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兰分子对法国、美国等的恐怖袭击,实际上就是亨廷顿所预言的文明冲突,这个最终关乎西方文明的生死。


从2015年1月7日以来,在法国所发生的袭击的地点,都是经过选择的:


杂志社代表着什么呢?言论自由。对伊斯兰极端分子来说,对杂志社的攻击,意味着让你闭嘴,我来告诉你什么是真理;


剧院代表着我们的世俗文化享受,来自于古希腊,对剧院和体育馆的攻击代表了对希腊文明的弃绝;


超市则是一个公平交易的地方,对超市的攻击就意味着他们拒绝现代商业文明;


教堂更是代表了西方1500年的精神支柱。


所以这些攻击都是伊斯兰极端分子向西方文明的一个攻击,是一场文明之战,是西方以希腊文明和基督教为核心的文明,遭遇到伊斯兰极端思想的杀戮式攻击。

主讲人:张弛(广东外语外贸大学法语系教授)


主题:法国为什么频发恐怖袭击?


时间:2016年7月31日


主办:“世界灵敏度”广州论坛


我1995年10月去法国留学,2004年12月到广州工作,2012年10月再去巴黎第三大学(新索邦大学)做访问教授,又在法国待了一年。当我2012 年10月再去法国,坐地铁时我发现,地铁车厢里面已经没有几个白人面孔,大部分都是阿拉伯人跟黑人,仅仅八年间,法国的移民就一下增加到这样一个让人觉得非常明显的程度。而法国恐怖袭击的频发,恰好也是出在这个移民问题上面。


法国是一个移民国家


首先我们要了解一个事实:法国一直是一个移民国家。在古罗马时期,现今法兰西这一块土地叫高卢,生活在这里的人叫高卢人,高卢人是凯尔特人的一个分支。公元前40、50年左右,古罗马大将凯撒征服了高卢,把高卢变成了罗马的一个省,然后就往高卢移民。公元4世纪,日耳曼的多个部落入侵罗马帝国,罗马帝国崩溃,高卢被日尔曼的一个部落法兰克人占领,原来的凯尔特人被逼到了西部的半岛布列塔尼。法兰克人占领了高卢之后,把这块地方命名为法兰西亚,简称法兰西,所以法兰西的意思就是法兰克人的土地。


到公元8世纪、9世纪,来自北欧的海盗入侵法国西部,其中有一批海盗占据了今天法国西北部地区,把这个地方称作诺曼底,诺曼底的意思就是北方人的土地。于是在这个法兰克人的国家里面,西部是凯尔特人,现在西北部又增加了一个维京海盗的后代。


接下来的一千年法国基本稳定。到了19世纪后期,法国资本主义发展,而意大利仍然是一个落后的农业国家,所以很多意大利人背井离乡到法国去谋生,这其中就包括大家所熟悉的作家左拉的父辈。


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法国劳动力短缺,由于中国参加了世界大战,法国就要求中国派一些人去当劳工,中国大概派了14万劳工到法国的工厂农村,以劳动方式帮助打仗。战后大部分劳工选择了回国,有小部分的劳工,主要是浙江青田人,留在了巴黎,他们形成了法国最早的中国人社区。也是因为法国战后缺乏劳动力,引发了中国留学生的勤工俭学运动,当年周恩来、邓小平都是在这时去法国留学的。


1956年3月,法国先后同意突尼斯和摩洛哥独立。当年10月29日到11月7日,因埃及总统纳赛尔推行苏伊士运河国有化政策,引发英国、法国跟以色列的入侵,北非国家于是驱逐犹太人。犹太人在北非已经居住了上千年,这次大部分犹太人被驱逐出境,其中很多人被法国接纳,于是,大批犹太人被引入到法国。


紧接着,法国经济经过战后十年的恢复,需要大批劳动力,于是就从北非,也就是自己的前殖民地,大批引进劳工,于是大批阿拉伯人以移民方式进入了法国。1962年,阿尔及利亚独立,独立前后发生残酷的战争,很多阿尔及利亚人也流亡到了法国。


1979年的越南船民事件震撼世界。越南船民大部分是中国华侨,包括法国在内的西方国家接纳了很多船民。同一年伊朗伊斯兰革命爆发,很多伊朗的知识分子、政客流亡到法国。


1990年代,先后有来自浙江温州和东北地区的中国人以各种方式(包括合法和非法的方式)来到法国并长期滞留。同一时期,大批北非人、阿拉伯人和非洲黑人以合法或者偷渡方式进入法国。2012年叙利亚内战以来,数百万难民逃离,其中数十万将被法国接纳。


