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两日给馒头去了一个信息,想问问她丙中洛那边的情况,因为这次进藏打算走丙察察,而她比较熟悉。此时,她正在菲律宾一个山城学英语,课程就要结束了,她说回国会在广州待几天,心心念念想去咖啡馆喝杯咖啡。虽然已经歇业,但是一定要满足馒头的这个愿望。虽然馒头之前没来过咖啡馆,但别说她对咖啡馆没有贡献。喜欢喝玫瑰蜜酸奶的朋友要好好感谢馒头,正是我开店后不久她从大理寄了两瓶玫瑰酱给我,让我动了做玫瑰蜜酸奶的念头,才有了大家喜欢的这一杯特别的酸奶。

 

今天想聊聊我们和馒头的故事。

 

旅途中认识的朋友,往往就渐行渐远了,能保持联系的不多。和馒头认识这么多年,只要一有机会,我们都会见面。这样的机会其实并不多,因而格外珍惜。每一次见面都是在不同的时间,不同的地方,特别有一种跨越了时空来相会的感觉。

 

和馒头相识,是在2012年初,冬天的哈尔滨,哈尔滨的北方青旅。那时我们都刚毕业,迫不及待想看看外面的世界。馒头在哈尔滨待了很久,是北方的前台,而我是去做义工的。员工宿舍只有我们两个,白天的时候是伙伴,到了晚上就是室友,在北方开心与不开心的,都会相互倾诉,很快地,我们就成了亲密的朋友。

 

那时候,我就在馒头身上看到了她做领队的潜质。她不喜欢走马观花,喜欢深入当地的旅行。只要是她感兴趣的,她就会吃透那个地方,还没有去过,就已经介绍得比导游还专业。那时就是听她向我推荐库尔滨这个地方,我立马就决定和她一起去那里看雾凇了。

第一张合影

 

2012的那个情人节,我们从哈尔滨坐火车到了红星这个小地方,所幸当天去往库尔滨的班车晚点,我们一路没有耽搁就到了目的地。就是在那路班车上,我们遇见了涛。见没有其他游客,馒头很热情地拉涛加入我们。我们就这样相识了。

 

库尔滨的冰雪仙境


大概又过了半年,我们各自旅行到了云南。馒头成了香格里拉依拉草原的一名工作人员,还捡了一只叫六六的狗一直带在身边,我和涛在双郎相会后就去香格里拉与馒头会师。我们都没想到才相隔几个月就再次相聚了,话多得讲不完。也才几个月没见,我们都晒得黝黑黝黑,快认不出彼此了。我们一起逛草原,一起去香格里拉古城转经,一起去尼西看黑陶。我们仨一起旅行是件很快乐的事情。

依拉草原合影

来比比谁最黑

第一次见六六时它还很小

六六还可以站在馒头的帽子里

 

后来馒头去了阿里任老师那里做志愿者,然后搭车走阿里北到了拉萨。我和涛搭车走川藏北进了藏,然后去山南溜达了一圈,赶在雪顿节的时候也到了拉萨。我们约在拉萨的光明甜茶馆喝甜茶,六六长大了许多,馒头还一直带着它。一个女孩子带着一条狗搭车旅行很不简单,又有一车的故事可以讲了。

光明茶馆的合影

六六长大了


长达一年的旅行结束后,我和涛回到了新疆。馒头还带着六六,一路搭车加沙发客也到了新疆。不仅如此,她那时为了赚些旅费,把一路的照片做成明信片,去大学里摆摊,结果大卖,还因此结识了许多朋友,她的旅程也可以更长一些了。说到这里,真是越来越佩服馒头了。在乌鲁木齐的时候,馒头在我家小住几天,品尝我妈做的新疆菜,一起看喀纳斯的纪录片。休整过后,馒头又开始了环游新疆的旅程,简直玩到停不下来。

乌鲁木齐博物馆里的楼兰干尸

博物馆前的合影

 

此时,我和涛已经差不多要安定下来了。最后一个目的地是贵州,一直想再去黔东南逛逛侗寨,再过一次苗年。那年的苗年很盛大,馒头也来了,还有好些朋友都加入了,玩得轰轰烈烈。最后的最后,我们是在镇远分手的。还很清楚地记得那天早上,馒头一大早就出发了,要赶去黎平的汽车。六六跑到我床前,和我说再见,以后就再没见过六六了。


这一别就是四年。

 

现在的馒头,定居在喜洲,是稻草人的一名领队。每年有一大半的时间都在路上,不是带队出去玩,就是自己出去玩,玩得昏天暗地。去年她在深圳转机,匆匆见了一面,都没时间来广州喝杯咖啡,今年终于如愿了。这次她去菲律宾学英语,是想以后做个带国际线的领队,这样就可以满世界玩了。这样一枚热心又上进,阳光又爱笑的武汉妹子,相信她会实现这个梦想的。

咖啡馆的合影 

下一张合影会在哪呢?


每一次见面后,都不知道下一次见面是什么时候,而这份友谊一直都在。能有一个这样的朋友,是一种福分。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

作者:佚名
来源:骑行西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