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一个人、一本书、一个宠物的理由千差万别,甚至可以不讲理由,但是在千百种理由里,你是否偏被名字吸引而爱上了TA?今天推送梁小民老师的文章,他认为给书起名字比给人起名字更重要。


给书起个好名字

 摘自梁小民《无用才读书》


起名字是一件大事,许多家长给孩子起名字又是生辰八字,又是星座,又是日以继夜地翻《新华字典》,又是高价请“大师”。


其实给孩子起名字并不重要。毛泽东的父亲没给他起这个名字他也会泽被东方,华国锋给自己改这个名字时也不会想到还有当领导人的一天。“文革”中叫王白旦(想想这个名字的谐音)的人也当了中央委员,而叫爱党、爱东、卫青者,反革命也不少。



名字只是一个符号,随便叫一个无所谓。不过给书起名字就不一样了。有些书名让人一看就有买一本的冲动。最近陈寅恪的三个女儿写了一本回忆录,书名用了他父亲的一句诗“也同欢乐也同愁”。真是妙不可言,自从看到预告,我就极想买一本,一读为快。读过后觉得还可以,不过显得单薄一点,没有达到我的预期值。


我之所以重视书名,还是因为最近被几本书的名字“雷”倒了。如果说有些书的书名还仅仅是有夸大或赞美,那么,有一本,就是基本观点都难以成立了。这本书就是英国人马丁·雅克所写的《当中国统治世界》。


这本书的立意就是错误的,因为中国人并不想像美国一样统治世界。毛泽东早就说过,中国“不称霸”,就是我们并没有统治世界的野心。尽管毛泽东去世后许多政策发生了改变,或者说许多极“左”的政策得到纠正,但“不称霸”并没有改变。


中央领导一再说明中国实行和平、平等的对外政策,即使以后实力强大了,到了世界第一的地步,也不会“称霸”。我想这个外交政策的总方针是无论哪一位领导人当政都不会改变的。我们中国人受过别人统治,知道被统治的滋味,因此,我们不会去统治别人。



看到《当中国统治世界》这本书时,我想,外国人讲中国统治世界也许是怕中国统治世界,所以警告外国人注意,甚至要想法限制中国,总之是一本恶意的书。但看完全书之后,我明白了,恰恰相反,这是一本对中国极为友好的书,甚至可以说是吹捧中国的书。那么,吹捧得有理吗?


这本书的基本观点,建立在两个依据上,一是中国的兴起和西方的衰落,二是中国已成为超级经济大国。这两个依据在我看来,最少在近二十年还是一厢情愿的乌托邦。


西方的衰落是一个老题目,至少从空想社会主义学说产生起就在唱衰西方了。每一次经济危机都会有“唱衰论”登场,最近由美国引发的全球金融危机,不是又出现了“唱衰论”吗?现实怎么样呢?奥巴马上台以来,美国经济一直在复苏,尽管欧盟最近遇到了由希腊债务危机引起的困难,复苏会受到影响,但“衰”还是谈不上的。



西方或者说资本主义目前还没有没落的迹象这就在于资本主义的生产关系总体上仍然适于生产力的发展。目前,西方世界的科技、经济仍然领先于全世界。仅仅美国和欧盟的GDP就占全世界的一半以上。而且更重要的是,资本主义有不断调整自己的能力。用一句时髦的话说,就是可以“与时俱进”。说西方衰落就像说一个偶染小疾的健康人快死了一样恶毒。


中国一定能成为超级经济大国,这一点我并不怀疑,但作者说的是现在,并不是几十年之后。中国现在是一个经济大国,但超级还说不上。


因为中国仅仅是GDP的总量上去了,质并没有上去。当我们的经济靠投资与出口拉动,而消费不足时,当我们的经济以高消耗、高污染为增长的代价时,当我们的经济仅仅在制造业“微笑曲线”的下端时,当我们的经济还在靠富士康这样企业的普工来支撑时,当我们的经济走出衰退是靠政府的“强心剂”时,当我们的经济增长并没有带来普遍的福利提高时,你能把“超级经济大国”这顶桂冠戴给我们吗?



尽管读完全书,你会发现这本书可取之处并不少,例如,作者指出“共产党统治和王朝统治之间存在很强大的连续性”,他也强调了现代化并非西方一条路,中国不会走西方之路,都富有启发。但书名的过度溢美和基本观点的错误,使它的意义大减。


- 版权信息 -

作者:梁小民

编辑:守拙堂陈峤

本文内容来自:《无用才读书》

图片来自网络

长按图中二维码可进行识别关注

点击本文最下方“阅读原文”,可直接下单哦!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

作者:佚名
来源:北京大学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