无论是法兰克人还是维京人入侵,他们最后都认同了基督教,整合成为一个国家。后来来自中国、越南的移民进入到法国后,没有能很好地融入法国,但是也没有给法国带来很大的问题。唯独穆斯林的融入,变成了一个很大的问题。


法国的人口普查不统计种族和宗教,所以法国有多少穆斯林,没有确切的数字。我个人估计在6000万法国人口中,穆斯林应该有1000万左右。2012年的10月份,法国总统访问阿尔及利亚,那时我在法国访学,听到广播里面采访在法国的阿尔及利亚人,有一个人就告诉记者说,你知道吗,仅仅阿尔及利亚人在法国就有320万。如果这个数字准确的话,穆斯林在法国的人数应该在1000万人左右。


可爱的法国人


法国是一个很理想主义的国家,法国的政客,法国的知识分子,都以法国在很多方面的人道情怀为豪。我举个例子,在很多国家,留学生的学费肯定比本地学生要高,因为你的父母没有在这边纳税。但法国不是这样,外国学生和法国学生付一样的学费。我在法国念博士,最后的注册费是300多欧元,和法国人一样。到现在法国人还是坚持这一点,他们认为受教育是每个人的权利,不应该强迫外国学生付更多的学费。这是法国人很可爱的一点。


外国人来了,无论是偷渡还是合法进入,法国人还是想办法让他们能够融入法国社会,比如提供免费的法语培训,提供免费的技能培训与就业指导,给地铁月票或者年票的补贴,给住房补贴,生孩子给生育补贴,上学给教育补贴,给孩子补贴午餐费,书本费,甚至每年新学年的时候给你补贴买新书包的钱。我当学生的时候打工,一个人打工只要打到70小时,就能够获得医疗保险。而如果一个人得到医疗保险,你的全部直系亲属都能够享受医疗保险。这些都是法国社会很人道的方面。


还有一些非法移民,比如说我认识的一些温州人,有时候他们请我陪他们去市政府,因为他们不懂法语,而且是偷渡来的,很多人已经60多岁了,有很严重的疾病,也跑到市政府去,说我没有居留证,没有工作,也没有钱,但我有病。市政府就给他开个证明,叫做绿纸,拿这个绿纸到医院看病免费。医生给你看病,去药房拿药都免费,市政府来买单。所以为什么很多的温州老人偷渡去法国?因为在法国可以养老,可以享受医疗保险。


还有,法国的政府部门之间互不沟通,比如说警察负责抓没有身份证的人,但不会把相关资料移交给其他部门作为执法的依据,各部门各干各的事情,被警察抓走是你运气不好。这些都是法国很可爱、很人道的方面。


融入的困难


法国努力地想让移民融入。但有些因素影响到移民的融入,以下几点有必要说一说。


首先,法国有法定最低工资,它的初衷是保护劳工,但实际情况是导致法国人特别是年轻人的就业率很低,移民的就业率就更低,为什么呢?因为青年和移民没有职场经验,而且老板给发工资的时候,还要另外支付48%左右的费用作为个人的养老保险、医疗保险。我有一个法国朋友,他的孩子失业,最后到伦敦教法语去了,他去伦敦看他的孩子,回来告诉我说,英国的失业率比法国低得多,因为英国没有最低工资。一个年轻人找到一个地方要他,开工资低他愿意,因为这样可以涨经验,在法国就不行。很多法国人到30岁都没有工作过,这已经成了很普遍的现象。可以说,政府是好心办坏事。


第二个方面,移民对法国社会的认同度低,基本活动都局限于自己的族群小圈子。我第一次在法国住九年,巴黎有两个中国人的China Town,一个在十三区,主要是1979年前到这里的华侨,他们已经融入法国社会;另一个在十九区,主要是温州人圈子,一个温州人到这个地方,可以一句话法语都不会说,因为在这里,理发、吃饭、购物等方方面面都是温州人做的,他完全不需要融入到法国社会里面去。


第三个方面就是玻璃天花板的现象。外来移民的后代,比如说温州的孩子,黑人的孩子,阿拉伯人的孩子,他努力学习,获得了很高的文凭,但他进入到社会上层的机遇还是比欧洲人长相的人要少得多,解雇的时候第一批也往往是外来移民。


