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没关注我们

怎么算口味最刁钻的一只?



曾经,在April眼里,我妈是这样的:



温柔又善解人意,


善良又体贴入微。


直到有一天,我发现在她眼里,我其实是这样的:



保持尴尬而又不失礼貌的微笑同时,我惊觉自己“温柔”的妈妈已经把日子活成了段子


金句频出的她,总有那么一刻把我怼地哑口无言,忍不住感叹自己还是too young too naive。



01


我(盯着床上的玩具猪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

作者:佚名
来源:一只LITT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