媚眼随羞合,丹唇逐笑分。

风卷蒲萄带,日照石榴裙。

——何思澄


最近,帝都的饭局让一些痴迷马赛克影像的人重新回到了文字阅读,那些对于女性的描写,给了读者无限的想象空间。

世人批评文章存在物化女性的嫌疑,这一点小胖不反驳,可中学课本里的“指如削葱根,口若含朱丹”又该作何解释。

事实就是,古来圣贤皆寂寞。

看到柳树就说像少女的发丝,看到玫瑰就说像少女的脸蛋儿,看到山峰……

能驾驭饭局这种集智慧、人文、社交、厚黑学于一身的场景的人,必定文字造诣颇深。

古代文人中,柳永、唐伯虎、杜牧、白居易都是青楼的常客,“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先贤们用实际行动告诉我们“搞文字之前一定要学会搞妹子”。

生活在民国的徐志摩虽然没有青楼可去,但也没妨碍他搞妹子,张幼仪、林徽因、陆小曼都是他情史中不可磨灭的过往。

“我的肝肠寸寸的断了。今晚再不好好的给你一封信,再不把我的心给你看,我就不配爱你,就不配受你的爱。”

小胖有理由相信,能写出《沙扬娜拉》、《翡冷翠的一夜》,跟徐志摩长期写这种撩动傲娇女的情书有莫大的关系

小胖昨天也参加了一个饭局,只不过是被女同事骗过去的。本以为要化身爱与正义的黑夜骑士,可到了才发下,原来要和三个妹子一起陪领导。

勉为其难接受吧,这波也不亏。

同样是帝都的饭局,小胖就吃不出前辈们的那种感觉,最多也就是和那位大佬一样,来一句:wo cao。

阅历尚浅,惭愧,惭愧。

中国古代,除了那几位命硬的目无王法的女人外,王侯将相历来都是男人做。可是,这些人的脊梁骨却不怎么直。王朝兴衰更替本非一人之过,为毛要全怪到杨贵妃、武则天、慈禧的头上。

大概和这饭局一样,吃得心满意足就是“环肥燕瘦各有不同”,吃得差强人意就是“聒噪、轻佻、不识抬举”。

你看,连质疑用的都是别人的话,看来还是因为没有搞过妹子。

互联网江湖 / 八卦 / 大佬 / 内幕

商务合作QQ:2591160079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

作者:佚名
来源:科技头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