沌和死亡。



1. 令人神往的超级浪花冲刷着海滩…… 

2. & 3. Nihiwatu Resort度假酒店与大自然融为一体的别墅


小家伙个子不高,站在矗立海边的葬礼巨石旁,显得愈发矮小。高高挺立的石雕墓穴之间,椰子树的树荫下,都是他日常的游乐场。巨大的棕榈叶在印度洋海风的吹拂下有节奏地哗哗作响。小孩留着长头发,脖子上挂着象牙装饰,仿佛印度尼西亚版的森林王子莫格利。


小男孩挥舞着手臂向一对来自澳大利亚的冲浪爱好者打招呼。这对白人夫妇专门来这里寻找完美的海浪,他们手拉着手走在沙滩上,腋下夹着冲浪板。当他俩一头扎进海水中,小男孩一脸迷茫。


桑巴岛的传说并非传统的末世论,而是将以一种汹涌澎湃、卓越崇高的终极形式出现,最终在身后留下混沌和死亡……赤脚、上身裸露、头上裹着块红布,同样打扮的一个少年和一位长者走过来,他们用柔软细长的鞭子驱赶前方的水牛群,水牛是桑巴岛 Ratenggaro 村里唯一的外在财富象征。年长者是这个村子的灵魂、首领和萨满。我们向他致敬,他邀请我们一起走。


高脚屋倒映在珊瑚屏障庇护的碧蓝色小河湾中,海冲击着海岸,摔得粉身碎骨。竹楼尖尖的屋顶如铲刀一般指向天空,令人敬畏。一楼用来养猪,主人隔着竹子的空隙把剩饭扔进去。留着黑色长发的年轻姑娘们让人恍若见到高更笔下慵懒的人物。她们笑盈盈地捣米择菜。另一些姑娘正坐在木质纺机前全神灌注地编织漂亮的 ikat,这是一种用纯植物染料扎染而成的特色布料。


路上,老人把「神圣之石指给我们,不过绝对禁止触摸。零星几只小羊羔在墓碑之间悠闲地吃草。死者与生者毫无阻隔地共同生活在这座神圣的村落里。宽敞的竹屋门口放着一块稻草垫子,大祭司就坐在上面,我们放下非常讲究的传统祭品,有槟榔和槟榔叶、香料和珊瑚碎片。当地人每天用来把嘴唇涂成胭脂红色的东西含有多种成分,不仅有杀菌、消毒的作用,还会使人轻度兴奋,提高身体机能,不过也有可能导致使用者过于亢奋、失控,甚至毫无理由的暴戾,比如著名的马来西亚杀人狂。我们的到访颇受关注,整个茅草屋部落的人都跑来了。小孩们既好奇,又有点害怕陌生人,正跟小狗玩得欢。摆摊的老妇人上嘴唇里裹着挺大一块嚼烟,正忙着贩卖小象牙雕、用兽角做的首饰和金属刀。


整个村庄相当漂亮。宽敞屋舍内部完全围绕四根木柱来设计,柱子上面就是屋脊。没有水,当然更没有电。一个大篮子在炭火上方晃来晃去,里面放着正在烤制的肉干。这里是屋子的中心。烟雾从篮子里升起,慢慢攀上屋脊,那里栖息着先人的灵魂。随后穿过茅草屋顶,变成雾气,弥散在叶丛之中,最后一直升腾到祖先们俯瞰我们的天际。这就是古老的 Murapu 教—桑巴岛上延续始终的泛灵论宗教。


15 世纪,葡萄牙人和阿拉伯人来到这里,砍伐了大片檀香树林。20 世纪初,荷兰人的统治机构和传教士在此落户。然而,即使一部分人因为医疗或教育原因改换了宗教信仰,Marapu 教直至今日依然保持着活力,桑巴岛民的日常生活沿袭着古老的、甚至是远古时期宗教仪式的节奏。老村长用他因为白内障而变成浅白色的眼睛扫了我们一下,问我们有没有孩子。有个女儿。要是以前,我们可能会给她买两个玳瑁小手镯,不过现在已经找不到了,因为禁止售。我们遇到了几十个穿着校服的男孩和女孩,他们正在种满芙蓉树、九重葛和红木的道路上打打闹闹地往前跑,有几个停下来摆姿势让我们拍照。我们还捡到了孩子们的宝贝—从一个飞奔的小家伙兜里掉出来的翠鸟弹弓。远点儿的地方,好几辆面包车堵成一团,车身上显眼的地方印着基督教神殿里的圣人名字。


