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奇 / 


《天龙八部》里,慕容复是个绕不开的角色,他矢志复国,却行为卑鄙、功败垂成。慕容复在姑苏燕子坞的庄园叫参合庄,一门家传武功叫参合指,正是源自令慕容家族痛心疾首的参合陂之战。


在参合陂战场上,后燕帝国的霸业由盛转衰,看似弱小的拓跋鲜卑北魏国却趁势崛起,最终完成了中国北方的统一。就请列位看官跟随笔者走近残阳如血的参合陂,看看历史上真实的“慕容复”和他那昙花一现的帝国。


源出一脉,并立称雄

慕容鲜卑的后燕国和拓跋鲜卑的北魏国同出自魏晋时期中国北方的鲜卑族。作为东胡族的一支,鲜卑族从东汉初年匈奴衰落后大量迁居辽东辽西等地。东汉末年檀石槐首次统一了鲜卑诸部,建立了占据匈奴故地的草原强国;他效法匈奴分治下部落为东部、中部和西部,后来分别演变为辽东鲜卑、漠北鲜卑和陇西鲜卑。

西晋时期的五胡乱华

慕容鲜卑属于辽东鲜卑的一支。曹魏时期,其首领莫护跋率部内迁至辽西,因协助司马懿讨伐公孙渊有功被封为率义王,部族百姓把莫护跋戴的步摇冠讹传成了慕容,莫护跋就以慕容为姓。


莫护跋的孙子慕容涉归被晋武帝封为鲜卑大单于,率部迁到辽东郡北部,开始接触汉文化。慕容涉归死后,其子慕容廆被拥立为慕容鲜卑首领,率部移居辽西大棘城,一方面立法令移风易俗,积极收用因八王之乱和永嘉之乱流落辽东的汉族士人;另一方面向东晋称臣,与段氏鲜卑联姻,远交近攻集中兵力打击东北的夫余国、宿敌鲜卑宇文部和新兴的高句丽,实力日益壮大。


经过慕容廆、慕容皝父子招贤养民、务农练兵的持续经营,慕容鲜卑安内攘外,成为辽东最强大的势力。公元337年,慕容皝称燕王建立前燕。前燕与中原的后赵联合消灭段氏鲜卑,又迁都龙城,大败高句丽,消灭宇文鲜卑一统辽东。慕容皝去世后,其子慕容俊继位,采纳汉族谋士封弈、阳骛和弟弟慕容霸的意见,趁后赵皇帝石虎去世诸子争位中原大乱的良机挥师南下。


公元352年的廉台之战,慕容俊的弟弟、前燕先锋慕容恪以连环马骑兵方阵大败石虎养孙冉闵的精锐步兵,消灭了冉闵建立的魏国。慕容俊相继收降了原后赵的大部分地区,于公元352年称帝并定都邺城。前燕帝国达到了顶峰。


拓跋鲜卑原属漠北鲜卑的一支,其祖先在公元一世纪从世居的大兴安岭南迁至呼伦贝尔草原,东汉桓帝时继续南迁,在檀石槐死后占据了漠南之地。曹魏时期,拓跋力微成为拓跋鲜卑首领,一方面向曹魏称臣,另一方面不断扩张吞并草原诸部,拓跋鲜卑日益壮大。


西晋时期,拓跋力微的孙子拓跋猗卢继任成为拓跋鲜卑首领,统一了拓跋鲜卑诸部,与西晋并州刺史刘琨连兵对抗匈奴刘渊的汉国及铁弗匈奴势力,被西晋朝廷册封为大单于代郡公,趁机夺占了并州陉岭以北的马邑等五县,后进爵代王。


拓跋猗卢死后,拓跋鲜卑再度衰落。公元338年,在后赵做了十年人质的拓跋猗卢侄孙拓跋什翼犍即代王位,改元建国,对内设置百官,任用汉人燕凤、许谦等制定法度,安抚百姓,迁都云中郡盛乐;对外联姻前燕,并与铁弗匈奴多年交战剿抚并用,使其首领刘卫辰兵败逃亡关中。拓跋鲜卑成为漠南河套草原和晋北地区最强的势力。


