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态度的国际化家教指南

点击标题下方“少年学院”关注

授权转自公号“常青藤爸爸”

(ID:ivydad_ivydad)


全国的幼升小正在进行中,可谓几家欢喜几家愁。而上周末,上海幼升小事件被各路报道渲染得沸沸扬扬。众所周知,上海民办校条件好,资源优,出成绩,自然趋之若鹜,被大力追捧,学位难求是不争事实。但是,学校招生考察内容和方式奇葩到把家长们集中起来在线答题,以及要求填写祖父、外祖父、祖母、外祖母的学历和毕业学校,甚至对身材肥胖的家长拒之门外,只能让人无奈或感慨这是魔都特色还是中国特色的缩影呢?


(看着上面的红色倒计时步步逼近的脚步,你感受到了久违的紧张了吗?)



尽管上海市教委随后出了责改文件。但简单回顾,一言蔽之,其实不管魔都还是帝都,只要谈到孩子的教育,都少不了这两个关键词:

 

第一,拼娃,娃有没有天赋,或者说,家庭环境有没有条件带给娃天赋;

 

第二,拼爹(现在看样子还要加上神爷爷+神奶奶+神外公+神外婆),有钱有房都只是标配,真正能把娃们区别开的,还是看家长有没有“鸡血”的潜质


一边是广为诟病的各种升学体系倒逼方式,少年商学院微信曾分享《幼儿园里超前教育的危害,等孩子上二年级才真正爆发》引发强烈共鸣;一边是愈演愈烈的各种名校情结和鸡血家庭。不管你是否心甘情愿,必须承认,我们都被裹挟其中,只是,自己甘愿接受多少的问题。


今天我们和您分享一个朋友的辛酸史。她是墨宝妈,双重性格——既可骑马安天下,亦可洗手做羹汤,自称“女神和女神经的合体”,北京土著,有9岁女萌宝一枚,现在北京海淀中关村某著名小学就读三年级。是的,她就是当年成功搞定“幼升小”的超高门槛,后自动成为传说中让人“闻风丧胆”的“海淀家长”。


只是,经过了整整两年的鸡血洗礼,现在的她,对于鸡血、拼娃有了一番新的感悟,希望给更多和她一样——走在“虐娃”之路上的家长们一些启发。其实不管幼升小,还是小升初,我们都应该问自己:我们最后拼出的所谓“胜利果实”,是否让我们失去更多?如果是,那么我们今天应该如何补救?



前些日子我一直在反思,因为我和女儿的亲子关系,在过去的一年中,进入到了一个史无前例的最痛苦、最暴力的阶段。

 

奥数的魔咒

 

我是一个特别大大咧咧的母亲,在孩子进入小学之前,我几乎没有过多地参与过孩子的学习。


由于孩子的幼儿园抓的很好,加上她与生俱来的识字能力,让我觉得近乎天才,于是,我就在想:这水平足够混小学一、二年级了。而且我还发誓说:让什么奥数,这些变态的玩意儿见鬼去吧,我才不会给娃报呢。


后来的事实证明——


 

就在这样的心态下,我女儿在海淀一所知名小学当了一年的好学生。

 

现在看来,我比起那些先知先觉,恨不得从胎教就开始教孩子ABC、1+1的父母,真是差了很多很多。

 

回想起后来报“奥数”的初衷,还是源于一次与女儿关于“理想”的闲谈,女儿问我,“妈妈按你说的,如果我想当大法官或者大律师,最好要去英国留学,那怎么才能去英国读大学呢?我是不是先要进一个好的小学,好的中学?我现在已经进了好小学了,怎么才能进好中学?”

 

“嗯,这是个问题,妈妈要想想!”

 

一番功课下来,我才知道一件可怕的事:想进好中学,就必须拼孩子,使劲拼,玩命拼,拼到极致,怎么拼孩子?最简单的方式,在我们这个区,就是——学奥数!

 

海淀的小孩如果想上人X附中,X华附,X大附这些市重点,就必须学奥数。原因很简单——这几个学校之前是不参加划片派位的,那怎么才能进?怎么证明你家孩子更厉害?还是学奥数啊!

 

于是,在女儿二年级刚刚开学的时候,方才顿悟的我终于给她抢上了某著名机构的奥数班。自此,我和女儿就携手踏上了一条无形的大船。

 


陪跑的95%


为了更好地了解这个体系,我开始利用一切业余时间做功课,闯进各种教育家长群里去“偷”经验!一番功课下来,收获到了希望但同时也倍感失望。大家都在传“适合学奥数的孩子,只占5%。剩下的都是‘陪跑’的”。也知道了XX杯,尖子班,超常班,集训队……那一堆听起来就好像很厉害的专业名词。


同时,我又读了太多文章,主旨类似:在XX附,你将享受中国无与伦比的教育资源。为什么,我给你形象地讲一句啊,当你推开这所学校实验室大门的时候,你看到的是中科院的院士在微笑着等你

 

这样的话对我的影响太大了,或者说,它在很长一段时间中,都是我一个向往和动力!女儿并非在数学上有多大天赋,能不能在努力过后挤进那5%,我不知道,但为了可以挺进这样的学校,我只能去赌一赌!

