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刘军,非主流国学研读者(本文为原作者授权使用)

一部西游千场梦,百回故事万个坑。

剥茧抽丝解局笼,慧眼洞穿佛道争。

谈古论今寻常事,妙笔生花不凡功。

跟随白马取真经,畅读西游悟人生。

孙悟空以《金平府人民的名义》掀开反腐大案之谜(上)

唐僧取经的命运注定是步步该灾,甚至有时候会遭遇无妄之灾,在天竺国金平府,唐僧就倒了这样的一次霉。三个犀牛精在金平府修炼千年,每年正月十五才跑出来一次,刻意COSPLAY一下大佛爷,骗点香油喝,唐僧自己就送上门去了,你说这不是倒霉催的吗?可也就因为唐僧这一次无意中受难,却引出了一个天大的贪腐奇案。孙悟空以《金平府人民的名义》开始艰苦卓绝的破案工程。

按照原著里简单看,三个犀牛精每年冒充佛爷名义骗取金平府一千五百斤酥合香油自己享用,今年不但收获了香油,还有意外收获,虏了唐僧,还曾扬言要把唐僧切片蘸着香油吃。

看来三个犀牛精真的是对酥合香油情有独钟。

可故事结尾却出现了一个很大的破绽,无法自圆其说,那就是孙悟空带着天庭四木星宿围剿青龙山玄英洞后,在洞府中缴获了大量的财物,原文为:“有许多珊瑚、玛瑙、珍珠、琥珀、琗琚、宝贝、美玉、良金,搜出一石,搬在外面,”这就奇了怪了,那么多金银珠宝都翻出来,香油哪里去了?那可是一千五百斤,满满三大缸啊!

很显然,三个犀牛精并没有自己享用酥合香油,而是做了个二传手,刚刚到手的酥合香油已经转送给背后最需要的人了。他们也只是背后这个神秘人的傀儡,在前面每年参加一次化装舞会罢了。

那么问题来了,三个犀牛精背后的主使者到底是谁呢?

想要知道三个犀牛精的后台和来路,那就得先来挖一挖,背后这个主使者每年都要一千五百斤价值五万两的酥合香油到底要干什么用?按我们正常理解,酥合香油应该是一种可食用的芝麻油,味道香美,还是上等的燃料,在供奉神佛供桌上的油灯里最需要这种高级香油。要是从这一线索分析,道派和佛派都有可能是犀牛精的后台,因为道观和寺庙都有对上等香油的巨大需求量。所谓香火、香火、除了香花宝烛,油灯也是神佛两派都不可或缺的资源。两教互撕,其实争来争去的不也就是为了香火吗?

但事实可能会让所有看官大跌眼镜,酥合香油能点灯只是作为油脂的基本功能之一,它不是普通的高级香油,真正身份却是一种极为名贵的香薰精油。酥合香油又名苏合香油 梵语sturuka的汉译,主要产于大食报达(Bagdag,即今巴格达的异译)、吉慈尼(Ghazni)、弼笆罗(Berbera)、麻离拔(Murbat)和大秦等地,这是中国人最早知道的蕃香之一,我国古代史籍《续汉书》、《粱书》、《本草图经》、《名医别录》多有记载。《诸蕃志》卷下记载:“苏合香油,出大食国,气味大抵类笃耨,以浓而无滓为上,番人多用以涂身。闽人患大风者亦仿之。可合软膏,及入医用。

当我们了解到酥合香油真正功能是涂抹香薰时,我们可以放开脑洞,想象一下,神话世界里有谁的形象是一身香气,浑身散着黄金般的油光?

不用问,只有佛教的造像里才有金身这一形象,而且如来佛祖也曾亲口说过在大雪山闭关修炼成了六丈金身。所以证据表明,灵山诸佛日常的光辉形象就是依靠涂抹酥合香油来保持的,只有人间泥胎的造像为了模拟出灵山诸佛的金身,才用金箔来替代。

如果悟空的调查根据这些证据可以下结论的话,本案基本可以定性和终结,但事实真的是这样吗?背后是否还有更加强大的黑手呢?咱们下期再说。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

作者:佚名
来源:白马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