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几天,铺子在微博上看到一条让人颜面无光的新闻——


著名出版商施普林格史无前例地撤稿《肿瘤生物学》杂志的107篇造假论文,这些论文全部来自中国学者之手。


524名医生姓甚名谁,就职何处全被曝光。



一时间,网上激起千层浪。


有人嘲讽,中国人又一次创造了世界记录。


有人推锅,说出版商施普林格审核把关不严,也有责任。



以前,铺子给大家介绍过《明见万里》,


外国人对中国的诸多印象,永远少不了造假,山寨。



为什么在中国,小到食品安全,大到高端学术,造假无处不在?


这些受过高等教育的医生、学者,他们担得起时代领航者这个称呼吗?


今天,铺子就要给大家介绍一部纪录片《盗火者》


这部纪录片以教育为切入点,揭了中国造假的一层皮。



《盗火者》的豆瓣评分高达9.2



纪录片由凤凰卫视出品。


请的嘉宾包括知名大学教授,校长,知识分子,著名作家。


陈丹青、钱理群、刘道玉、王小妮、张鸣等各界大咖都出现在这部纪录片里。



纪录片的第一集,就向现行教育开炮。


虚假,成了中小学教育中的顽疾。


其中最令人瞠目结舌的就是,教科书为了使观点更有力,竟然在名人身上编派事实,虚构情节。


人教版的某篇文章中,爱迪生的妈妈得了阑尾炎。


医生要为母亲手术,但室内暗淡无光,7岁的爱迪生灵机一动,用镜子的反射原理借到了光。



为了证明爱迪生这个故事纯属虚构,一位在美留学的学生何易,开始调查故事的真伪。



他特地去查了有关阑尾炎的历史资料。


然而,让人意想不到的是,阑尾炎手术最早的记录出现在1880年前后,而爱迪生出生在1840年左右出生。


就是说,爱迪生的少年时期,压根就没有阑尾炎手术。


这篇教材上出现的文章,根本就是人为捏造。



有些人可能觉得,可以通过编故事来传达真理。


但是编故事和讲假话就是一线之差。


特别对于世界观尚不成熟的孩子,传达真善美的递质都是虚假的,那孩子们如何对这个世界产生信任?


用善意的谎言包裹的「楚门的世界」,从来不是一个美好的世界。


真理从不需要靠讲假话来传递。


然而令人痛心的是,现在的小孩,越来越不懂得“真话”的宝贵。


北大的钱理群教授,用「四话」,形容了现在孩子们的语言体系——


大话,空话,废话,套话



钱先生认为,孩子们走向虚伪,甚至是一种无法改变的现状。


大的教育系统下,需要一种统一思想,而统一的思想就要说统一的话。


于是,孩子们小小的年纪就开始自我分裂,培养出两套语言体系。


一种是,在课堂上,考试中,应付教育体系冠冕堂皇的话。


另一种,则是私下交流,一些不是很能上得了台面,但却遵从内心的话。


不少中小学生,已经机警意识到,什么年纪就该说什么话,


比如对于五年纪的小孩,他们会觉得——


五年级了,就不要说白话了



然而白话是低级的表述方式吗?


在我国又有几位文学大师的作品,完全是由好词好句,成语接龙拼凑出的呢?


可惜,现行的教育体制灌输孩子们太多高伟正、空无一物的套路。


这样的孩子们长大后会变得怎么样呢?


纪录片第6集的《大学,大学》,记录了成年之后,身处象牙塔中的天之骄子。


所有的父母,都希望孩子能上一个好大学。


但,所谓的大学精神,到底是什么呢?


王国维先生去世两周年的时候,陈寅恪曾在他碑上刻上——


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


武大前校长刘道玉


十个字,就足以诠释大学精神。


但现在,这种精神已经不复存在。


多位高校教授对现在的校园环境感到痛心——大学已经失去了80年代自由奔放的气息



现在的孩子们上大学,更像是一种买卖。


一手交钱,一手交文凭。


所谓上大学,不过是一种利益交换。



在这种思想风潮之下,能培养出杰出的大学生吗?


