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文一篇。

因为今天是母亲节。




我去巴黎那年夏天,我妈决定当个艺术家。每日做十字绣、插花,引得小区众阿姨登门,投之以绣品,报之以茶叶、桃子和新包的马兰头拌香油加肉馅饺子。


那时我想,她归隐山林,放下旧日纺织厂、工业园、汽车销售那些江湖峥嵘刀头舔血的岁月,回家老公胖狗热炕头,相夫教狗,端的是好,为世界和平做出了卓越贡献。为了礼乐熏染其心,特意给她iPad里下满了乌兰托娅、降央卓玛、邓丽君和费玉清。那时妈妈满面春风,说她学了一套五行健康操,每天下午去小区花园跳,我说甚好甚好,我给你下载个《最炫民族风》,你就带着听,乖,啊?




可惜我见识浅薄,没看透我妈老当益壮的潜力。金鳞终非池中之物,猛虎怎能久落平阳。等我再次回家时,情况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原来我妈妈那五行健康操+《最炫民族风》,煞是了得。先是她某下午持iPad在小区花园闻机起舞,有俩老太太背手伸颈,侧头看着;不料那操得五行之造化,诱天地之生灵,又有《最炫民族风》助威,老太太们不小心听一耳朵,如饮醇酒、赛吃蟹黄,情不自禁也手舞足蹈。一传三,三传八,八传十五,十五传二十二。截至到我回家之日,已有三十四位阿姨奶奶婆婆婶婶入我妈彀中,每日下午,随我妈脚踢北山恶犬,拳打南林刁猫。每次她们问我妈这五行操秘奥,我妈总笑而不答,莫测高深,云山雾罩,更令老太太们钦服。



我爸说,我妈也是造福世人。比如,今天有个老太太说,肩周炎好了;明天有个老阿姨说,腰不酸了;后天一个阿婆声如洪钟,说能睡竹席了,不犯竹席风了——大夏天,这可是积了老德了!某日我妈正在家抱着iPad打游戏呢,咚咚有人敲门。开门看时,是竹席风好了的老太太,送来了亲手包的粽子,有糯米,有肉馅,有赤豆馅。老太太臊眉搭眼,大意说一向蒙徐老师照顾,甚为羞赧;人非草木孰能无情,多包了十几个粽子送给徐老师,大下午人多不好拿出来,特意上门来送。我妈感佩之余,坚辞拒绝。老太太急了,说徐老师你哪怕不喜欢吃粽子,也体念我一把年纪爬六层楼啊!



我听了这消息,暗叫一声不好。我妈这人,心比九天高,命和她削的豆腐干丝那么薄——所以她每次要做拌干丝,都是准备好三合油、豆腐干,然后朝我爸一声狮子吼:“快来!”顺手拿菜刀背拍一下砧板——命里带火光,无论在纺织厂、在皮革有限公司、在工业园区还是在汽车销售处,这里按住那里火起,处处放光明。真是鹰视狼顾,必非池中之物。如今她一朝得势,真如潜龙遇水、猛虎见羊,岂不是又要奋起?真是洪太尉误走妖魔,又让我妈杀到世间来了。


我问我妈:妈,为什么老太太们问你五行操具体啥用途啥原理,你不说?
妈答:我都是跟一个电视节目看的,都忘了,没法答呀。


我问我妈:妈,五行操怎么做的?给我看看?
我妈大红个脸说:不要,难看得很。(比划了两下)差不多这样吧,哎,哎,难看得很。


我问我妈:妈,我想下午去观摩观摩,也看看老太太们。
我妈说:我已经给她们放假了,说下周一再做,大热天休息休息。


我问我妈:妈,咱们可不能趁这做操拿人钱财啊。
我妈立刻腰杆硬起来说:那当然!我连东西都不收!人家上楼来送粽子,我还人家苹果,还怕她拿着累,送到楼下的,假装说我要去菜场!人家上楼来送腐乳,我送人家茶叶!那个足疗店老板的娘要送我VIP卡,我硬是没要!最多是去菜场旁超市,人家看我没零钱,白送我塑料袋!


我问我妈:妈,五行操真能治竹席风?
我妈说:哪有那事?我就是活动活动觉得心脏好多了,竹席风还是老样子,不能睡凉席!



爸在厨房里手叉腰,觑着一堆酱油、三五瓣蒜,对我说:你妈说蒜泥白切肉准备好了——准备了什么嘛!这哪是蒜泥,这就是蒜瓣!
我一边点头,一边回头喊:徐老师!你准备的不是蒜泥,是蒜瓣!
徐老师笑眉眯眼的走过来,说哎呀,是太忙了嘛。
我说我没怪你啊,是爸说的!
徐老师立时笑眉倒竖,目放金光,冲我爸狮子吼道:你敢说我?!
我爸对我点头:看,区别待遇吧!