 

随着越来越多地跟周围家长聊天、交流经验,我开始发现,原来在我身边,“海淀家长”和“海淀家长”也是不一样的:

 

第一类家长大约是因为足够有资源,足够有经济能力,所以,他们并不焦虑孩子的未来在哪里;

 

第二类是放手放心的家长,和我之前的状态差不多,但不厚道地说一句,他们大约要等到孩子小学五、六年级才开始顿悟,然后发现为时已晚。

 

夹在这两类中间的,也是最大的一大阶层就是我们这样的,得到过好的教育,也渴望孩子能接受好的教育,甚至是更国际化的教育,于是在当前环境下不可避免的,都争先恐后心照不宣地走在“虐娃”的大路上

 

这当中自然有我,我开始用一股巨大的热情裹挟着我的女儿,加入了庞大的“虐娃大军!”

 

孩子就像被抽干似的

瘫在床上


小二的孩子,能有多大自制力和动力呢?于是,上课的时候,我的笔记比娃记得认真,下课后我催着她完成一篇篇的练习。我想着如此坚持一年,怎么也得进个超常班看看吧?

    

刚进培训班,我们就赶上了一场大型的计算考试,我想都没想就给娃报了。到现在都记得,我送她到考场,考试开始前,我退出考场,老师把门关上时,她看着我的那种紧张的像只小鹿的眼神……特别特别的紧张,说是恐惧都不过分的眼神。

 

而这一切在我看来,只是因为她缺乏“锻炼”,缺乏考试经验!紧张害怕又如何,我心里明白,这才只是一个开始!


为了收集更多的“资料”、“信息”,我加了各种群,每一个id头像背后恨不得都是品德兼优,次次都杯赛一等奖,名师随便追的神娃们。自己家的孩子在这样的比较下瞬间变得一无是处。在这样的焦虑催使下,我俨然觉得若再不努力,就没有明天可言!

 

如果你只是觉得海淀的家长拼奥数?那就大错特错了!我们不仅拼奥数,还在拼语文、拼英语!好多家长甚至会给孩子同时报三到六个奥数班,以时间换分数!我听到最夸张的一个例子,一个孩子同时报了六个不同机构的奥数班,且都是高端班型!我想象不出来这样的孩子每一天是怎么过的,但是我知道,我和我女儿的暑假是怎么过的。


 

我清楚地记得:二升三的那年暑假,整整15天的时间里面,我向公司请了年假。每天早上送她学英语,她上课,我在附近找个咖啡厅架上电脑工作,中午带着她赶到中关村上奥数,晚上继续转战清华上思维课。


连续不断的15天!而北京的夏天,气温高达40度的夏天,我们就用公交,出租车,脚,丈量着每一步辗转各大机构的路程。每一天回家,孩子就像被抽干似地瘫在床上,而我也只能等她入睡后才获得片刻的宁静。

 

不得不说,这么拼了一年,孩子的成绩的确有了进步,她考到了梦寐以求的奥数高端班,五年级的英语课文也能看懂,大语文学得也有点样子了,但在这背后,是我用巨大的金钱、精力、时间,还有……血淋淋的亲子关系换来的


危机爆发

 

我女儿从小就特别依恋我,是那种粘在身上都不愿意下来的。但我突然发现,现在的她不太和我讲学校的事情了,开始逃离我,甚至开始怕我,那种眼神上的怕!过去的这一年里,我好像完完全全被焦虑占据,也把这种焦虑传递给了她



她开始利用课下的时间和同学疯玩,利用这一天中仅有的时间逃避作业,逃避我的严厉。可她不知道,她越是这样,我的掌控欲就越强。于是,比之前更猛烈的各种盯,各种催,哭哭喊喊,打打骂骂!

 

我清楚地记得:有一天我检查作业的时候,看见她写的字实在太丑了,其实她可以写得很漂亮的。三万公升的火气让我一边说一边骂,最后直接把书给撕了。撕完我还撂下句狠话:以后你要不好好写,我见一页撕一页!!!

 

第二天,班主任发微信给我:今天孩子没带书,我问怎么回事?孩子说起你们昨天的事,眼泪哗哗,哭个不停。

       

就这样,打打骂骂,风风雨雨,我和女儿极疲惫地过了一年。我们被焦虑、不安、成绩、各种培训班弄得疲惫不堪。


女儿成绩越来越好

我们俩也渐行渐远

 

转机出现在那样一个晚上——像往常一样,下班回家照例检查她的作业。结果发现满篇的错题,英语单词也没有背下来,好像积累了很久的辛苦和怨气,一下子就爆发了!


