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电影学院毕业生被性侵犯的传闻引起了关注与热议。

 

各种各样的观点喧嚣尘上,我们想和各位围观的网友、北电的师友们聊一聊。


 

发生在艺术院校的性侵


 

性和性侵不是一回事。

 

但很遗憾,还是有人在关于性侵传闻的微博底下要提及所谓艺术院校开放或者混乱的校风。

 

似乎在暗示,这样的事情发生在北京电影学院不足为奇。

 

不是的,这样的事情发生在哪里都是错的,都是令人发指的,学校里的师生也很震惊。

 

性侵不止发生在艺术院校女生的身上,可能会发生在所有的女生甚至男生身上。


性侵犯甚至可能是某些对受害者来说无比亲密的人。

 

很遗憾,仍旧有人想要暗示一个所谓“不正经”的姑娘遭性侵是她的问题。

 

一个在性上尺度大的姑娘应该被性侵?


还是艺术院校女生这六个字带有原罪?

 

就好像爆出事情的那位宋泽尘同学说的那样,阿廖沙平时可能胡说八道,但是正经起来每句话每个字都可信。

 

无论她平时正经不正经,我们要追究的是这件事情的对错,我们要追究的是这件事情的真假,不是吗?

 

很多人喜欢提到影视艺术工作者的所谓尺度大的事情。


艺术家体察人性,然后以自己的专业技能进行创造。这是艺术家的工作。

 

无论是导演还是编剧,这类工作要求我们去接触各种各样的人,去接近各种各样的人性的可能,之后才能进行创作。

 

一般人见到尸体会怕会吐,一般人从飞机上往下跳会害怕,但是法医警察不会,但是跳伞运动员不会。

 

同样,演员要扮演各种各样的角色,所以要天性解放;编剧要创作各种各样的角色,所以要尽量摘掉有色眼镜看各种各样的人。

 

天性解放是要放宽自己表达的尺度,不然怎么表现各种各样的人,比如一个所谓放荡的女孩,或者一个非常保守的女孩。

 

这是艺术家的工作,不是艺术家的生活。

 

一个有表现欲的人更适合成为一个演员,不代表她一定要成为一个演员,以及不代表她的表现欲是要被性侵的。

 

艺术的尺度宽,不代表艺术家的私生活尺度宽。


即使艺术家的私生活尺度宽,不代表他们应该受到任何形式的侵犯。

 

所有的艺术院校几乎都背着所谓“混乱”的骂名,而所谓娱乐圈更是“水很深”的领域。

 

我相信大部分艺术院校的学生,尤其是影视传媒专业的学生,应该都遭到过别人有意或者无意的关于“水深”“潜规则”的调侃。

 

我一直以来就强烈反对这个观点,倒不是因为我自己是艺术院校毕业生。

 

影视传媒行业就是把自己的生活拿出来晾晒给大众看的一个行业。


每个行业都有好有坏,只是他们都很低调。但是影视传媒行业没法低调。

 

而且我国的影视传媒行业还在一个很初级的阶段,比如电影行业全年票房加起来才600亿不到,还是超高速发展了十几年的成果。

 

每年的双11,都有影视行业从这在朋友圈哀嚎,这个行业一年的产值不够人家淘宝一天的销售额。

 

这是一个没什么可乱的行业,顶多是一些花边新闻。

 

前几天看见一篇文章说戏子误国。

 

首先,谁是戏子了,共产党没有教育你行业都平等吗?

 

其次,演艺人士怎么就误国了,他们能贪污还是受贿。

 

最后,就是那句话,如果让狗仔跟踪贪官,是否能根治贪污?不,狗仔会得到根治。

 

扯远了。

 

讨论花边,笑谈八卦,都是人之常情,无可厚非。

 

既然进入了这个行业,就有这些把自己当材料娱乐大众的心理准备。

 

甚至对这个行业有一些莫名其妙的歧视,我们也都习以为常了。

 

但是把这和性侵联系起来,实在是不应该。

 

古代还有卖艺不卖身的烟花女子呢,我们也没说我们要卖艺又卖身啊。

 

摊手。


苦笑。 


狩猎的故事


 

《狩猎》是一部获得好几项戛纳影展大奖的片子。

这部影片讲述了一个阴冷的故事。

 

一个幼儿园女生指控男老师对她性侵,随之而来的是全镇人排挤攻击这位男老师。


但最后真相浮出水面,这位男老师并没有性侵女孩。

 


