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  生活中,我们很难找到一段完整时间进行整本书的阅读,信息获取大都来自于互联网碎片化阅读。但这似乎很难帮助我们建立完善的阅读体系。下文作者李天飞认为,阅读类似于星球聚集,首先要有一个强有力的磁力“内核”,即经典读物的透读、精读,这样通过碎片化阅读获取的知识也可以轻而易举地被“吸附”。

注:本文获授权转载自“李天飞”(ID:litianfei99)

文丨李天飞   编辑丨李臻


1


前几天在网上讨论如何读书。


有人说碎片化阅读很好,可以利用碎片的时间看看微信文章,增长知识;


也有人说就要定好计划,一本一本完整读下来,这样才有条理。


这个问题,贫道有一个小时候的故事。


  • 贫道小时候喜欢自己做玩具,而且不喜欢买现成的玩具,什么军舰、飞机、赛车,都是自己手工DIY出来的。


  • 11岁那年,想做一艘军舰,缺一个小铁片,一时又找不到合适的。于是想了一个办法,找了一块磁铁,用绳子系着它,出去玩的时候,在身后拖着走,希望能吸上一些什么东西。


  • 一来想碰上合适的铁片,二来也只当好玩,所以一路上故意不看它。等回到家,拎到眼前一看,大吃一惊。


  • 因为那块磁铁已经膨胀了好几倍,变成了一个巨大的刺猬!上面螺丝、螺母、铁丝、铁片、弹簧甚至钢珠,七七八八,无所不有,都是这一路上吸附上来的。


我把这些东西清下来,不但找到了一块合适的铁片,别的七七八八的东西还充当了很多做玩具的材料。


这件事启示了11岁的我,因为我发现,迅速找到这么多玩具材料(现在看当然是废品),前提是有一个强有力的内核。


后来又发现:先凝聚一个内核,再慢慢吸引周边的物质,最后形成一坨巨大的东西,上到星云恒星,下到细胞原子,似乎都遵从这样一个规律。解放前的根据地,也同样遵从这样一个规律。



自然界中,就几乎没有一种生命体,它身体的各部分物质是均匀分布的。


而且这坨巨大的东西,一般都是越往里越密实,越往外越稀疏。是分了明显的层次的,例如我们的地核,占整个地球质量的31.5%,体积却占地球的16.2%。而外面的大气层,体积远远大于地核,质量却连地球的亿分之一都不到。



死的知识,死的物体,都是类似中药铺、图书馆似的栅格化的简单阵列。甲乙丙丁,ABCD,只便于满足普遍的用户机械检索,而对于个体分不清主次。


活的知识,活的生命,都是类似星球、原子、根据地似的非均匀坨状聚集。它一般都有一个质量密集的内核,有一层相对疏松的中间层,还有一层发散的不稳定的外表。


读书,或者知识体系的建立,也是一样。在阅读之前,最好先花一定的精力,精心培养起一个强有力的内核。然而再开始阅读其他的书,这样会事半功倍。


这个内核,一般可以是一部经典,而且一定是自己感兴趣的经典。在一定的时间内抓住一本书,将它通读、熟读、精读,试图搞清楚里面所有的细节;限于条件,搞不清楚的,也要知道问题在哪里。因为你对它感兴趣,所以就不会厌倦,不会感到为读书而读书。


它可以是《论语》、《史记》,或先秦两汉典籍中的任何一部。也可以是四大名著这样脍炙人口的著作。或者是一部著名的西方经典。总之要满足两个条件:


第一,自己绝对感兴趣。


第二,除了自己之外,要有足够多的聪明人研究过这部书。


有时候,书本身已经不是目的,看这些聪明人怎么读书才是目的。


当然,像《AutoCAD实用教程》、《网页设计基础与培训》、《格力空调使用说明书》这样讲技术的是不合适的。


我们开始研读这部书,要熟悉它的文字,熟悉它讲的故事,熟悉它的作者、它的时代,熟悉后人对这部书作出的各种各样的解释。


阅读这些解释,等于和这些聪明人在同一个话题里对话。了解他们是怎样看待这部经典的。可以不认同,但不能不知道。


当这些知识完全被我们吃透,一颗磁力强劲的内核就形成了!因为既然是经典,那就一定不像空调使用说明书,而是和人类的其他核心知识紧密地联系着的。这是成为经典的必要条件!


它周身散射着无形的磁力线,只要把它放在满是知识的大街上,就会为你吸附各种各样的知识。


如果我们永远散漫的读下去,永远没有一个内核,那么这个知识体系是缺乏力量维系的。


在接下来的时间内,只要阅读,就可以经常发现:


  • 诶,这不是我看的那本书里的啥啥啥吗?


