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丨左夜(南开大学,我社专栏作者)


最近,朝鲜官媒点名指责中国“事理不分”,“对朝鲜自主合法权利和尊严侵害”,让我天朝人民哭笑不得。


中朝两国的友好关系跨越了几个世纪。明朝时期,因儒教长期浸润半岛,朝鲜士大夫皆以大明天子为君为父,其国王亦多不例外。尤历壬辰倭乱,大明予朝鲜再造之恩,此情日盛,此论益正。


但朝鲜仍然有国王想搞事,在大明与后金政权交战的时候,在两个政权之间搞平衡、搞中立,不去支援明朝对后金的军事行动,不敢得罪后金的铁骑。最终被朝鲜上下废黜,他便是光海君李珲。


光海君李珲乃朝鲜宣祖的庶二子。因生母恭嫔早逝,光海君便继为嫡母懿仁王后抚养。懿仁王后终年不育,使得嫡长子之位空缺,此为王朝国本之大忌。众大臣多次上疏宣祖立世子以固国本,若立储,则非光海军莫属。无论亲兄弟临海君,或另几位王子,或多或少有些劣迹。


有的王子因敲诈被弹劾,有的因随意杀戮而被斥责,其中尤其以临海君声名最为狼藉。于此相对,光海君自小便聪颖机敏,仁孝兼备,世子之位当仁不让。然而,宣祖多次推辞册封世子,光海君似前途暗淡。


李秉宪饰演的光海君


1592年,太阁侵朝,使光海君崭露头角。因国内长期战乱,日军战力非凡,登陆朝鲜后一路攻城拔寨,直指汉城。战事告急,众大臣再次上疏请求立储,以在危急之世巩固国本。宣祖被迫册封光海君为世子。受封翌日,施行分朝,宣祖北入天子之土,以存国本;光海君摄政本土,协明抗倭。


壬辰倭乱期间,光海君功勋卓著,深得各路义军及百姓青睐。又因宣祖贪生怕死,苟且偷生,与光海君形成鲜明对比。使得战后光海君之储位,异常巩固。然当朝鲜几次赴明,以求册封光海君世子之位,明廷皆拒,使得海光君对大明的心态发生了巨大变化。


万历朝鲜战争


明廷拒册封光海君,乃因大明出现了立储之争。明神宗欲立三子朱常洵为太子,却因逾越立长不立幼的祖制,受到满朝文武的反对。最终,明神宗迫于压力,立长子朱常洛(即光宗)为太子。因这事也是在1600年前后发生,使得明朝礼部坚持以立长不立幼为铁律,来拒绝册封光海君为朝鲜国王,并中意立长子临海君为国王。


从光海君被册立为世子至登基的14年中,大明先后5次拒绝册封光海君。这在整个李氏朝鲜历史上绝无仅有。在光海君于群臣一致支持之中继位以后,大明任然坚持立临海君为国王。不得已,朝鲜使节只得谎称临海君病重,不适合继位。大明为此还派出了使臣赴朝核正,朝鲜用大量白银贿赂,方才使礼部同意册封。


五次拒不册封,以贿赂换得王位,自李朝开国,不曾有之。虽然光海君在朝中各党派的一致认同、于王国百姓一致拥戴中继位。但经明朝这一系列动作,光海君对明廷心生记恨,并寻机背明而报复。


光海君并没有等多久,机会便来了。1616年,努尔哈赤建国,并向大明宣战。此时慌乱的不仅是疲于应付后金的明廷,朝鲜内部也开始了长达5年之久的伦理斗争。光海君本就对明廷心怀记恨,伺机背明,便实行中立政策,尽力友善后金。然而,这在朝鲜上下看来,是完全无法理解并接受之事。朝鲜予倭乱危机之时,大明出兵助剿,上至国王贵族,下至草寇黔首,无不恭心尊崇天朝。大明予朝鲜有再造之恩,哪怕舍生忘死,亦得尽力护主,此乃半岛时人真实想法。


辽东战事吃紧,明辽东指挥使多次致信朝鲜,要求派兵支援。朝鲜官员多支持即刻出兵,驰援大明。然而光海君则坚决反对出名助明,认为明军战力不及,应当明哲保身。最终,大明皇帝亲自降旨,勒令出兵辽东。此于朝鲜群臣莫过于君父之命,万万不可悖逆。群臣见字如面,高昂激愤,皆力求发兵,光海君方才被迫出兵一万余人支援。这一万余人不就便再深河之战中覆没,使得光海君更加坚信自己的判断与策略。


至1621年,后金陷辽、沈二地,彻底切断大明与朝鲜的陆路交通,努尔哈赤以强硬的态度要求光海君于后金与大明中二选一,并暗示其归顺后金。光海君亦更加倾向后金,不仅严守中立而使得大明于关外更加孤立,且资助后金,暗通曲款。群臣百姓,心系大明之安危,而自家国王却勾结蛮人,试图背明抛主,此人伦纲常之大不敬。随着光海君愈发背明亲金,全国上下人心亦愈发离他而去。


明与后金战争


事态愈演愈烈,于1622年发展至高潮。光海君将传达大明皇帝圣旨的使臣关在汉城之外,公然拒绝领旨,展现出背明弃主的态势。这于朝鲜上下来说,莫过于忤逆君父。此举激起群臣一致抵抗。备边司以天朝赐奖谕与金币为名,强迫光海君上尊号“建义守正彰道崇业”,这其中“义”、“正”、‘“道”三字颇为刺眼,以警告光海君莫忘记大明再造之恩。而礼曹更是借大明奖赏,“宠光出常”为借口,再次上颇具讽刺意味的尊号,羞辱光海君。


随着人心涣散,光海君的末日也愈发临近了。1623年春,光海君的侄子绫阳君绫阳君仅以1000千余众,便兵不血刃的推翻了光海君政权。政变受到朝鲜上下的认可,史家更是倾力赞扬,以称“仁祖反正”来定名此事。绫阳君以“忘恩背德”为首的四大罪名,用石灰烧瞎光海君双眼,并流放江华岛。此后,绫阳君坚定的同大明站到了一起。


其实排除民族视角,抛却光海君对明廷怀恨在心这一重要原因,从客观来看,光海君并没有大错,甚至富有远见。他随大明征战半岛,清楚明军之战力,若跟随明廷,意味着朝鲜将承受后金之愤怒,进而将朝鲜带入战争的深渊,使得国土再次被蹂躏。可是,在那个一心报大明再造之恩,任何不忠于大明之事皆为邪论的时代里,这种远见却是背离了主流的。


历史是循环的。在400年后的半岛上,又一位统治者曾被举国上下所抬起,而今又被举国上下所摒弃。他们都或多或少的因中原而下台,不同的是,一位是因富有远见,一位是鼠目寸光。


参考文献:

《朝鲜王朝实录·宣祖实录》,中国国家图书馆出版社,2011

《朝鲜王朝实录·海光君日记》,中国国家图书馆出版社,2011

黄枝连:《天朝礼治体系研究》(下),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1992

王臻:《朝鲜前期与明建州女真关系研究》,中国文史出版社,2005


---送福利---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

作者:佚名
来源:历史研习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