这样的电影在我心中才是所谓的大尺度。

 

因为它揭示了人性如此复杂而且阴暗的那一面,讲了我们不愿意相信、也不敢相信的一种真相。

 

在我们的常识中,小孩是天真纯洁美好的,是需要我们保护的。

 

而我们忽略了,或者说自动屏蔽了那些作恶的熊孩子。

 

我们相信所谓民主,大多数人是正义的,却忘了多数人的暴政的可能。

 

在“北京电影学院女孩被性侵”的传闻中,真相如何,我们仍然无从得知。

 

我们对敢于发声的当事人的支持,不是我们断定事实如此,拿着那位传言性侵了女生的人的照片大肆谩骂。

 

这件事情有两个部分,一部分是性侵,另一部分是老师的欺压。

 

性侵是否是真的?欺压是否是真的?性侵是否真的和欺压联系在了一起?

 

比如,当事人提到自己不能毕业是因为性侵事件受到老师欺压。

但是她的微博曾经提到自己的班有12个人没有毕业证。

 

为什么一个班级会12个人没有毕业证?

 

要知道电影学院的班级规模都非常小,摄影学院一个班级也就是20个人。

 

那么这至少说明了,不给毕业证或者说延期毕业不只是针对她一个人。

 

那么其他人为什么被针对?还是说,这个班的大部分论文质量有问题?还是这个班的答辩老师要求非常苛刻?

 

这只是一个值得商榷的问题,这和性侵是否真的有联系,是可以去提问的。

 

这并不是对女生的苛责指控,而是一个希望得到回答的问题。

 

当然,在这件事里,有更多需要学校和老师去回答的问题。

 

在网络时代,每天都会有很多热点新闻,大部分稍纵即逝,小部分引起我们的讨论与关注。

 

这些事件的真相如何,我们是无从得知的,传媒的发达只是让我们更容易接近真相。

 

但传媒本身不是真相。

 

如果说传媒有原罪的话,那就是传媒以被人看到为目的。所以他们要编排,要包装,要剪切,要挑选。

 

为了被人看到,为了在不停歇的热点中被人注意,于是有了标题党,于是有了各种各样的包装,于是有了各种各样奇形怪状的直播。

 

我们站边阿廖沙是因为我们相信“中国女孩不会拿这种名誉来炒作”。

 

先不说这个观点究竟是一种潜在的歧视还是一种赞扬,但这个观点只是观点,肯定不是真相,至少不是全部的事实。

 

对于弱者的同情,不代表我们需要放弃对真相的追问。

 

恰恰是对真相的持续追问,才能真的支持弱者,真的支持应该得到支持的人。

 

至少阿廖沙已经说出了她要说的,这不容易。

我们赞赏她的勇气。

 

但这只是一部分陈述,我们需要等待更多的信息。

 

否则这是另一种形式的不公。

 

我们都坚定地相信自己想要相信的,拒绝那些不愿意相信的。

 

就好像在《狩猎》这部电影的最后,即使真相看似大白,仍然有黑枪打向了主人公的宠物。


在这部电影中,比误解、比排挤、比谎言更可怕的是不曾消失的仇恨,一旦认定了这件事是如此就不会改变想法的偏执。

 

为了表达对阿廖沙的支持,很多电影学院的同学转发了朋友圈,转发了微博。

 

但是也有人在事情没有进一步披露的情况下,已经确定这所学校和老师都是“很黑的”。

 

这和那些觉得阿廖沙是不正经的女生,电影学院就是很乱的人有什么区别?

 

我经历过一次所谓著名媒体的采访,令我对某些媒体的预设立场,诱导式提问印象深刻。

 

也因为许多网络热点事件的反转,于是渐渐明白真理和真相并不是此时此刻的某几句话。

 

会有当时信息有限的局限,但不代表我们只抱住这几句话,这一个结论就拒绝其他的可能性。

 

在阿廖沙的帖子刚发出的时候,就已经有人去电影学院官微底下进行谩骂。不是求证,不是其他,而是直接开口指名道姓骂涉事的老师。

 

后来还有媒体发错了老师父亲的照片,发成另一个人的照片,于是道歉。

 

这不都是因为很多人迫不及待觉得自己掌握了真相吗?


