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桐胜《汶川记忆》


2008年的5月12日,无情的地震造成了巨大的山体滑坡,将北川中学校园(新区)和300多名在校师生一起埋在深深的泥石里,幸存下来的只有一面国旗、一个篮球架和23名在球场上课的学生。而今天,是5.12汶川地震的九周年纪念日。


时间就是吞噬自己尾巴的一条蛇,我们身在其中,永不知何所谓始,何所谓终。 时至今日,我们想心平气和地介绍一组日本摄影师Shiho Fukada拍摄的汶川地震,她的画面含蓄凄凄,既客观真实又不感官刺激,对鲜血和尸体保持了最大的克制。


我们谨以这一组图祭奠在地震中死了并转世的孩子们。


悲伤过度的父母

2008年都江堰市,聚源中学。一个母亲握着在地震中丧生的女儿的小手

2008年都江堰市,聚源中学。哀伤的家长为在地震中死去的孩子烧纸。

一个母亲展示她的孩子照片。

在地震中,失去亲人的姐妹俩。

地震后的一次悼念。

在地震中失去孩子的父母们开始徒步游行,要求政府高官对豆腐渣危房进行调查。

一张废墟中的书桌。


Shiho Fukada还为在地震中失去孩子的家长拍了一组肖像。


相框中10多岁的小孩,都是死在了倒塌的教学楼里。家长拿着小孩的照片,在他们遇难的地方拍下了这种刺痛人心的肖像。每一张肖像背后,是一条鲜活的小生命和一段哀伤的故事。


杨仲春(音)抱着10岁女儿的照片。

一位农民大伯抱着女儿遗照。


“2008年5月12日,我失去了我的孩子,这几乎夺走了我的一切。那场地震导致大约7万人死亡,还有很多人至今下落不明。这其中就包括大约9000个被倒塌教学楼砸死的孩子。为什么学校这么脆弱?这些受害家庭大多数是农民家庭或是外来务工家庭。”


吴先芳(音)拿着10岁女儿的照片站在教室里。

张发明(音)和赵正茵(音)拿着12岁女儿的照片。

两位母亲分别拿着自己孩子的照片在学校的废墟里。她们都仅有一个孩子。

张华山(音)拿着12岁女儿照片坐在教室里。

70岁的黄清太(音)拿着11岁孙子的照片。


2008年,那些深入灾区的中国摄影师们也曾把一幅幅令人震撼动容的照片通过他们的视角和思考传递给了我们,让我们铭记这些感人或悲恸的瞬间以寄哀思。


邹森《母爱·地震》


邹森是一名消防员,在挖开泥土的瞬间,他和队友都被眼前的一幕感动。邹森说:“既然他们已去,我们要记住地震给人类带来的灾难,也要记住人类的大爱——母爱。”


赵青《四川大地震幸存者》

张克纯《地震中的狗》


28岁的张克纯以志愿者身份进入绵竹,在汉旺某家属区一栋呈90度倒塌的房屋中,看到一条被拴在阳台上无法逃生的狗。“当时现场的人都是泪眼朦胧”。


《地震中的狗》以非同一般的视角,刻画了自然的无情的自然灾害带给人类世界的颠覆与冲击。


陈庆港《走出北川》


陈庆港:“记住北川,是一件非常痛苦的事情;而忘记北川,则是一件永远都不可能做到的事情。”


张桐胜《汶川记忆》


5·12大地震后北川中学幸存下来的部分学生。灾难使他们坚强、成熟,更有使命感。震后他们的生日集体改成了5月12日。


九年是一个周期,是一个新的轮回,也是一个可以深情回顾、冷静反思的字眼。今天是5月12日,2008年汶川地震到现在已经九年了,也许生活仍在继续,但记忆却从未抹去。有时候人们需要亲眼所见,来体会这当下发生的一切。




- End -


版权 | 浮图网


编 辑 | 黄怡猫

覆盖千万文艺生活实践者

• 文艺连萌 •

我们终将改变潮水的方向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

作者:佚名
来源:浮图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