你会看到与这部书相关的、相似的、相反的各种知识。相关的用来延伸,相似的用来印证,相反的用来思辨。每延伸、印证、思辨一次,你对两方面的知识都加深了一层思考。


在这部书的范围内,别人不可能忽悠到你,因为你是最棒的;而且,别人很难在别的领域忽悠你。因为天下的书都是相似的,懂得其中一部的道理,往往可以连类而及。


2


有人说贫道喜欢看书,也看了一些书。其实贫道所熟的,只有一部《西游记》而已。这部书在古代,连四库全书都进不去,就是一个网络小说似的东西。


除此之外,贫道还熟悉一部书:王力先生的《古代汉语》。这部书贫道是拿来当工具使用的,里面所有的字及字的解释,贫道都背过。


贫道可以说,对《西游记》所有的细节,有非常的自信。


如何善用这种自信?讲讲西游故事固然可以,但有点浪费。基于对《西游记》的自信和精熟,可以用此为内核,把这个范围慢慢扩大。比如:


  • 孙悟空之于哪吒—哪吒之于毗沙门天王—毗沙门天王之于敦煌壁画—敦煌壁画之于敦煌学——敦煌学之于中外交通史——中外交通史之于玄奘法师;

  • 孙悟空之于石盘陀—石盘陀之于敦煌学——敦煌学之于中外交通史——中外交通史之于女儿国的进贡——女儿国之于母系氏族社会——母系氏族社会之于社会学;

  • 花果山仙石和创世纪神话——创世纪神话与女娲——女娲与《封神演义》——女娲与骊山老母——女娲与世界各民族创世纪神话;

  • 太上老君之于老子——老子之于早期道教——早期道教之于张天师——张天师之于天师道——天师道之于上清派——上清派之于法术修炼——唐宋之后的道教法术;

  • 《西游记》与民间宗教——民间宗教的发展史——太平天国与义和团——现代民间秘密社会——正统宗教、邪教与现实社会的关系;

  • 玉皇大帝之于昊天上帝——昊天上帝之于天帝——天帝之于汉代的“天”和太一——汉代的“天”之于禘祭——禘祭之于商代祭祀——商代祭祀与《诗经·商颂》——商代祭祀与《左传》的回忆——《诗经》与《左传》、《尚书》的关系——《封神演义》与商代祭祀(又转回来了);

  • 车迟国虎力大仙是怎么求雨的——道教雷法是怎么求雨的——汉代董仲舒是怎么求雨的——求雨为什么儒家也求道家也求——董仲舒儒学到底讲了些什么——《西游记杂剧》里唐僧为什么也会求雨——《太平广记》里僧一行也会求雨——求雨法术是否佛教密宗也会——密宗到底在中国发生了什么样的影响——《西游记》是否受了密宗的影响(又转回来了)。


循着每一个分支,我们都可以走得很远,玩得很爽。可以带出许许多多我们不曾见的书,不曾听过的知识。而它的起点,无非是一本耍猴的故事而已。


这是竖着玩,还可以横着玩:


  • 《西游记》与吴承恩有无关系——吴承恩和李春芳有无关系——李春芳与明代政局——明代政局与明代道教明代文学的关系;

  • 《西游记》和丘处机有无关系——丘处机与全真道——全真道与内丹修炼——内丹修炼在明代的影响;

  • 《西游记》和心学有无关系——心猿和心学——心学和王阳明——王阳明在明代的影响——清代人是怎样看待心学的——心学在今天的社会有什么价值;

  • 《西游记》的诗文到底怎么样——《西游记》这位作者看过哪些书

  • 唐僧与玄奘法师——玄奘法师与慈恩寺——慈恩寺与高适岑参杜甫的题咏——(这个箭头就射到诗歌文学那边去了);

  • 唐僧与玄奘法师——玄奘法师与慈恩寺——慈恩寺与长安城——长安城与《长安十二时辰》——《长安十二时辰》与辛德勇的长安城研究——长安城研究与唐代政治——唐代政治与玄奘法师归国后的活动——高宗与武后朝政治斗争(这个箭头就射到唐史那边去了)。


横着竖着都玩一遍之后,就可以慢慢把纵横交叉的地方焊上:


  • 《西游记》里有民间宗教——道教最初也是产生于民间信仰——二者有无相似之处——民间信仰在传统文化中起到什么样的作用?