还有就是,高福利降低了部分移民寻找工作的积极性。前面已经说了,法国有好多补贴,这里可以再补充一点。生孩子从怀孕的第五个月开始,政府就给你发营养补贴,一直发到孩子满3岁为止。我的女儿1998年在法国出生,出生前几个月法国政府就每月给孩子发大概将近1000块钱,发到3岁。1000法郎在1998年是个什么概念呢?当时我住了一个两室一厅的房子,租金四千块钱,政府给我补贴两千块钱,再给我的孩子一千块钱,就是说每个月我只要有一千块钱支出。


而如果你生了三个孩子,那么第一个孩子的钱没有完,第二个孩子的钱又来了;如果生五六个孩子,你每个月大概能够收到五六千块钱的营养补贴。这就造成很多黑人、阿拉伯人一个接一个地生。最后,一个不出门只养孩子的大妈,一个月收到的营养费比你在外面工作的工资还多,很多的黑人、阿拉伯人使劲生孩子,不去工作,靠政府的补贴就能够过得不错。这就造成这些人没有认真读书、获取新技能、融入法国社会的愿望。我在巴黎住的时候,旁边就有一个廉租楼,还有一个中学,在上午下午上课时间,会看见一群一群的阿拉伯人、黑人的孩子在那里闲逛、聊天、不上学。这会形成恶性循环。


法国移民政策的失误


从1970年代以来,欧美的很多知识分子和左派政客都崇尚多元文化。那么什么是多元文化呢?就是我的文化不错,你的文化也不错,我们谁也不要影响谁,各过各的,我也挺欣赏你,你也挺欣赏我,我们不要互相干预。这样一来,很多移民就有一个借口:我要保全我的文化,不去融入自己的所在国。


这个(关于多元文化的主张——编注)我认为是一厢情愿的,为什么呢?多元化共存的一个前提是各个文化中的人诚恳地认识到,我的文化不是绝对好的,这个世界没有最好的,大家都不错,我们需要互补,需要互相学习。所以我思考了一下历史,世界历史上只有我们中国古代实现了多元化,就是儒道佛互补,那么在外国没有实现过这个东西。基督教认为自己掌握了全部真理,伊斯兰教认为自己掌握了全部真理,而法国的、美国的左派知识分子都认为说,我们可以坐在一起各行其事,互不干犯,彼此尊重。


这就造成了一个后果:你很谦虚地想学习别人,但是人家根本就不谦虚。伊斯兰教就认为说,


我们是犹太教、基督教之后的终极真理,我根本不要向你学习,也不想对话。最终,所谓的多元文化就变成了引狼入室、与虎谋皮。


还有一个问题是政治正确,政治正确就是说,你不能够说别人比你坏,你不能够批评少数民族,你不能够批评外人,你不能够批评妇女,你不能够批评黑人,你不能批评阿拉伯人。你如果批评的话,就政治不正确。政治不正确表面上是尊重,其实是一种怯懦,是不敢面对现实。


在政治正确的压力下,法国的政客、作家、记者都不敢直面移民问题,假装形势一片大好。于是就出现一种荒谬的现象:一个法国人如果把一个黑人或阿拉伯人打了,全法国的媒体都会讨伐他;但如果一个黑人或阿拉伯人把一个欧洲人长相的法国人打了,大家就不报道,你一报道的话阿拉伯人、黑人就会说被歧视了。政治正确最终变成了一种鸵鸟政策,不能够面对现实问题,使得问题越来越严重。


另外,法国的司法惩治移民犯罪过于轻微。我所认识的很多温州朋友,男的女的都遭遇过被黑人、阿拉伯人的小孩打劫的情况,打劫以后跟警察局报案,警察局就是给你登记一下然后就不了了之了,从来没有下文。有时候黑人、阿拉伯人抢劫商店,被中国人抓住,扭送到警察局。扭送的人还在录口供的时候,抢劫的黑人、阿拉伯人已经被放走了。而且他们不仅是抢劫中国人,我也目睹过欧洲长相的法国人光天化日之下被抢劫,同样不了了之。显然,警察面对政治正确,也是一种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心态。


为什么法国遭到的恐怖袭击都是穆斯林移民干的


首先,法国的穆斯林移民及后裔基数庞大,刚才我说了,我估计有一千万人,这一千万人仅仅是阿拉伯的穆斯林。我们要知道,非洲还有很多的黑人穆斯林,最近几次法国的暴力事件里面,就有黑人穆斯林极端分子参与其中。如果加上黑人穆斯林的话,法国的穆斯林人数应该在1200万到1500万之间,也就是占了法国的6000万人口的将近四分之一。


