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按

一年12个月份,12个星座,每期12位诗人,从今年第3期起,《青春》杂志“星座诗群”栏目上线了。除了刊发上述定位内容,本刊公众号也将陆续推出当期诗人更多佳作。



本期星座:金牛座


坚持己见而又爱憎分明,

向往美好,憧憬未来。

保守不迂腐,执著不顽固。

乐天派的金牛座

打开了诗歌的另一扇大门。




何小竹,1963年5月8日生于重庆彭水县。出版有诗集《梦见苹果和鱼的安》《回头的羊》《6个动词,或苹果》《时间表》,小说集《女巫之城》《他割了又长的生活》,长篇小说《藏地白日梦》等。现居成都。





何小竹的诗


听乌夜啼


点开微信

再点开乌夜啼

以为是昨夜风兼雨

原来是一首古琴曲

我马上松弛下来

任凭两根黑色的耳机线

将若隐若现的声音

输送进我的大脑

我其实不懂古琴

对乌夜啼这词牌

也不甚了了

我只当是一个人的私语

被翻译成了音符

所以,听得极其认真

但不知道

这认真是对的

还是错的



千年等一回


好像就是这样的

白娘子,你说得太对了

这段时间来

那个旋律就一直在脑海里回荡

这感觉外国人不懂

我们懂


注释一下

白娘子即白素贞

千年蛇妖

我,许仙

西湖边上手拿雨伞的

一介书生



这是最后一秒


我想到了海豚

腾挪的时候

你的乳房

潮湿而又灼热

我因窒息而膨胀

有死的感觉

“这是最后一秒”

我挣扎着,向下

寻找你的嘴唇



冬天


这个冬天是我喜欢的

或者说,我从这个冬天

开始喜欢上了冬天

我不是喜欢它的景色

比如雪景,冰雕

这些在我的生活中都没有

有的只是日常的琐屑和言语的缠绵

你一句我一句,把漫长的冬天

拉得更长

这就是我喜欢的

那个始于秋天的激情

经过漫长冬天的消磨

依然如一盆暗火

保持着持久的温度



如果是这样


如果是这样

那么春天就是

一个有毒的季节

就像一般的人

将要进入冬季一样

把自己裹起来

小心翼翼

那么,我也决定

不对春天抱有好感

严阵以待,抵御

春风和阳光的侵袭

直到我们的冬天到来

嗯,这期间

难过之时

是可以抽一支烟的



修树枝


下午,与中茂、洁尘夫妇

去看了一个朋友的画展

回到家离吃饭时间还有两个多小时

便拿了剪刀和锯子上屋顶

为梅树和柚子树修树枝

有两年没为它们修枝了

它们是花园中长得最高的两棵树

我想让它们变矮一点

少一点枝叶,不要那么茂盛

倒不是为了好看,而是节约养分

屋顶花园的土壤本来就薄

长那么高没什么意义

说起来,这些被修掉的树枝

也是长了两年才长成的

但我一点都不可惜

反而充满了快意

我想梅树和柚子树它们也不会有怨言

顶着那么高那么多的枝叶

不也挺累挺烦的吗

帮它们修枝,就像给人理发一样

我突然想起我也很久没理发了

既然春天来了

何不也去理个短发



这一次的春天


今天一天

我都在留意

春天出没的痕迹

我其实从没像这样

在意过这个季节

或者说

从没把春天这个词汇

如此放在心上

但今年不一样

它显露在周围的

每一个痕迹

我都刮目相看

从中辨认出

哪些是危险的

哪些仅仅是隐藏危险的

一种假象

通过今天的观察

我发现,只要是树上的花朵

都是可信赖的

地上的草,那些

枯黄中带点绿色的

问题也不大

至于阳光

能够躲避一下直射

多在斑驳中侧身

并均匀呼吸

就可以了


刚刚听到的好消息是

烤箱已成功烤出了

可口的土豆

这一次的春天不会有事了


星座诗群往期文章:

双鱼座·田暖 | 阿毛 | 鸣钟 | 黄玲君 | 刘畅

 安琪 | 曾纪虎 | 杨章池 | 车前子 | 梁雪波 

尹丽川 | 张小美 | 李敢 | 吕德安 | 杨庆祥 | 林子懿 


白羊座·苏丰雷 | 田文凤 | 尚仲敏 |

 冯晏 | 袁玮 | 彭先春 | 鲁羊 | 

阿固 | 冷眉语 | 秦三澍 | 余秀华 | 赵俊 | 颜梅玖


金牛座·阿垅 | 宗树春 | 缎轻轻 | 苦海 | 韩东 

莫鸣小猪 | 施茂盛 | 龙少 | 翟永明 | 吴常青 | 涂拥

独家签名本

朱庆和《山羊的胡子》签名本

39.9

购买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

作者:佚名
来源:青春文学月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