可至少到目前为止,我知道的所谓真相,就是一个女生的陈述,我同情和支持她,不代表我无条件相信她。


 

所谓大学


 

事件发生后,我在朋友圈看到一个以前的艺考生说“我再也不遗憾没考上电影学院”。

 

我记得有一个师姐说过,在考上电影学院之前,她觉得这里是天堂。来了之后,她的幻想破灭了。

 

我从这所学校毕业,又教了一些学生考入这些学校,至今还有很多同学在学校里继续深造或者工作,对于学校的感情不可谓不深。


 

但是学校是什么?


它不是虚幻的概念,它是人与人的组合连接。


它总是有不完美的地方。

 

这些不完美不代表我们不爱她。

 

世界上没有完美的电影,也不会有完美的电影学院。

 

这次事件中,最让我感到匪夷所思的是学校第一次的声明。


一则只存在了五分钟的声明,让学校的形象彻底崩塌。

 

如果是辟谣,那就事论事,将学校和老师掌握的详细情况罗列给社会大众,毕竟这是一个何其严厉的指控。

 

竟然扯这位女生的抑郁症,令人大开眼界。

 

陆陆续续被披露出来的,还有摄影学院对学生的通知,希望学生不要转发,说这是造谣。

 

那事实呢?

 

当时阿廖沙报警之后是怎么处理的,系里有帮助阿廖沙处理此事吗?有跟她去了解情况吗?学校有跟警方确认自己的学生是否安全?

 

如果是阿廖沙的问题,那么她的同学们和其他老师们的证言有吗?说她精神有问题,那有相关的信息吗?学校医务室有吗?

 

既然一个班12个人没有毕业证,为什么不说明就是当时老师要求严苛呢?

 

或许有老师会说,很多网友只愿意相信他们想相信的,这只会越抹越黑。

 

但是那那些选择先相信学校的同学们,他们该怎么办?在朋友圈、微博上承受别人的攻击和谩骂?

 

以后我们如何出门说自己是北京电影学院的毕业生?

 

那么多学生附和阿廖沙的帖子,说有同感,说明即使阿廖沙的陈述不可靠,那是否有其他同学有类似遭遇的,会有人去调查吗?

 

可能不会有了。

 

因为无人可以负责。

 

因为学校天然正确。


这件事情无论如何,都是对学校一次极大的伤害。


哪怕阿廖沙说的是假的,是污蔑,那也是一个自己的学生,对母校如此可怕的控诉,也是令人伤心的。


中国大学很特殊。


一方面,中国的大学既是学校,又是学生的家。


从宿舍到食堂,从同学到老师,大家在一块小天地里共同度过青春宝贵的几年。


这些时间朝夕相处,也暂时没有来自社会的压力。


另一方面,学校又是官僚机构。


老师们有行政级别,学校的组织结构复杂;而学生们要进学生会入党,争取留校争取保研。


这一切让中国的大学在大家的描述中面目全非。


它既是美好的,又是可怕的。


它是青春,又已经散发出了可怕的腐朽气息。


至少在这次阿廖沙的事情里,学校的官僚气息暴露无遗。



关于性侵



无论这件事最后如何发展,性侵再一次引起了大家的关注。


关于性侵害,有几个容易被大家忽略的地方。


性侵害很常见,不只是在新闻中出现,在我们身边的隐秘角落里就在发生。


我的朋友,被高中语文老师叫到教师宿舍里,以辅导作业为名,老师对她进行了骚扰。


我一个学生曾经的老师,性侵自己的学生,这个曾经上了新闻报道。


在阿廖沙事件发生后,有女生跟我说,她逃过了两次强奸。


我另一个朋友,被一个妈妈的同事,所谓的叔叔,叫到家里猥亵。


她妈妈知道后,竟然选择漠视。


这些只是我知道的。


就像上面所说的,性侵害也不只是发生在所谓的生人之间。


实际上对我们很多人而言,最需要警惕的是所谓熟人。


在大学里总是流传着关于女生被保研的笑话,实际上,我曾经听过很多这样事情,有的就是当事人亲口所说,并不是笑话。


性侵也不仅仅只是针对女生,也发生在男生身上。


如果遭遇侵害,请及时报警,大声说出来,大家会保护和帮助你。


不声张往往意味着变本加厉更多的侵害,犯罪分子会把事后的沉默当做是对他下一次侵害的默许。


最后,保护好自己。


希望不幸的事越来越少。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

作者:佚名
来源:堂北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