但那天有点例外,我说不清为什么,没有像往常一样去打骂孩子,而是静静地走进了书房,关上门,然后开始不能自已地嚎啕大哭。这哭声里有委屈,有无奈,有心酸,有辛苦,也有无助。哭过之后,我意识到,跟女儿,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否则我们之间的关系真的会崩溃,再也补不回来了。

 

然后,我开始听很多心理老师的讲座。我记得有一位老师在讲座中问:究竟是孩子重要,还是成绩更重要?

 

是啊!我也在问自己,如果我的女儿考不上重点中学,她就不是我的女儿了么?她真的就一无是处了么?或者说,她还未开始的人生就无可救药了么?

 

我重新审视我自己,是不是在为了我的面子,我的自尊,我的未来在焦虑,然后把这样的焦虑压到了我的孩子身上?!

 

这些年,我耳边到处是报了三个超班,甚至跨了三个年级的孩子,我的眼睛里、心里装了太多“别人家的孩子”,这些别人家的孩子,让我忽略了我的孩子。我有多久没表扬过我女儿了?是不是一个音念错超过三遍,我就发怒了?

 

于是,我从那些以报班、虐娃、追求一个孩子报六个奥数班为荣的各种群里抽离出来了!逃离那样的让我焦虑的环境,开始重新思考在过去的一年里,我们的亲子关系为什么会得到历史性的毁灭?重新思考一个问题:是一所好大学重要,还是我爱她更重要?我把她带到这个世界上的使命是什么?就是为了让我虐么?让我以学习的名义来虐她么?

 

我记得一个闺密曾经和我说:任何事情都可以再补救,只有亲子关系,一旦毁了,就真的毁了!所以,我收拾我的焦虑,我的欲望,我的面子!以陪伴、尊重的姿态重新做女儿的朋友!因为分数和幸福、好的人格比起来,什么都不是!

 

我要重新找回,我当初对女儿的承诺——我唯愿你成为你自己,那个独一无二的,更好的你




均衡时间,认真倾听


意识到问题之后,我和女儿重新筛选了课程,合理均衡了课程时间,我也强迫自己只是在一个安全范围内陪着她。如果她这节课感觉很好,进展的顺利,我就会离她远一些,让她有充分的空间来自由发言。我开始倾听,耐心地听她想说的,包括我不想听的,我不爱听的,我都耐着心去听。在这样的过程中,女儿的情绪明显得到了舒缓。

 


同时,我也努力地让她在学习中找到成就感。陪着她一起读书,背诗,背单词,用自己的“弱”,让她感受到她的“强”

 

渐渐地,孩子开始对感兴趣的课有了期待,我们之间的“争吵”也越来越少!

 

我不断地告诉自己:明天的事情,明年的事情,三年以后的事情,我们都决定不了。我们能决定的只有今天,今天即在,我们就好好把握!

 

写下这些,是为了提醒我,也是拿我血淋淋的经历告诉所有的父母——给孩子们一些空间,别这么焦虑,因为明天,不是世界末日。没上最好的中学,考不上最好的大学,不是世界末日,而我们的孩子只有这一次长大的机会。

 

和女儿共同走过的这两年,让我不断地在思索什么是教育?我对于孩子的“初心”是什么?著名哲学家雅斯贝尔斯在他的《什么是教育》中写道:


“教育的本质意味着:

一棵树摇动一棵树,

一朵云推动一朵云,

一个灵魂唤醒一个灵魂。”

 

我渐渐意识到,真正的教育是让孩子人格健全、知识结构完整、有求知欲、创新能力、探索能力,而不仅仅是某一门学科的建立与完善。所谓的拼娃,在我看来并不是争一时的短长。人生是一场漫长的马拉松,在小学阶段,真正的教育应该是知识结构、学习习惯的习得与养成,让他们拥有一个健全的人格。就像刘瑜在《愿你慢慢长大》中说的那样:


愿你有好运

如果没有

希望你在不幸中

学会慈悲

愿你被很多人爱

如果没有

希望你学会宽容!

 



作者与授权


本文授权转载自微信公号:“常青藤爸爸”(ID:ivydad_ivydad)。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欢迎转发到朋友圈。欢迎在右下“写留言”与少年商学院用户朋友分享交流。


少年商学院微信相关文章


超前教育的危害,二年级才真正爆发

宁可孩子成绩烂,也别送他去补习班

犹太父母为何坚信“上补习班是最大的浪费”

真正的放养,是先点燃孩子的内在驱动力

没送你上补习班,真的错了吗?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

作者:佚名
来源:少年商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