然而几乎就在同一时期,关中地区由氐族苻氏家族建立的前秦政权在皇帝苻坚和他的“管仲”丞相王猛的领导下打击豪强严法治国,使得前秦人才聚集,社会安定,财政收入充实,实力日益强大。

前燕和前秦主导中国北方时期的形势图

与此相反,前燕开国皇帝慕容俊、辅政太宰慕容恪相继去世后,继任君主慕容暐宠信太傅慕容评等小人,前燕差点被北伐的东晋权臣桓温灭掉。因前燕毁约,不肯向东晋北伐时应邀出兵援救的前秦割让虎牢以西的土地,公元370年,苻坚派王猛领军东征,大破燕军,慕容暐战败投降。


6年后,苻坚又趁拓跋什翼犍病重之际北攻代国,什翼犍败退云中郡被庶子拓跋寔君杀害,部众逃散大部投降。至此,在前秦强大的兵锋下,慕容鲜卑和拓跋鲜卑建立的首个政权相继覆亡。


乱世复国,一度协作

公元383年的淝水之战极大地改变了中国历史,东晋名将谢玄带领北府兵大破前秦军引发了连锁反应:不仅保住了东晋的半壁江山,而且由于前秦的分崩离析,让中国北方再度陷入分裂混战的局面。慕容鲜卑和拓跋鲜卑趁乱复国,复国运动的领袖则分别是慕容垂和拓跋珪。

淝水之战

慕容垂原名慕容霸(《天龙八部》里的慕容复就有有慕容垂的影子,但是远不如后者),是老燕王慕容皝的第五子,十三岁起从军,十九岁阵斩宇文鲜卑麾下猛将涉於干,多年南征北战为前燕立下汗马功劳。慕容皝生前十分宠爱慕容霸,曾有易储之心。慕容俊对这个弟弟充满忌恨,不仅将其名字改为慕容垂,还在皇后可足浑氏的挑唆下冤杀了其结发妻子段氏。


慕容恪临死前曾推荐慕容垂接任大司马一职,辅政的慕容评和太后可足浑氏嫉恨慕容垂,对其加以排挤。慕容垂在枋头之战中击败北伐的东晋权臣桓温,功高震主饱受猜忌不得已逃亡前秦,受到苻坚的重用。


然而慕容垂久蓄大志,极力劝苻坚挥师南下攻打东晋。淝水战后慕容垂率兵护送苻坚返回关中,途径渑池以镇抚河北为名离开苻坚。在河北慕容垂先后杀掉苻坚的部将苻飞龙、石越,复辟建立后燕,并击败北伐的东晋名将刘牢之,夺回前燕故都邺城。


公元386年至公元394年,慕容垂从东晋手中夺取淮北青、兖、徐诸州,清剿了河北一带叛军夺取清河渤海诸郡,征服了鲜卑贺兰部,再度击败高句丽夺回辽东,并消灭反叛的丁零翟氏政权和同宗慕容永治下的西燕夺取晋阳等要地,占据了除晋北河套一带北魏政权以外的关东其余地区,恢复了前燕在慕容俊时代的强盛局面。


拓跋珪是代王拓跋什翼犍的嫡孙。前秦灭亡代国后,拓跋珪跟随母亲贺兰氏逃往舅舅贺讷处,后投奔拓跋什翼犍的外甥铁弗匈奴刘库仁。刘库仁死后,其子刘显杀掉叔叔刘头眷统领了原属刘库仁的部众,忌惮拓跋珪代王后裔的声名派遣刺客意图刺杀拓跋珪。拓跋珪依靠母亲贺兰氏的计谋,在代国旧臣长孙犍等人的帮助下逃离刘显所部重投贺讷。


拓跋珪深得人心,刘显的部下贺悦、长孙嵩、庾和辰先后率部投奔拓跋珪。公元386年,拓跋珪召集代国旧臣大会诸部,即代王位定都盛乐,三个月后改国号为魏,史称北魏。复国以后,拓跋珪一面务农息民发展生产,一面向后燕俯首借兵,击败刘显恢复了代国的地盘,并击杀刘卫辰夺取了铁弗匈奴的领土,大大增强了实力。