  • 董仲舒的儒学到底讲了什么——“天”在董仲舒儒学中的地位——“天”与玉皇大帝

  • 唐代的政治斗争——政治斗争与佛教和道教。


交叉编织加电焊,知识就牢牢地被附着在这张大网上了。大网一层包一层,并且有了知识的填充,层层大网逐渐变成了一种海绵式的多孔结构。


而且,这张网是开放式的,永远不会被一个界限所限制。随着这张网的扩大,留出的接头和空白节点越来越多,网眼也越来越密。


这个时候,里面是一颗内核,外面是一层网状的海绵体,就可以开始碎片阅读了!这些随手获得的碎片,会牢牢粘在网眼上,而且在磁力线有条不紊的指挥下,排列成清晰的顺序。



再往后,居于深层的网眼,逐渐被更多沉淀下来的知识填实,海绵体逐渐变成了密集组织;居于表层的网眼,继续捕捉、继续填实、继续沉淀、继续生成新的网眼……


理论上说,只要人的寿命够用,这是一个可以扩张到无穷的结构!


碎片化阅读得来的知识,绝大多数都会填充到网眼,这就是碎片化阅读的最合理的去处!否则的话,那只是一个垃圾堆。


3


第一个核的初步创建,大概需要半年,后期维护大概需要三四年,而它的使用期限,却是一生。


其实,当初步创建完成后,碎片化阅读就可以随之进行了。吸来的东西,可以沉积到核上,也可以放在外围。


然而任何内核的磁力都是有限度的,如果感到磁力不够,当然没有关系,就在这张网上找一个知识聚集多的地方,重新制造一个新核出来。


对于《西游记》这个原始的核而言,下一个核,可以是民俗学,可以是宗教学,可以是明代文学……


不要害怕第二个核会很费劲,有了第一个核的建立经验,第二个核的创建时间起码会缩短一半。依次第三个、第四个会继续缩短。


人有两种生活,一种是现实中的生活,一种是知识中的生活。


拥有一个核,知识的生活会很开心;拥有五个核,足以成为有所建树的专家;拥有十个核……


如果大家有时间,不妨看看钱钟书先生的《管锥编》,那是一坨硕大无比的海绵体,以及不下二三十颗强劲无比的核。


黄侃先生所谓的“扎硬寨,打死仗”,同样类似这样的道理。


有人问:那你为啥不一上来就研究商代的祭祀呢?为啥不一上来就研究社会学呢?


还有人质疑我:你解读《西游记》(或《封神演义》),当然应该完全从原著出发,扯那么多外面的干什么?有助于我们了解剧情吗?


答案是:前者比起《西游记》来,是高高飘在天上的,和现实比较脱节。除非从小有接触或很有缘分,否则人性很难对这些抽象的东西发生浓厚的兴趣。后者给自己限死一个范围,那就给自己找了一个天花板,是永难有突破的。


除非是对“纯学术”感兴趣,那么切入点最好是既能够到天又能够到地。


我们要种的,应该是一棵上通天下接地的通天树,而不是空中无根的飘蓬,或者趴在岩石上永远长不高的苔藓。《西游记》的法术变化毕竟只是小说家言,而从中体现的今天社会仍然存在的问题:宗教问题、民众结社、民间文化……却是更应该拿出精力关注。


有些文史专业的学生,毕业论文写完后都还给老师了。这些不乏有意思的内容,比如“三礼之学在某某朝代的重构”的,“某朝代目录学成就”的……原因很简单,就是很被动地找了个题目,导师能指导的,写完之后毕业,并没有化作自己日用所需的知识。


也有写谁是西游第一妖,如来都拿他没办法的,也有写西游记惊天秘密,观音菩萨竟然和谁谁谁有暧昧的。这些看过一乐,点击化为流量之后,也没有化为日用所需的养分。


求知,在于对知识的兴趣;在于毫无利益关涉的好玩;在于对未知世界的本能和冲动。


许多人都知道《浮士德》有这样一句名言:


  • 理论是灰色的,

  • 而生命之树长青。


然而很少有人知道,这是魔鬼靡非斯托说的。而靡非斯托的上一段是教一个希望求知的学生学习各种知识,起初这个学生听了神学法学文字逻辑,都昏昏沉沉;最后魔鬼要教他学医,说学了医学之后就可以在姑娘身上随意乱摸:


  • 满不在乎地捏一捏纤腰,

  • 瞅一瞅她裤带是否紧扎。


学生听到这里,才大喜过望。


求取知识源于生命的冲动!如果没有这种冲动,不如去吃吃喝喝。



外滩教育联合复旦大学中文系博士、

专栏作者与小说作者“猫老师”袁坚,

推出一门专门教授小说阅读方法的课程。

适用于绝大部分虚构类作品,

帮助学生了解小说的基本结构,

从多个不同的角度解析小说文本,

提升多元思维。


点击下图 了解更多 

 

 点击阅读原文,进入外滩微店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

作者:佚名
来源:外滩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