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者最近一直在追《人民的名义》,其中提到了一些国家机关,比如“最高检”、“反贪局”、“纪委”等等,这些都是我国现行的对官员的监察管理机构。笔者将带读者穿越到历朝历代,体验一下古代中国是如何对官员进行管理和监察的。


一.夏、商:刑不可知,则威不可测


夏商时期成文法典尚未成熟,多以“王命”为法律法规。夏商时期没有相对独立的行政立法,对官员的管理监察没有形成独立的制度,君主通过普遍的法律对所有臣民进行统治。《尚书·盘庚中》记载:“......颠越不恭......我乃劓(yì)殄灭之。”意即,如果狂妄放肆,违法乱纪,不服从国王的命令,就处以死刑,并灭绝其全家。《尚书·盘庚中》:“......暂遇奸宄(guǐ)......我乃劓殄灭之。”意即,诈伪、奸邪、犯法作乱者,处以死刑,并灭绝其全家。这两条是针对所有被统治者的。也有一部分是针对官吏的,《墨子·非乐上》记载了“巫风”罪,即官吏沉醉于歌舞,处以罚丝,即向官府缴纳一定数量的丝。



二.周:明德慎罚,德主刑辅


西周时期遵循礼治,对刑罚比较谨慎。礼治的基本特征是“刑不上大夫,礼不下庶民”,“刑不上大夫”赋予了大夫以上的贵族很多特权,比如,对贵族一般不处以残损身体的肉刑,必须处死者在郊外秘密执行等等。但这些礼遇不等于大夫以上的贵族可以不受刑罚制裁,官僚贵族犯重罪,特别是“犯上作乱”的重罪,是要严加惩处的。这体现了统治阶级在其他问题上对贵族阶级的纵容,在危机到统治地位的问题上却非常重视。对于官员的管理,特别是对鱼肉百姓的贪官的惩处,有很大的局限性。其根本目的是维护统治,而不是为了人民的利益。


三.秦:专任刑罚,重刑轻罪


秦法有两个基本特征,一是轻罪重罚,二是法网严密,对于官员的管理、惩处也十分严格。秦朝出台了大量的行政法律,有关官吏任免的主要有《置吏律》和《除吏律》,分别是任免行政部门官吏的法规和任免军事官吏的法规。国家行政机关对不履行义务而又没有触犯刑律的官吏,不通过司法程序而直接实施行政处罚。主要有两种,一是“谇(suì)”,即斥责;二是“赀(zī)”,即以财物赎罪。对触犯刑律的官吏,有三种情况,一是贪污,与盗窃同罪,罪刑很重,轻的服三旬徭役,重的砍去左脚,施以黥刑并服劳役;二是内外勾结,骗取国家的赏金和赐爵,比如把抓到的犯人转让给他人,使他人获取了职位的,处以耐刑,即剔去胡须的刑罚;三是玩忽职守,比如将领在战场上为了谋私利而斩敌首,将指挥作战的本职工作抛在一边,处以“迁”刑,即流放的刑罚。以上是法律规定的一部分刑罚,但是皇帝掌握了国家最高司法审判权,实践中还有许多比法律规定的更残忍的刑罚。


四.汉:约法省刑,与民休息


汉承秦制,并进一步完善,对于官吏的管理更加严格。汉初,国家动乱已久,因此以黄老思想为基本国策,约法省刑、与民休息。对于贪官污吏,却不与其休息。汉朝规定了“脏百万以上罪”,处死刑,弃市,即在人口集中的地方处以死刑。《汉书·文帝纪》载:“吏受赃枉法......皆弃市。”反映出当时惩贪的严厉性。此外还有“诬罔主上罪”、“上僭罪”、“谋反罪”、“巫蛊罪”等罪刑,都是处以弃市、枭首、夷三族等重刑的罪名。汉朝的行政立法和刑事立法大多是针对官吏的,而且都很重。我们熟知的司马迁,便是因言获罪,犯了所谓的“不敬罪”,在无钱可赎的情况下,要么死,要么辱,“所以涵粪土之中而不辞者,恨私心有所不尽,鄙没世而文采不表于后也。”为了完成“史家之绝唱,无韵之离骚”,他才选择了宫刑。汉朝十分重视监察制度,汉武帝把全国划分为十三个监察区,令刺史“掌奉诏条察州”,以监察官吏是否奉行诏令,秉公执法,以及有无建宅购田“逾制”的行为,并对有违法逾制的官吏给予惩罚。