夜幕降临,

宰杀动物的献祭的时刻一点儿也不好笑。

这里没有现代社会的卑劣无耻,

却常常上演血淋淋的祭祀节日。


大卡车上载着乐手、水牛、鸡和猪。一家一家的人从车上下来。警察忙着指挥交通。好像一村子的人都来了。在这充满乡土气息的氛围里,我们突然觉得自己仿佛置身某座城市之中。我们应邀参加庆祝活动。其实这是个葬礼。几十个宾客坐在林荫道两边,悠闲地喝酒、抽烟、吃东西。大家穿着传统服饰,跟其它地方的差不多,也许更隆重一些。一名男子拿起麦克风,似乎在宣布新来的客人。


鼓乐声中,几拨人牵着一头身着节日盛装的水牛、一头猪和几只家禽,用来供奉祖先。男人们模仿战争的情形,挥舞着他们锋利的砍刀。今晚,动物们将被作为祭品宰杀,分发给不同的部落。桑巴岛的经济非常原始,通常都是利用出生、结婚、死亡等仪式上的祭品来建立和解除部落或村庄之间的联盟,这里的社会规范和准则其实相当复杂。夜晚,宰杀动物献祭的时刻来临,一点儿意思也没有。


这里远离现代世界的卑鄙可耻,却常常上演血腥的祭祀景象,甚至全村人都会陷入轻微癫狂。这样的情景可能会让向往简单、原始生活的卢梭主义者感到忧伤。我们一路上不是偶遇村子里的仪式,就是走进正在举行庆典的村庄。旅途有时并不舒适,道路颠簸异常。我们见到了好几个漂亮的市场,还欣喜若狂地欣赏到了纯粹的原始画面:绿树掩映的池塘边和无边无际的兰花丛中,妇女袒露着乳房喂哺一丝不挂的小婴儿,男人在耐心地给母马洗澡。


这里的酒店通常都很简陋。不过也有例外,甚至让人大吃一惊。一些热爱冒险的旅行家非常懂得建造惬意舒适的理想休憩之地。他们中的不少人都是刚刚从圣埃蒂安举家前来。在世界各地周游一圈后,他们决定在桑巴岛安营扎寨。Chantal 和 Philippe Boerie 夫妇创建的帆布帐篷营地新颖、时尚、充满现代气息,掩映在丛林之中。从 Watukaka Resort 度假村出发去骑马、潜水、高山徒步或着冲浪都很方便。


Ali Derdouri 也是 彻头 彻尾的法国 人,已经 在 桑巴岛上有些年头了。他在印度洋 Marosi 海滩建造的 Le Sumba Nautil Resort 度假村由若干错落有致的二层度假屋组成,每座小楼都拥有独一无二的视野。附近山上的村民仍然信奉 Marapu 教,一个个小村落在清晨的薄雾中若隐若现,海浪拍打着珊瑚海岸。


穿过木棉和柚木森林,桑巴岛酒店业的「翘楚」出现在眼前,也许说它是整个印度尼西亚的酒店翘楚也不为过。一个个茅草屋向大海延伸,海水在小岛最南端初升月亮的映照下闪耀着粼粼波光。这可不是某个新建村落,而是 Nihiwatu Resort 度假村。这里植被繁茂,32 座别墅点缀在面积达 230 公顷稻田和热带植物当中。绿树庇护的房屋、无比宽敞的套房和私人游泳池俯瞰人们走遍世界各地才找到的海浪。与此同时,这片豪华岛似乎并没有脱离这座被遗忘的岛屿。Nihiwatu Resort 酒店是桑巴岛上最大的雇主,拥有 320 名员工。这里也是一个基金会,除了积极抗击疟疾,还挖了 60 个水井,为 170 个村庄提供水源。5 家诊所慷慨地医治过 20000 多名患者。酒店附近村庄的学校的低年级学生每周可以吃到两顿丰盛的菜肴,还可以把其中的一部分带回家。桑巴岛就这样游离于时空之外,一会儿在这里,一会儿穿越到别处。不管怎样,这座岛屿正在转型,变成更美妙的人间仙境。


1. 位于村子中心的墓葬雕刻 

2. 小男孩和巨大的葬礼石 

3. 洗澡的水牛群 

4. 村子的首领和撒满 

5. 印度洋的传统捕鱼方式 

6. 水牛角是财富的外在体现




lofficiel.cn  我 们 期 待 与 你 相 逢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

作者:佚名
来源:时装男士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