准备让孩子读补习班,让孩子上兴趣班,让孩子留学,让孩子干嘛干嘛,你想过孩子愿意吗?其实一切都是钱的问题,钱,成了最现实的问题。



从昨晚开始,复利姐的朋友圈,冒出鸟许多用心良苦家长,在为自己孩子能够获得学而思50或500元的优惠券而努力地集赞...


如下↓ 

原来,是教育机构学而思的一场营销秀——在朋友圈分享图片,积赞68个,就能获得学而思100元报班代金券;积赞168个,就能获得学而思500元报班代金券。


今夜,我们的朋友圈都被学而思攻陷!


事态蔓延到第二天,始作俑者“家长成长学院”紧急发布了一条提前结束活动的信息,看公告应该是营销太疯狂,触犯了微信平台的底线(看下图):


往往现实才是最无奈的反映—— 中产阶级对下一代该采取怎样的教育方式,引发了巨大社会共鸣,一个叫“学而思”的奥数机构血战北上广深杭等大城市,成为当之无愧的实力教育网红,值得深思和悲哀。


1

“你没得选择”




“我闺女说同桌去上了学而思回来,考试成绩好了许多,上课也不打开课本,实在太厉害了”


“没办法,这个暑假就跟娃在学而思度过吧,补补英语。”


“号称是擅长内容研发的互联网教育科技公司,其实我跟着孩子去听过,他们上课的套路很直接。”


“我没事的时候也在想,现在逼这么紧,对孩子来说,到底值不值?”


“没办法呀,别人家的孩子都去上,不上就落后了,没得选择。”


今晚我们都有一个共同的身份:中国式父母。如果说一年前我还是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心态,此刻却是心有戚戚。要不要补课早已是毋庸置疑的,我焦虑的是孩子所剩不多的课外时间该如何分配。



……


上面都是一些家长内心最真实的反映,兼爱且恨。


说说复利姐的切身感受。学而思时间反映了中国家长们这种集体的焦虑、躁动、苦恼情绪,大概是家长都会思考这样一个问题,如果不进行教育投资,那也就无法进行阶层飞跃,无法许孩子一个公平竞争的未来。


还记得去年大热的一个电视剧叫《小别离》,讲述了三种不同阶层家庭对教育问题的分歧。


黄磊和海清是一对正宗的中产阶级夫妻,一个医生一个公司高管,住着高档楼盘开着凯迪拉克入门款,有一个不省心的女儿朵朵。


当护工出身的要强到极点的社区医生朱媛媛有一个不成器的当的士司机的老公,处在中产阶级的下游,一心想让学霸女儿改写一辈子受欺负的命运,逆袭成功。



2

“无所不在的焦虑”




稍有余力的中产阶级,会努力让孩子上各种补习机构,在过去时,低层通过统考,走进了名校,走到了中上层;所以才上演了一幕幕,瑟瑟寒风中为孩子抢学而思名额、朋友圈考研友谊,请求点赞等等为教育机构站台的营销行为……


已经有钱有一定社会地位的富人呢,同样也为教育焦虑,从天价幼儿园、天价小学学位房开始,初中就考虑送孩子到海外的留学、移民……


有一点是他们共通的,“只要想到小孩有个好前景,哪怕只有一条门缝宽的机会,都会不顾一切向里挤,哪顾得想后面的事情……”


朱德庸说,《我们都有病》,是的,每一个时代都有自己的情绪,而高速发展的时代里也许就注定了集体的焦虑。


……


五十年代美国人集体焦虑,九十年代的香港人集体焦虑,所有经济高度发展的时代里人们都极度焦虑,因为选择太多,每一个选择都意味着将来生活形态的千差万别,责任太大,所以你无比焦虑。



3

“中产阶级的教育成本账”



扒一扒,上个学而思要花多少钱?


下面是一个南京家长小孩的学而思学费清单

除去通货膨胀和学费的增加因素,单是2014年的一个暑期,数理化三门的补习就已经支持4万多元……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

作者:佚名
来源:复利投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