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戳上面的蓝字关注 朽木可雕

  • 木雕文化 艺术品收藏 | 生活品味


正的美是缺憾,

是暂时的,

是原始的质朴。


阿塞尔•维伍德


泛黄的墙壁,

褪色的木家具,

这看起来像是一个50年前的老房子,

但其实这是美国著名的酒店套房:

翠贝卡阁楼套房,

在这里住一晚得花15,000美金!



没有想象中五星级酒店的富丽堂皇,

坐落在纽约闹市区的

格林威治酒店最尊贵的套房

有的只是没粉刷的灰白墙壁,

裸露的水泥地面。



家具也是清一色亚麻、

原木质感的色调,

整个客厅明亮、静谧,

透出时下盛行的“性冷淡”风,

你丝毫看不出,这是一家旅馆。



最为重要的卧室,

永远是泛黄的墙壁,

起皱的床单

铁艺灯具、褪色的木质家具,

斑驳的木质花盆中,

繁花肆意伸展,

看起来颇有东方韵味。



而浴室的设计才最大跌眼镜,

原始的取暖设备——壁炉,

俨然只是墙壁上随意的一个洞,

石头的浴缸嵌在一个看起来原木的框中,

墙壁毫无粉饰,

看起来像是西方中世纪的乡村。



据说,室内的一切

最大限度利用最原始的材料

和手工制作而成,

包括阳台上金属小灯。

为此,主创不惜花费4年时间,

跟踪原材料。



阁楼的设计处处流露着

整体上的粗放与细节上的精致。

房间里陈列着小圆镜、木制品,

随意卷起的麻布窗帘,

无一不在还原一个真实朴素的家庭。



这看起来旧、简,

充斥浓浓原始复古风的设计,

是被称为“侘寂”的东方美学,

而这位用东方“侘寂”

打造纽约最贵的豪华套房的天才艺术家,

便是世界首屈一指的潮流向导:

阿塞尔•维伍德(Axel Vervoordt)。



1947年,阿塞尔·维伍德出生于

比利时安特卫普的一个商人之家,

儿时就跟随母亲进行艺术街区 

——Vlaeykensgang的保护工作。


Vlaeykensgang街区

Vlaeykensgang街区


他和母亲一起还原这些中世纪风格建筑,

身体力行的修缮工程,

像是维伍德的艺术启蒙课,

使他小小年纪便燃起了对古旧、纯正的热爱。



出身在上流社会,

小维伍德结交了许多艺术家与美学家。

通过他们,维伍德早早就培养出高尚的审美,

14岁就能够慧眼识珠,开始玩起收藏。

即便后来在大学读经济学、参军期间

也不断购买艺术品和古玩。



21岁那年,

他花2,400美元买进的一幅画作

——超现实主义画家马格利特

作于1948年的《记忆》(La mémoire)

以5万美元的价格卖出!

至此他终于意识到,

“我的挚爱和兴趣将会成为毕生的事业。”


玛格丽特《记忆》

玛格丽特《记忆》


找到人生方向的维伍德

开始了他的艺术人生。

他将家和工作室安排在了Vlaeykensgang,

他收藏艺术品、

给人们许多关于室内设计的建议。



他独特的室内装饰备受倾慕,

人们纷纷请他帮忙“净化”室内装潢,

他开始做家具,改造建筑,

他是古典艺术与巴洛克的狂热分子。


上世纪70年代初,

维伍德到泰国、

柬埔寨和日本收购艺术品,

佛教艺术的恬静、寺庙建筑空间的祥和,

让他深深领略到东方侘寂(wabi sabi)之美,



侘寂(wabi sabi)不仅是外表残缺的美学形式,

更传达东方人超脱物外的人生境界。

是禅,是哲,是人与物之间的平衡。



被这独特东方美学感召,

结合他对西方古典美学的领悟,

维伍德有了自己对美的定义:

真正的美是缺憾,是暂时的,是原始的质朴,

从此他形成了了“反潮流”的设计理念。



维伍德的设计摒弃一切固有的审美观念,

不讲究时髦,甚至藐视经典。

完全依照当下的感受与神秘莫测的灵感,

处处流露着自然,又暗含着禅意。



做工粗糙的原木家具,

充满东方元素的插花,

裸露的水泥墙面、掉漆的铁器,

都是维伍德艺术设计中的宠儿。




80年代,维伍德事业越做越大。

Vlaeykensgang街区已经容不下他那

宏伟的艺术加工仓库,

于是,他买下了一栋16世纪的老城堡。


’s-Gravenwezel城堡


他花4年时间将这座历史悠久,

有着50个房间和护城河的

古建筑打造成了他的梦幻王国。



裸露的水泥地面,

斑驳的古旧墙壁,

是他的得意之作,

头顶的木质横梁历历在目,

简明扼要的家具和一如既往的壁炉,

给这个“寒舍”增添了一丝人气,

这是他颇为自豪的侘寂之作。



墙壁上古朴的画作、

桌边意味深长的雕塑,

都让这个“陋室”

多了“斯是陋室,

惟吾德馨”的高尚情怀。



这里的一切都像在诉说主人的意志,

“嘿!伙计,我只是个与众不同的贵族”

也难怪维伍德自己都说

“可以听见声音”。



这个庞大的城堡,

是他的家、工作室和博物馆。

他从不开店,而是把物品安放在家里,



客户一上门,

就可以看到“它们”呆在恰当的位置,

就可以看到他是如何“认识它们的品质的”,

这种纯粹对待艺术的态度,

使他形成了一个惯例:

只要主顾对从他这里购买的物品不再感兴趣,

维伍德会以当初的售价回购,

或者用别的东西换。



他在’s-Gravenwezel城堡蛰伏了近十年,

离群索居却并未与世隔绝,

他既做生意,也思考人生。


90年代时,

阿塞尔•维伍德开始关注各时期、

各地区的宇宙艺术作品。

为了更好地进行创作,

他买下了Kanaal:

一个有“乡村城市”之称的古旧酿酒厂。


Kanaal


这座充满工业气息的庞大建筑群,

给了维伍德更广阔的创作空间,

你既可以看到现代化的简洁客厅,

也能看到被弧形深棕色书架包裹着的古典书房、



既有超现实主义的纯白色浴室,

也有意义不明的小房间。

一切都遵循了“简洁”的侘寂风格。

却又美轮美奂。



而这些公寓,

则由几个30多米高的

圆柱形混凝土粮仓改造而成!


改造前

改造后


21世纪,这位艺术大师活跃于策展。2007年威尼斯双年展,阿塞尔•维伍德举办“艺时——当时间成为艺术”的主题展览,他在建筑的外立面上覆盖了一张华美的锡毯展览吸引了至少五万人到场。



次年,“学术圈:你是谁?”

在巴黎国立高等美术学院展出,

依然好评如潮。



2009年,“In-Finitum” 

这部着眼于神秘的“有限中的无限”的力作,

在福尔图尼宫的双年展展出,

为他的参展三部曲画上句号。



据说这压轴的展览,

“直到最后一分钟还是手忙脚乱的”,

顶楼的侘馆尤其让他感到紧张。

他把东方陶瓷骨壶跟西方名家的雕塑、油画,

囊括在古威尼斯的华美屋顶之下。

艺术批评家杰瑞•索尔茨(Jerry Saltz)说:

“这是一只能走进去的珍宝陈列柜。”



如今,

这位痴迷东方侘寂的西方艺术家

在自己原来的宅邸又建了个侘馆,

用泥巴和落下的树枝做成的“雨舍”

是维伍德最得意的一项成就。



他将会花许多时间待在这个“陋室”里,

像东方的隐士一样,

在返璞归真中

任自己的思绪肆意流淌,

参悟艺术、生命的真谛。



在他眼中,“占有房子是一种艺术,”

但美学永远建立在实用的基础之上,

“一个房子应该反映主人的生活方式和个性。!”

长按二维码
加朽木君微信

详询


微信号:muu9988  编辑:朽木君

来源:艺非凡,如有侵权请告知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

作者:佚名
来源:朽木可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