五.三国、两晋、南北朝:贵族阶级的胜利


这个时期的法律特点是“世族门阀特权的法律化”。具体体现是“八议”入律,所谓八议,是指法律规定的八种人犯罪,一般司法机关无权审判,这八种人是:亲(皇亲国戚)、故(皇帝的故旧)、贤(德高望重的人)、能(统治才能出众的人)、功(对国家立有重大功勋的人)、贵(贵族官僚)、勤(为国家勤劳服务有大贡献的人)、宾(前朝的贵族及其后代)。八议是“刑不上大夫”的延续,三国两晋南北朝时期将其写入法律之中,使得贵族官僚的司法特权得到公开、明确而严格的保护。从此直至明清,八议制度历经一千六百余年而相沿不改。此外还规定了“官当制度”,即允许官吏以官爵抵罪。这些制度助长了官僚的气焰,政治腐败,官场风气很差。


六.隋、唐:至治之极,法制成熟


隋唐时期时中国传统法制的成熟、定型阶段。行政立法方面,唐朝建立了三省六部制,并十分重视御史台的建设工作,对官吏的行政失职、渎职、玩忽职守等行为,凡属职权之内的,可以当即处置,处置不了的封疆大吏,则直接报皇帝请求处理。官吏管理主要有五个方面,一是选拔制度(科举),二是任用制度,三是考课制度,四是监督制度,五是休致制度。当上官容易,做好官难,考课、监督制度至关重要。唐朝对官吏从品行操守方面提出了四项要求,即“德义有闻,清慎明著,公平可称,恪勤匪懈”,称为“四善”。此外还有“二十七最”,是根据不同的部门、不同的业务性质,对官员分别提出的二十七条具体的专业要求。如对司法官员的要求为:“推鞠得情,处断平允,为法官之最。”唐朝的中央司法机关包括大理寺、刑部和御史台,御史台是中央行政监察机构,也是中央法律监督机构,除了监督官员之外,还需要监督大理寺和刑部的司法审判活动,受理行政诉讼案件,是政治清明的保障。顺便一提,三国时期魏明帝创立了死刑复奏制度,唐朝进一步发展,创立了死刑三复奏和死刑五复奏制度,避免错杀无辜,冤枉好人,死刑复核权掌握在皇帝一人手中。这些制度对后世影响很大,比如现在的死刑复核制度,就是从唐朝传承下来的,我国目前的死刑复核权掌握在最高人民法院手中,使得下级法院审判中的纰漏可以集中处理,及时纠正。



七.五代:武将的时代,贪腐的温床


唐末五代时期,由于朝代、国家更迭很频繁,没有人知道乌纱帽什么时候会丢,所以官员们都想着在现在的位子上多捞一点,搞得民不聊生。《新五代史·杂传十三·安重荣传》记载:“尝谓人曰:‘天子宁有种耶?兵强马壮者为之尔。’”由此可见五代时期的武将十分嚣张,武将叛乱是社会动荡最大的影响因素。


八.宋:文人的天堂


宋朝的基本国策是强化中央集权。在中国几千年的历史中,君权与相权的矛盾一直存在着,并呈现君强相弱的整体趋势。宋朝为了削弱宰相的权力,将相权一分为三,军事权归于枢密院;财政权归于三司使;行政权也被削弱。权力的削弱减少了腐败的滋生,分权有利于限制官员的贪腐行为,使官员之间互相牵制。宋太祖经历过五代时期,深知武将权力太大对国家的不利影响,因此上演了一幕“杯酒释兵权”。宋太宗时期更是打压武将,提高文官地位。宋朝的皇帝都怕武将造反,他们认为,一百个贪污受贿的文官,都不及一个握有兵权的武将的危害大。这也造成了不利的影响,皇帝对贪官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要没有危及其统治地位即可。英国历史学家阿诺德·汤因比曾说:“如果让我选择的话,我愿意生活在中国的宋朝。”宋朝成为了文人的天堂。据说宋太祖在太庙中立了一块誓碑,其中有一条是“不可杀害文人及上书言事者”。对于文官来说,这是幸福的,但是却不利于国家对官员的监管,因为贪再多都不会危及生命,官员们自然有恃无恐。