第二个方面,法国是欧洲唯一立法施行政教分离的国家,没有国家层面的宗教,知识界左倾虚无主义者居多,既抵制基督教也质疑理性正义。共和国以人权、民主之名通过的许多法案被抵制,比如说禁止公立学校有宗教标志、同居合法化、同性恋婚姻合法化,都激起了宗教人士的强烈反对,尤其是增加了伊斯兰极端分子的仇恨。


第三个方面,伊斯兰分子对法国、美国等的恐怖袭击,实际上就是亨廷顿所预言的文明冲突,这个最终关乎西方文明的生死。从2015年1月7日以来,在法国所发生的袭击的地点,都是经过选择的:杂志社代表着什么呢?言论自由。对伊斯兰极端分子来说,对杂志社的攻击,意味着让你闭嘴,我来告诉你什么是真理;剧院代表着我们的世俗文化享受,来自于古希腊,对剧院和体育馆的攻击代表了对希腊文明的弃绝;超市则是一个公平交易的地方,对超市的攻击就意味着他们拒绝现代商业文明;教堂更是代表了西方1500年的精神支柱。所以这些攻击都是伊斯兰极端分子向西方文明的一个攻击,是一场文明之战,是西方以希腊文明和基督教为核心的文明,遭遇到伊斯兰极端思想的杀戮式攻击。


另外,全球化理论上让我们变成世界人,我们满世界飞,但是全球化从背面强化了我们对自己所在小圈子的认同。穆斯林移民的后代也面临着严重的认同危机,在脱离原来的文化背景后,他们要证明自己是一个真穆斯林,要寻找自己的身份认同,所以很容易被那些极端观点所吸引。


恐怖袭击短期内无法消除


在最近的连锁攻击之前,法国的舆论已经发生变化。2012年10月,法国著名的《费加罗报》公布了一个调查,问题是伊斯兰在法国的形象,43%的受访者认为穆斯林社区的存在对法国是一种威胁,67%的受访者认为穆斯林完全没有、或者没有很好地融入法国,68%的人认为穆斯林拒绝融入法国社会。


在2015年1月7日《查理周刊》袭击事件发生的同一天,法国出版了一部小说《臣服》,作者叫做维勒贝克,维勒贝克是一个名作家,曾经获得法国的龚古尔文学奖,龚古尔奖对法国人来说甚至超过了诺贝尔奖。维勒贝克在书中讲了一个悲惨的预言:2022年法国将全面伊斯兰教化。在前一天接受访问时他说,他这个作品绝对不是给极右政党国民阵线的献礼,他只是表达自己的担忧,他绝不希望法国变成一个伊斯兰教的国家。


在以前,如果一个作家敢写这样一本书,法国知识分子就会骂他是法西斯分子。但这一次,书出来以后,大家都赞同他,这说明政治正确的魔咒正在被打破,法国人开始正视现实了。


以前,极右的国民阵线主要吸引的是南部的农民跟失业工人,他们觉得外国人把我的工作抢了。现在,法国的很多精英纷纷加入到国民战线,往后,法国的政治会渐渐趋右,他们不仅会敌视穆斯林移民,也将会敌视所有的移民,包括中国人。


我个人认为,法国应该会在十年左右选出一个极右派的总统出来,会变得对移民更强硬。未来的世界会变成你打我一拳我打你一拳,成为这样的一个轮回了。


而恐怖袭击短期内可能无法消除。大家想一想,假设法国有一千万的穆斯林,哪怕有万分之一,就是一千人,一千个人随时可能在所有地方发动攻击,他们不是军队胜似军队,防不胜防。所以我认为至少在十年之内,恐怖袭击和爆炸随时都可能发生。从长远来看,穆斯林在欧美尤其在法国的数量巨大,可以通过选举进入议会,然后要求通过一些法案,比如要求所有的法国女人围上头巾,这至少是一种可能性。


来源:澎湃新闻


新手礼发放中



今日推荐


推荐阅读

点击大图 | 抓娃娃套路深不可测!2元1次,一台机器年收入秒杀白领


推荐阅读

点击大图 | 法兰西帝国的最后辉煌是如何破灭的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

作者:佚名
来源:中国经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