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经济周刊微信号:ChinaEconomicWeekly     

中国经济周刊官方网站:经济网  www.ceweekly.cn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孙冰 | 北京报道

(本文刊发于《中国经济周刊》2017年第16期)



虽然AlphaGo玩起德州扑克和将对弈中国棋王柯洁先后成为头条新闻,但如果你还认为人工智能只是人类答答题、下下棋的玩伴,只是虽然很美好但仍然遥远的存在,那就大错特错了。因为人工智能已经开始“上岗”工作了。


百度的人工智能已经帮助被拐卖儿童找到自己的亲生父母;阿里的人工智能正准备担任“实习医生”;腾讯的人工智能正在搜寻着“自杀自残”的抑郁症病人;美图的人工智能“修图师”正在每天把你变得美美哒;今日头条的人工智能“小编”正在编辑着你感兴趣的新闻页面;京东人工智能客服JIMI正在为数亿消费者24小时服务……


尽管李开复老师关于“人工智能将在未来10年取代50%人类工作”的预言让很多人感到忧虑:人工智能真的要来“抢饭碗”了?但目前来看,人工智能正在以过去我们无法想象的方式为我们服务着,成为我们的好帮手。


>跨年龄人脸识别技术帮助被拐儿童27年后回家


27年前,6岁的付贵被从重庆拐卖到了福建,生父付光发用付贵留下的唯一一张照片在“宝贝回家”网站上登记寻亲,照片中是5岁的付贵。“宝贝回家寻子网”是一家公益性的寻人网站,对接着民政部走失人员平台、公安部打拐办DNA库,是目前中国寻人平台中最权威的一家。


实际上,被拐的付贵也在“宝贝回家”网站上上传了自己10岁时的照片和信息,但是,他只知道自己的名字是“胡奎”,而出生日期、失踪日期和失踪地点等信息却完全无法与付光发的信息对应,毕竟被拐时他只有6岁。


过去,包括“宝贝回家”在内的所有寻亲网站和平台的匹配工作都主要靠寻亲者自己和志愿者们以人工操作来完成,费时费力,尤其像付贵这种信息无匹配的更是困难重重,人眼识别照片也会产生很多疏漏。孩子的儿时样貌变化很大,有时连亲生父母都很难辨别。


今年3月,百度与“宝贝回家”展开了全新的合作,就是将人工智能的“跨年龄人脸识别”技术应用于寻找走失儿童中,百度跨年龄人脸识别系统对超过6万条的寻亲图片进行匹配,初步筛选出30例疑似案例,付贵就在其中。后来经过双方的DNA比对,确认“胡奎”就是27年前的付贵。


>“天下无拐”要靠人工智能实现了


无论是电影《亲爱的》,还是《失孤》,那些千里寻亲的故事总让人潸然泪下,也让我们感受到打拐的艰难。据官方的正式统计,中国每年约有1万名儿童被拐卖,而民间机构估计的数字则高达7万,这些丢失的孩子中只有极少一部分能够回到父母身边。


人工智能无疑提供了另外一条过去无法想象的解决路径。除了比对寻亲平台的照片,还可以通过调用车站、机场等公共场所的监控录像数据,利用人脸识别技术快速定位走失或者被拐的儿童。毕竟,即使付贵最终得以回家,但27年的伤痛早已难以抚平,如果可以借助人工智能技术,尽快找到走失或者被拐儿童,才能真正避免悲剧的发生,让“天下无拐”不再只是美好愿望。


>让人工智能做人类做不到的事情


在整个人工智能的发展史上,无论是深蓝、沃森,还是AlphaGo、Master,多是围绕记忆、逻辑、运算对人类展开挑战,在知识问答、棋类比拼中屡次战胜人类。但是现在,人类通过几百万年的进化才取得的听觉、视觉等天赋,也正在面临着人工智能的挑战,比如百度的“人脸识别”“语音识别”“图像识别”技术,这意味着人工智能对人类的“替代”或者“帮助”似乎正在向纵深发展。


百度深度学习实验室主任(IDL)林元庆博士表示,“人脸识别技术研究的困难,不同于普通的图像识别。就人的脸部特征而言,每个人的脸部结构都是相似的,这对于利用人脸区分人类个体不利,还有一些特殊情况,比如双胞胎甚至多胞胎。其次就是表情、光照条件、整容等外因影响。不同的表情、角度观察,光照条件的影响,人脸遮盖物,如口罩、墨镜、头发、胡须,再加上整容、P图以及堪比整容的化妆技术,都增加了人脸识别的难度。而跨年龄识别就更难,因为不少人童年的很多面部特征其实已经发生巨大的改变甚至消失了。”


但是,在林元庆看来,人工智能更多的是来帮助人类的,去做那些人类做不好或者无法完成的任务。比如,基于人脸识别技术的刷脸认证、图像寻人已经应用到了很多场景当中。


马云在刚刚结束的2017中国(深圳)IT领袖峰会上表示,对于此前取得社会巨大影响的“AI下棋”事件,他认为这并不是人工智能应该体现的能力,因为机器要做的是人类做不到的事情。他说,“过去人类的100年,我们把人变成了机器;未来的100年,我们将会把机器变成人,只不过这个人跟我们想象中的人是不一样的。我们要让机器成为人最好的Partner(合作伙伴),而不是人最大的对手,不是让机器来取代我们这一代的人。”


作为国内最早巨资投入人工智能研发的百度掌门人,李彦宏也不同意人工智能的威胁论。但是,他认为,人工智能虽然不能超越人类,但当它能够逼近人类的时候,就会逐渐颠覆各个行业。因为人工智能以更加智能、更加方便的方式解决问题,以前纯靠人工的笨方法当然就不再需要了。


如果如李彦宏所预言的,人工智能会是一场堪比工业革命的大变革,那么,它确实可能会替代很多人类的工作,但也一定会创造出更多新职业。




2017年第16期《中国经济周刊》封面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

作者:佚名
来源:中国经济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