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几天我去美国试驾福特GT,回来时发了一条微博:



写这条微博的原因,自然是回应那些质疑声——说我试这些“高大上”的车是脱离群众、浪费时间。确实,去一趟美国试福特GT,前后耗掉四五天,再算上去上海体验另一款超跑蔚来EP9又用了两天,那一周的时间,我就基本耗在了这两款“不接地气”的超跑上。


实际上,最近的大半年,但凡我出国试的车,都是这类“不接地气”的居多——原因一来是这类车在国内很难试得到、试得尽兴;但我还有更深一层的动机:接触这种车,可以让我站得高、看得远。



关于福特GT,有些故事我没在车评里分享(这种全球媒体试驾会的信息量都很大的,但受限于大家都不爱看太长的视频,只能狠心浓缩),这里再插叙一下:


产品说明会上,福特高性能车部门首席工程师Jamal Hameedi讲述了这款福特GT的开发故事。Jamal说,福特内部一直希望在他们1966年勒芒历史性夺冠的50周年纪念时刻,做一个特别的“献礼”,这里献礼就是重返勒芒,最好还能夺冠。


工程团队着手研究用当时福特手里的性能旗舰——野马GT350去跑勒芒。然而他们很快发现了野马的先天不足:车体太大,光车身风阻就输了一大截。于是开始有人萌生设计新一代GT的想法。


一开始,福特高层并不支持这个项目。少数设计人员在地下室里,试探性地设计新一代GT的车身造型。但高层看到设计出来的车身模型时,被这个别树一格的外形打动了,批准了新GT的项目。为了赶在50周年参赛勒芒,GT的赛车和量产车完全平行双线研发。同时为了防范引起对手的警惕,整个项目高度保密,开发几乎没有离开过地下室。所以当全新一代福特GT在2015年的车展亮相时,全世界都大吃一惊。



福特GT诞生的原因是赛车,没有赛车就没有它——历史上的很多经典车都是这样。


2016年勒芒,福特派出全新的GT赛车参战,在竞争极其激烈的GT组别一举战胜了法拉利等强手,果真在50周年纪念日重夺了勒芒冠军。Jamal分享道,当时他就在现场,夺冠的那一刻,在福特工作了26年的他从没有那么自豪过……


这是一名工程师讲述的开发故事,融汇了浓浓的激情与自豪,还贯穿了历史、技术、研发、赛车等领域的汽车文化积淀,很让我动容。


Jamal说这个故事的动机,相信也是和我一样——告诉大家他们为什么要打造这么一款“不接地气”的车——并不是“不务正业”,而是有“大意义”在背后推动着。


说完福特,再说说同一周内我接触的另一款相似的车——蔚来EP9。它也是这周的话题热门,因为它刚在两天前刷新了纽北赛道的历史最快圈速记录,6分45秒90,堪称“纽北最快量产车”。


有网友就问了我,这两款车有可比之处吗?它们哪个更厉害?



事实上,福特GT和蔚来EP9有不少相似之处:它们都是以赛车技术为支持来研发;它们都用上大量代表未来的新技术,如碳纤维、可变空气动力;它们都以“不惜工本”的心态来打造,售价都超越了人们的正常预期——福特GT卖45万美元,蔚来EP9更“号高达148万美元。


它们最大的不同是,福特GT来自一家百年汽车大厂,有深厚的历史积淀和技术功底;而蔚来EP9来自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全新中国互联网造车企业,论技术积淀和品牌背景,比福特要弱得多。



我特别找了这个位置和福特GT拍了张合照,因为这是它身上一个具有历史突破的细节设计——把极致空气动力学思维,融入了车体构造里。


和蔚来EP9的合照就没这么“机心”了,这车能开上一把,就已经很满足。


即便如此,在我看来蔚来EP9还是一款非常优秀的车。虽然量产化程度远没有福特GT高(不光是成本控制,还包括安全性能、生产线的建设等),但产品设计水平还是比我预期高很多,绝不是在一台赛车的构造上套个壳儿那么简单。要成为当今世上的纽北最快,对于整体技术实力的要求,也绝不是说说那么容易。



有人说EP9是套壳的赛车……我想说,光这个壳的设计水平就极具高度。

有人揪住EP9的极简内饰说它不算量产车……我认为一台以破纽北圈速为开发目标的车,这样的内饰本身就显得很有技术含量和思想高度。


一定有人质疑:做这种销量寥寥的小众产品,耗费的人力物力财力是不是没有意义?我的看法是:不!


对于这种通过打造顶级超跑来拉高技术和品牌天花板的做法,我是非常赞同的。从厂商自身角度,研发顶级车型,可以对前沿技术做探索与实践,对员工高阶能力的培养有极大好处。而且有一款精神领袖级的产品,对于品牌形象、员工和用户的自豪感都有显著的提升作用。


超级汽车人见人爱,是最好的品牌使者。


而与赛车挂钩,既是给项目设定清晰的挑战目标(做管理的人都知道有明确的KPI才能把事做好),也是培养团队不畏困难、在重压下挑战、协作的绝好平台。在福特GT和蔚来EP9的例子里,一个是要去勒芒夺冠,一个是要成为纽北最快,都有非常明确的目标,而最终都实现了,所以我认为它们都非常成功。



YYP过去几年也组建了自己公司的赛车队,深深体会到参与赛车,对于团队能力、信心和自豪感的培养都非常有好处,这是在一般日常工作环节里很难获得的体验。



所以,对于一家汽车企业,无论你的主打产品是买菜车还是高级车,跑赛车、造超跑,都绝不会是“不务正业”。环顾四周,哪个国际一流品牌没有造过顶级跑车、参与过顶级汽车赛事?不用数了,没有。


所以中国的自主品牌,都应该认真考虑这个方向。造超跑可以留到下一步,但可以先从投身赛车运动开始。而且,不该仅以商业宣传为目的去赛车,应该把自己的人和技术投入进去,立足长远的技术积累和收获经验,才可能像福特那样,成为技术积累深厚的百年大厂。



让我高兴的是,自主品牌并非没有这方面的意识,像吉利、海马、江淮,这些年来均有相当力度地投身赛事。而蔚来除了造出EP9,还征战世界级的FE电动方程式并夺过中国车队的第一个世界冠军,已经可歌可泣。


还是我这句话:这些顶尖的产品和汽车文化,就是汽车工业百年来进化的原动力。不是所有的人都只顾温饱,总有一些人会去书写历史。


YYP也许不能改写历史,但我也希望能参与记载历史。所以顶级的汽车,我依然会密切关注,不会放过向它们学习的机会。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

作者:佚名
来源:大家车言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