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大选刚刚尘埃落定,三星跟着就宣布全新核心高管任命书,表态速度之快,令人佩服。经过朴槿惠闺蜜门、三星Note7爆炸案后,三星已经经历了长达半年的混乱时期。

在这期间,太子李在镕被捕入狱,崔志成、张忠基等这样在技术市场上有着奠基贡献的老牌功臣,也受贪腐事件牵连不得不集体离职。韩国政治格局还未确认,三星就需要表现成一个干净的无党派。有污点的未来战略室不得不废除,重点突出联席CEO制度,来抹除单个高管过往的政治背景。

不过,好在韩国人民用最快的速度选出了新任总统,这不论对韩国民众还是三星来说,都是一个大好事。

——大家终于可以明确下一步的目标与规划,原来所有的错误现在都有办法找补了!

新上任的三星中国区负责人权桂贤,与文在寅属于同一党派,在卢武铉政府时期在韩国的外交部门工作。2005年,李明博上任,权桂贤则加入三星负责海外宣传工作。

而三星的宣传策划与未来战略室一样,是三星统管整个集团的重要部门。与未来战略室经常发生贪腐行贿事件不同,国际大公司的宣传策划部门,经常会吸纳大量的前政府外交官员。对于韩国这样的多政党轮换选举的国家来说,新政党走马上任老一代人事就会被进行一定程度的更换,这一部分官员有一部分会选择进入跨国公司任职。特别是外交部门的官员。

而国际大公司则看重这些官员的法务能力、公关能力,通过他们参与政府间的外交活动从而拿下一些优势项目。这些高管的身份具有半商半官的性质。

权桂贤现在能升任三星中国区业务负责人,基本就是这一原因。

权桂贤曾在2015年12月,这个美日韩安保条约商谈的关键时刻,被三星以副社长的职称,调任负责东南亚、西南亚相关业务。

当年的副社长权桂贤

在发达国家,法制比较健全,政府官员一般都是法学出身,公司与政府之间的法务对接也最为频繁,法务出身的政府公关公事公办是合法且被许可的。欧美许多国家的大公司高管,经常成为日后总统候选人,经常出任一些政府重要部门的高级官员。

但三星还有一手,三星很早便促进韩国政府策划了“产业园区”的发展模式,三星便经常以未来经济发展研讨的理由,进行政府公关,中间没有明确法务保障,经常出现各种贪腐事件,这是被长期诟病的原因。所以三星的“未来战略室”与宣传策划部门,是整个公司最为重要的部门。

三星的“未来战略室”因为朴槿惠闺蜜门的贪腐案,在韩国的检察组入驻调查中,今年2月底正式关闭。而三星集团的所有企划宣传活动都被统一控制在子公司“第一企划”手中,在“未来战略室”已经被关闭的情况下,合理合法的企划宣传部门成为了整个三星集团的第一权力部门。

这一次的高层调整,全部集中在这个第一权力部门。原本负责三星战略营销办公室的李圭喆,就像当初的权桂贤一样,被“流放”到了东南亚。

在战略营销办公室主任这个核心位置上,安排了一个执行副总裁崔炯植上任,原本风言风语的长公主李富真没有任何动静。要么崔炯植来头不小,要么只能说三星是铁定要给李在镕了。

在这样的高管组成下,公司高管经常会带着各种各样的使命进行办公,以至于当地选拔的二线高管们的流动率就会变得非常高。

乐视挖来的一众三星高管

早两年三星的高管经常跳槽到高通、Google、亚马逊;去年乐视拉大旗的时候,包括执行总裁、CHRO、CMO在内的一众三星美国高管集体跳槽到了乐视;今年乐视出现资金链问题,联想伸出援手补救,顺便也收割了一大把三星高管。

各国的大公司老板都很有政治觉悟嘛!

此次三星高层洗牌,其实从去年朴槿惠闺蜜门刚刚爆发就已经开始布局,无论是清除污点高管还是政府公关亦或者是战略宣传,都对随后舆论走向政党大选对垒做出了预备。

昨天(5月11日),三星新任命的中国区负责人权桂贤,其实早在今年2月就被调任到中国负责三星S8的整体宣传事宜,权桂贤还有一堆在东南亚的下属跟随一同上任的。只不过在近6个月的密集人事调动中,由于政局不定,顾及朝中各派元老的关系,不能过早公布。

韩国新任总统夫妇

此次韩国大选,文在寅重组的民主统合党从一开始看起来就胜券在握,但对于保守建制派来说,刚从联合国秘书长这一“正球”级位置上下来的潘基文,是最后的杀手锏。如果韩国再突发重大状况,潘基文必定要出面参选。

处在朴槿惠的丑闻之下,潘老选择按兵不动,等待下次时机也是顾全大局的选择。

现在尘埃落定,一切朝前看。

三星已经大换血,配合文在寅政府的新外交要开始上马了。

那么也意味着,李在镕快要出狱了。这效率!

文/水上焱

科技新知(ID:kejixinzhi)原创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

作者:佚名
来源:科技新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