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是有灵性的动物,如果压力太大,就会通过各种各样的方式来调侃社会、鞭笞丑恶、排解郁闷。这其中,今人所谓段子,不仅充满了幽默智慧,而且还有一种所向披靡的力量。因为它的传播速度,让人无法想象。即使在没有微信和互联网的时代也是这样。在这种情况下,社会的变革就会降临。纵然你是秦皇汉武,也抵挡不了这样的力量。

诸微友不要想入非非,我说的是大清王朝行将崩溃时的情况。

比如在《汪穰卿笔记》中,就有许多这样的段子。


在介绍这些段子之前,不妨先了解一下汪穰卿个人。

汪穰卿即汪康年(穰卿是其字),光绪年间进士。中日甲午战争后,他参加上海强学会。第二年,与黄遵宪创办《时务报》,自任经理,并延请梁启超担任主笔。该报为旬刊,辟有著、折、域外报译、京外近事等目,集中了章太炎、麦孟等一批著名人士,撰写了大量宣传变新、救亡存的政文章。汪穰卿除了主持报务外,也在表了一些提倡创办新式学堂、派遣留学生出国、展民族本主、呼吁民言论,他点新,文清新,吸引了大量者,在社会上生了巨大的影响。


1898年,他又在上海创办时务日报》,全力拥护清政府新政1901年《辛丑条签订后,俄奉天不撤,他通电中外,慷慨力争。后来,他还办过《京》、《》,是中国近代刊史上的云人物。


当时的中国社会虽然刚刚出现近代意义上的报刊,但是早年的报人对这个新生事物的认识却非常到位。汪穰卿认为,报刊的社会责任主要有四点:

一是督功能————“报章者,所以监督政府,而谋社会之公益者也。故于政府之得失,社会之利害,或誉扬而赞成之,或防维而纠正之,报章之职分宜然也”

二是启蒙功能——“夫振起社会,开民智,不能无望于报”也。

三是沟通功能————“使官之所,民无不知之。民有所苦,官无不知之。”

四是舆论能——“盖者,全国人之指南”,其作用“甚于火炮百倍”。


有了上面的介,我再看看下面的段子。

清朝末年,一位来自欧洲的女整容师在京开业,因为顾客盈门,生意兴隆,便有好事者对她说:您要是能给人整修心肝,生意将会更加兴旺。没想整容师回答说:我要是开个整心店,那就该关门了。好事者问其原因,她的解释极妙:这道理很简单,心肝好的人不需要我来整修,心肝坏的人,又怎么会来找我呢?看来,这位欧洲来的美女,对中国国情还是非常发解的。

如果说这个笑话还有中西合壁之嫌的话,那么下面一系列嘲讽和讥诮,则是地地道道的国货了。

辛亥革命前夕,关东发生鼠疫,京城为之震动。在防疫过程中,行将复灭的清政府曾经有过一些举措,比如成立防疫局,发布灭鼠令、打狗令等等。由于防疫局待遇丰厚,又是辛亥年遇上了鼠疫,人们便根据子鼠丑牛的说法调侃道:历来有寅吃卯粮的说法,如今又出现亥交子运的怪事,这可真是一付好对联啊。

对于当局所颁布的灭鼠令和打狗令,人们也是嬉笑怒骂,极尽其妙。例如有一则笑话说,狐狸遇上了老鼠,问起了事情的原委,老鼠回答说:狐兄啊,这实在是太冤枉了!世上偶然死了几个人,便硬要说与我们有关。于是不论我们有疫还是无疫,都在统统处死之列。您说,天下那有如此不讲理的事?唉,这也不知道是人遭鼠疫呢,还是鼠遭人疫!


另一则笑话更妙:现在的事是愈来愈奇怪了,人们连死老虎都不敢得罪,却拿老鼠来出气;气出不来,又要打落水狗了。但是我却得了一种奇怪的病,已经看不出狗和人的区别了

鉴于各自的利害关系,官场上对鼠疫的态度也迥然不同。据说在一个宴会上,邮传部的官员不无忧虑地说:如今京奉铁路或断或继,路局入息骤缩,倘若再波及到其他路线,就更不得了啦。外务部的官员却幸灾乐祸地说:外国人为了避疫都不出门了,他们的各种要求也顿然中止,倘若这瘟疫能够一直存在,使吾辈耳根永远清净,岂不大妙?

瘟疫肆虐,是危害到千家万户的大事。这些家伙整天花天酒地、吃喝玩乐不说,还居然昏聩到如此地步,真是不可思议。难怪有人在诗中愤怒地写道:

    杀鼠令虽苛,无如鼠辈多。

    蒸成疫世界,拢就鼠山河。

    鼠岂烧能尽,疫非药可瘥,

    欲求兹疫净,宝剑要重磨。

在这种情况下,大清王朝的灭亡,也就不可避免了。

 (苹果手机扫描二维码)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

作者:佚名
来源:智话智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