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历三月,伴着密密斜斜的春雨,笋是最令武义人兴奋的。从蠢蠢欲动到破土而出,只有短短十天的时间。为了把握这最鲜嫩的时节,惊蛰一过,罗大哥就开始往竹林里跑。一起上山的除了锄头,还有一口铁锅、一吊咸肉和一碗咸菜。





笋的鲜味在于水分。春天的毛笋未出土前,所含水份在百分之九十以上,嫩得能掐出水来。一旦出土,没了环境的庇护,水份便会以“秒”速流失。武义有句俗语,“上塘鱼,落山笋”,说的就是鱼刚起网、笋刚下山,是食用的最佳时刻,慢了一秒,就少了一分鲜美。





挖好了笋,罗大哥争分夺秒,还未到家就在桥边垒砌石灶,抢在毛笋水分流失前,最大限度获取它的美味。取清澈的溪水,把犹如白玉的毛笋和咸肉咸菜一起,用铁锅慢慢煨煮。汤汁沸腾时,香味飘满了整个村子。落山笋之鲜,是与时间赛跑得来的。






这么“糟”的味道,却叫人念念不忘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

作者:佚名
来源:隐藏菜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