我对妈说:妈,你应该告诉老太太们,还有个五行操第二重。小班教学,一次教五个人,让交钱。再对那五个人说,有五行操第三重,一对一教学,还是交钱。
若接茬说:那是乾坤大挪移吧。
我妈想了想,发觉我和若都带着笑意,果断喝一声:啐!调戏起老娘来了!!


我对爸说,其实妈现在特别能耐。你看小区里多少人的老妈和老婆都归她管。她不是都已经能控制足疗店和菜场超市了吗?汽车打蜡店和药店接过她的十字绣,拿人手软,也已经是我们手下了。只要再控制小区物业和菜市场,我们就能当小区一霸。哼哼,到时候去吃面,可以不要钱添浇头,面筋排骨鳝丝随便选;吃玉兰饼和汤圆,可以不用排队;买梅花糕,肉馅和豆沙馅可以随便挑。我爸说对对,以后吃馄饨小笼包,白汤加辣还能多加豆腐干丝,加辣不要钱呢!



我妈对我说:看中一对戒指,想买给你们。又对若说:看中一条项链,想买给你。
我和若对视一眼,我问妈:多少钱?妈说:三万来的吧。
我说:妈,这钱你跟爸拿去自己爱干啥干啥好不好?
若说:挺贵的,真的不要啦;戴出去又得小心,又得另外配衣服。
我爸噗嗤一笑,说好像怕你妈拿不出旅游钱似的……
妈抱着狗摇摇头,说不行,我家这宝贝不能坐火车,不能坐飞机我就不去。



我妈照例又问我收入。得到一个满意的数字后,眼睛笑得像月牙。她又十年如一日偷偷摸摸高高兴兴的问我:猜我给你存了多少钱?
我板着脸说:不是说不谈这事吗?存多少跟我没关系。
我妈就一脸心痒难耐、但又心安理得地,仿佛“我已经炫耀过了”的表情说:好好,不提。
我爸对我说:你就让她说吧,她憋得慌:她替你存着呢。


我爸说,我妈现在生活得那叫一个顺心自在。早起,带老太太们跳操;跳完了,坐我爸的车去吃鸭肉鳝丝面;吃完了,回家打游戏、收屋子,跟老姐妹们刷语音微信群,听说无锡哪里又新开了店铺,就去祸害人家,在那里连吃带喝一下午,高兴了去洗个头按个摩,做晚饭,再跳一遍操,约莫着她那里黄昏我这里中午了,来跟我视频,晚上接着追剧,打游戏,不亦快哉!


到晚上妈还探头问我,要不要冰赤豆汤,我说谢谢妈。边喝冰赤豆汤,边听见妈在厨房里用吆喝在iPad上语音搜歌:“青花瓷!”“儿行千里母担忧!”“南屏晚钟!”“荷塘月色!”“春天里!”“弯弯的月亮!”
我跟若说,其实别看我妈老了,潜力大得很呢。
若说:怎么个潜力法?
我说:我不知道。


我想了想,说,平时吧,我妈是秉持中国劳动妇女的美德,乐于助人,安贫乐道,如此而已。

但大概,只要我跟她说一声:妈我要你帮忙!我妈……就会立刻亮出超人的本质吧。




她能够用无敌的五行操,控制小区的女眷们,进而控制女眷们的老公和儿子,最后控制这个小区。她能够把馄饨店改建成五星级馄饨酒店。她能够把汽车打蜡店经营成劳斯莱斯专卖店,最后劳斯莱斯总部都会特意搬迁过来,到时候员工中午伙食就提供馄饨和玉兰饼。她能发挥外交、经济、军事、政治等多方面才能,把自己进化成一个雄才大略的托拉斯中枢。只要她乐意,到时候我出门所见之处,都会是她的商行;我打开电视,都会是属于她的频道,播着她领衔的电视购物。她能把我出门路上吸的空气都特意清新过,把我从此刻到死掉每天三餐的食谱都安排好,把冬天棉被夏天竹席和一年四季的衣服都排队编号。如果说一句太阳起太早光线晃眼,她就能移山倒海,改变行星运转轨迹。到时候,她还能使把钝菜刀就切出世上最好的蒜泥和豆腐干丝。

哪天我说,要天空变成金色,妈也会扛着箔金和梯子雄赳赳气昂昂,对天空一声狮子吼说,你快老实下来,让我给你敷面膜!敷完再给你洗个头!!



我说:我觉得我妈有这个本事。

每个妈妈其实都是神,只是在漫长时光里日积月累披星戴月买洗烧煮磨破了嘴操碎了心,被我这样没出息的小子耗成了凡人。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

作者:佚名
来源:张佳玮写字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