一部分大学生,在三、四年的学生生涯中,厌弃学业,精神空虚——


别的不行,就是玩行



毕业答辩,学生们需要准备论文。


不要紧,师哥师姐肯定写过不少,再整合一些网上的资料。


就算是再厉害的查重机器,也查不出抄袭。



调研型的论文,需要大量的社会实践,金钱和时间的投入更是必不可少。


而本科四年的学生们,专业理论基础可能都还没有掌握完全。


让他们去准备学术型论文,本来就有些牵强。


有些教授心里清楚,本科毕业论文是一件多么荒谬的事情,却无力改变现状——


本科发什么文章,荒唐

本科发文章肯定都是抄的啊!


人大教授 张鸣


对于现在的大学,张鸣教授曾经还说过一句惊世骇俗的话——


现在办大学,就像圈地养猪。


我们的教育,从小学到中学,就教会了人们怎么考试,至于读书,连门都没摸到。


师生之间就是陌客,学生自己玩自己的,老师也是教完走人。


教师们都干嘛去了呢?


答:争资源


在行政化的大学中,只要涉及到资源分配的职位,每次都会有很多教授老师挤破头地申请——


对学问,对是非根本不在乎了



研究生导师们,基本把工作重心转到了来钱多的课题项目上。


毕竟,大的课题项目甚至上亿。


在这种金钱刺激下,教授哪有心思授学。


有些教授甚至占用学生的时间,把基础性的工作全部丢给学生做,反正是廉价劳动力——


现在研究生都把教授导师叫老板



不少人渣教授,凭着手上一丁点的权利,逼着学生做课题,自己挂名拿经费,


研究生遭到导师压榨自杀的消息,我们也不是第一次听说了——



现行的教育制度,从上至下都透着一股「假」,你能要求这种制度下来的学生「真」吗?


钱理群教授说,中国的教育,已经无法给学生带来信仰和理想了。


当一个人没有理想、没有目标时,他唯一的驱动力就是「利益」



在利益的驱动下,高校没有教育出多少一流学者,却教出不少「精致的利己主义」


我们的一些大学,包括北京大学,正在培养一些精致的利己主义者,他们高智商,世俗,老道,善于表演,懂得配合,更善于利用体制达到自己的目的,这样的人一旦掌握权力,比一般的贪官污吏危害更大。


这段钱理群教授的发言被人发到微博后,曾在一夜之间转发到3.5万次。



精致的利己主义者是怎样一种人呢?钱老曾经举过一个例子——


一天我去上课,看到一个学生坐在第一排,他对我点头微笑很有礼貌,然后我开始讲课。我很快就注意到,这个学生总能够及时地作出反应,点头、微笑,等等,就是说他听懂我的课了,我很高兴。


下课后他就迫不及待地跑到我的面前来,说“钱老师,今天的课讲得真好啊!”,他把我讲得好在哪里,说得头头是道,讲得全在点子上。


老师讲的东西被学生听懂了,这是多大的快乐!于是我对这个学生有了一个好感。


如此一次,两次,三次,我对他的好感与日俱增,到第四次,他说:“钱先生,我要到美国去留学,请你给我写推荐书。”


我欣然同意!但是,写完之后,这个学生不见了,再也不出现了。


于是我就明白了,他以前那些点头微笑等等,全是投资!


这是一个绝对的利己主义者,他的一切行为,都从利益出发,而且是精心设计,但是他是高智商、高水平,他所做的一切都合理合法。



而这种人走上社会,可能就会变成祁同伟,变成芮成钢,变成那524名造假医生。


令人难过的是,如今世界,往往是那些精致的利己主义者更能够得到社会的青睐。


用李海鹏老师的话就是——


现在的人们在世故方面比较早熟,在廉耻方面则比较晚熟,十几岁的孩子就精明得不行,可是活到老了可能还不要脸。


按博弈论的说法,这是「纳什均衡」


孩子出生时都是乖宝宝,可是在成长道路上,别人都操蛋,他不操蛋的话就没活路了。


但再深一层地说,要不要做一个「精致的利己主义者」,决定权最终还是在自己手中。



一辈子,有人选择只为了自我而活,不论是非道德,只问利害。


也有人选择在浑浑噩噩的世间,守着自己小小的白日梦。


当世人都在疯狂哄抢地上的六便士时,你选择弯腰去捡,还是望向清冷的月亮呢?


答案总还是要你自己给。


(要看的,b站有)


电影铺子

微信 | movpuzi

电影大餐、生活甜点,荤素搭配,常吃不累


长按二维码识别关注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

作者:佚名
来源:电影铺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