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重要的教训是,无论经济怎样繁荣,政府都必须受到约束和控制,必须抑制雄心勃勃的扩张的冲动。
文\郭学明


1

经济繁荣时期,随着财政收入的增加,不受约束的政府往往会扩充机构和人员;增加公共项目投资;并敢于大笔借债。一旦经济繁荣的支撑力消弱或消失,财政收入大幅度减少,政府就可能陷入困境,甚至滑入灾难的深渊。


2

第1段文字,是我对秘鲁“鸟粪繁荣”的感悟。


我最近在写关于美洲建筑的书——《漫步美洲》。在实地考察秘鲁建筑和查阅有关书籍时,了解到鸟粪繁荣对秘鲁城市建设和铁路建设的贡献。同时也了解到这个繁荣之后秘鲁发生的灾难。回顾鸟粪繁荣与灾难,或许对我们有所启发。


3

秘鲁沿海岛屿和礁盘上积累了几千年的鸟粪。从1840年开始,也就是秘鲁独立十几年后,欧洲大量进口鸟粪用于农业,秘鲁进入鸟粪繁荣时期,被称作“鸟粪时代”,长达40年。


堆积着鸟粪的岛屿和礁盘属于国家,鸟粪收入全部为政府所有。鸟粪资源没有成本,挖鸟粪和装袋是没有技术含量的苦力活,劳动力主要是罪犯和从中国广东招来的10万“听话”的华工。罪犯不需要额外给钱,华工的待遇非常低,劳动时间达16个小时。劳动力成本只占鸟粪生产总成本的4%。政府由此赚了大钱。鸟粪收入占秘鲁财政总收入的比例,最高年份达到一半。鸟粪时代,秘鲁是拉丁美洲最富的国家之一。


4

鸟粪使政府有钱了,这些钱干什么花了呢?鸟粪时代秘鲁政府财政支出“53.5%用于扩大文官和军队官僚体系,20%用于修铁路,11.5%用于转移支付,8%给了外国人,7%用于减轻穷人的赋税。”(《秘鲁史》 126页 克里斯蒂娜·胡恩菲尔特著)如此,天赋鸟粪没有给秘鲁带来经济发展机会,却扩大了政府机构和雄心勃勃的项目冲动,增加了负担。扩张的政府不仅花费大,更重要的是,权力扩张必然会抑制自由,而经济发展最重要的驱动力是自由。鸟粪繁荣使人兴奋,使人雄心勃勃,使人忘乎所以。秘鲁政府以鸟粪资源为抵押大举借债。


5

不以持续的经济活力和科技创新支撑的经济繁荣是难于持久的,是脆弱的。两个原因使鸟粪时代终结。一是化肥问世了,替代了鸟粪;二是鸟粪资源日趋枯竭。如此,秘鲁政府财政收入大幅度减少,庞大的机构入不敷出,半截子工程无法继续,到期外债无力偿还。


6

鸟粪不行了,秘鲁政府就打硝石出口的主意。秘鲁硝石矿藏丰富,当时国际市场硝石行情很好。但硝石矿之前“招商引资”由英国和智利企业投资控制了。于是,秘鲁与玻利维亚合伙,先是决定硝石出口由政府垄断,强迫硝石企业只能把硝石卖给政府;进一步把外商投资的硝石矿收归国有,而且用不值钱的债券赔偿。由此导致智利向秘鲁和玻利维亚宣战,“太平洋战争”爆发。智利人口是秘鲁和玻利维亚两国人口的1/4,但智利人捍卫财产权的意志非常坚决。智利军队占领了秘鲁盛产硝石的3个州和玻利维亚的一个州,还占领了秘鲁首都利马长达3年。“太平洋战争”的结果是,秘鲁割让了一个州的领土,另外两个州被智利占领了近半个世纪才归还。(大概那里的矿产资源已经挖的差不多了)。玻利维亚也割让给智利一个州,从此失去出海口,成为内陆国家。太平洋战争不仅使秘鲁割让了领土,还使政府垮台。智利军队撤走后,秘鲁发生了内战,国家和人民陷入了灾难之中。


7

试想一下,如果秘鲁政府在支撑经济繁荣的要素不再坚挺和无法持续时,及时地清醒地消减政府支出,冻结政府项目,扩大民间自由,而不是蛮横地运用国家权力去控制出口,去控制经济,或许不至于陷入灾难的深渊。当然,更重要的教训是,无论经济怎样繁荣,政府都必须受到约束和控制,必须抑制雄心勃勃的扩张的冲动。



央观荐书


长按并扫描下方二维码,进入购买链接

蚂蚁金服: 科技金融独角兽的崛起 

点击以下阅读原文链接进入购买页面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

作者:佚名
来源:央行观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