九.元:你需要一个蒙古户口


元朝的种族政策对官制有很大影响。元朝实行“因俗而治,汉蒙异制”的种族政策,将被统治阶级分为蒙古人、色目人、汉人和南人四个等级。汉蒙异制在司法上由大宗正府掌理蒙古、色目人犯罪案件,汉人犯罪才由刑部审理。汉蒙异制的主要出发点是保证蒙古人的特权,元法赋予蒙古人在任官、刑罚方面一系列特权,反映了其民族压迫色彩。元朝官员的特点是权力很大,比如行省制,行省设丞相为长官,主管一地的军事、政治、财政各个方面,权力很大,且必须由蒙古贵族担任。同时,监察机构的权力也相对加强,御史台的地位空前提高,与中书省和枢密院形成了三足鼎立之势,御史大夫的品级提高到了从一品,且基本由蒙古贵族担任。元朝的种族政策影响了元朝的统治,元朝建国九十八年后即灭亡,与其种族政策不无关系。


十.明:官员的地狱


相比于宋朝的“文人天堂”,明朝可以说是官员的地狱。明朝的立法指导思想是“刑乱国,用重典”,朱元璋以元朝灭亡为殷鉴,确立了重典治国的基本国策,其目的在于最大限度地发挥刑罚的威慑力。其次,明朝以“明刑弼教”为立法指导原则,一改之前朝代“德主刑辅”的原则,以刑为主,以教为辅,先刑后教,重视刑罚。在这种立法思想的影响下,明朝创立了奸党罪、充军罪、廷杖制度等针对官员的制度,官员的俸禄也出奇的低,弄得“官不聊生”。朱元璋还废除了存在了一千五百多年的宰相制度,创立内阁制,但是内阁首辅实际上还是拥有宰相的权力。朱元璋是穷苦出身,幼时深受元朝统治阶级的迫害,对贪腐官员深恶痛绝,因此明朝的官非常难做。明朝的监察制度十分完善,有明一代,每一个朝廷衙门及其官员都有彼此监督的职责。中央设立的以都察院为主体、自成体系的专门监察机构,号称“风宪”衙门。明朝不仅设有独立的监察机构即都察院,还设有六科给事中,即吏科、户科、礼科、兵科、刑科、工科给事中,简称“六科”。六科独立于都察院之外,对所属部门单独行使监督权。六科衙门设在宫内午门前,日夜都有给事中值班,以示监督权的重要。除了中央监察机构,还有地方监察机构,包括巡按御史、按察使和布政使。司法机关包括刑部、大理寺、都察院,统称为“三法司”。其次是“厂”、“卫”特务司法机关,是明朝的一大弊政。明成祖设立东厂制度的初衷是“恐外官徇情”,本意是完善监察、司法制度,结果却逐步形成了恐怖政治,冤案、错案频出。


十一.清:详译明律,参以国制


清朝统治者提出了“详译明律,参以国制”的立法指导思想,即全面理解、吸收以明律为代表的汉族法律文化、法律制度,然后再根据满足自身的特点及清代社会的现实,制定适合清代的法律。可以说是“清承明制”,但是是部分继承。清代进一步削弱相权,强化中央集权。雍正设立军机处,彻底消灭了宰相制度,皇帝的权力达到顶峰。文字狱是清朝的一大弊政,康、雍、乾三朝的文字狱就多达一百余起。其他的司法、监察制度较明朝无大的变化,基本继承了下来。

从历朝历代对官员的管理、监察及司法制度来看,我国古代对官员的管理大体呈现出逐步严格的趋势,同时也是法制完善的过程。但由于封建专制的局限性,国家难以达到法制的最佳状态,仍以人治为主。若君主贤明,则政治清明,制度能够落实,官员自然不敢肆意妄为;若君主昏庸,则政治腐败,制度形同虚设,官员贪污腐败、鱼肉百姓,无所顾忌。在当代社会主义中国,自然没有任何封建专制的局限性,我党我国坚持依法治国的国策,习总书记执政以来,更是大力加强反腐倡廉的力度,为全面实现法制社会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作者:献乐;历史百家争鸣特约作者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

作者:佚名
来源:历史百家争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