联盟破裂,争斗初启

在慕容垂和拓跋珪的经营下,淝水之战后原本混乱的关东地区态势逐渐明朗,后燕和北魏成为最强的两股力量。随着双方各自的敌人逐渐被消灭,原本合作的共同利益基础逐渐消失,一山难容二虎,双方的矛盾逐渐尖锐。


后燕帝国虽然表面强大,却有个致命缺陷:窝里斗。前燕就是慕容评等人排挤慕容垂导致自毁长城,然而后燕并未吸取教训。慕容垂子侄众多人才济济,可各怀鬼胎彼此不服。太子慕容宝缺乏威信又刚愎自用听信谗言。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拓跋珪重用拓跋仪拓跋遵等宗室人才,北魏团结进取,与后燕的实力差距日益缩小。


公元392年,拓跋珪派堂兄拓跋仪前往后燕国都中山探查虚实。慕容垂对拓跋珪不请自来大为光火,拓跋仪则回复说北魏和后燕祖上共事晋朝皇帝,是兄弟之邦而非臣属,双方不欢而散。


拓跋仪回国后对拓跋珪分析指出,慕容垂年老,太子慕容宝愚弱,范阳王慕容德自负难以屈居人下,后燕早晚必有内乱。拓跋珪深受鼓舞,开始积蓄力量准备问鼎中原。后来拓跋珪派弟弟拓跋觚出使后燕,慕容宝等人傲慢无礼竟扣留拓跋觚向拓跋珪索要宝马,导致北魏与后燕断交。


两年后燕攻打西燕,西燕皇帝慕容永向北魏求救,拓跋珪积极出兵却晚到一步。慕容垂灭西燕后,不顾散骑常侍高湖的苦谏,在慕容宝等人的怂恿下决意派兵一举消灭北魏。一场大战在所难免。

南北朝时期的士兵


血战参合,攻守易形

公元395年5月,后燕皇帝慕容垂派太子慕容宝、赵王慕容麟、辽西王慕容农率大军八万伐魏,范阳王慕容德、陈留王慕容绍领步骑一万八千人为后继,杀气腾腾开往北魏治下的五原,在黄河北岸扎营,意图一鼓作气消灭北魏。


拓跋珪对后燕帝国内部的乱象了如指掌:他先是派人在从后燕国都中山到五原的路上截获后燕传递军情的使者,导致慕容垂的消息连续数月不能传达到后燕军营,令慕容宝兄弟惴惴不安;接着,他让抓获的后燕使者在黄河岸边冲燕军喊话,说慕容垂已死,国中秘不发丧。慕容宝等人不明所以仓皇失措,后燕军心动摇士气大减。


趁着后燕士气衰落进退失据之际,拓跋珪做好了战役准备:他派拓跋虔、拓跋仪各率兵马驻守五原附近的黄河东、北两面,再派拓跋遵领骑兵七万悄然绕行至后燕大军东南,截住燕军退路。


从这年九月开始,燕魏两军在五原相持近一个月。慕容麟的部将以为慕容垂已死,发动叛乱想拥戴慕容麟称帝,事败被杀,此事使慕容宝与慕容麟兄弟相互猜忌,燕军士气进一步下降。到了十月底,五原地区寒风刺骨,慕容宝下令烧掉渡船撤军。


当时黄河尚未结冰,慕容宝以为魏军没有足够渡船无法追击,未作任何防备。等到燕军撤退后的第八天,狂风骤起,黄河迅速结冰,拓跋珪留下全部辎重,亲率精锐骑兵两万,趁夜快速踏冰渡河追击燕军。

北朝时期的重骑兵

后燕军队撤退途中走到参合陂,已经疲惫不堪,天有不测风云,大风平地而起,一道黑气如长堤一般从后向前笼罩住了整个燕军。随军的和尚支昙猛认为这是魏军来袭的不祥之兆,建议慕容宝做好防御。慕容宝心不在焉,让慕容麟以三万骑兵殿后,大军在参合陂东面的蟠羊山南依水扎营。燕军后军四处游猎阵势散乱,根本没有意识到危险已向自己逼来。


魏军在拓跋珪的带领下急行军当晚就追到了参合陂西面,发现燕军后拓跋珪连夜安排作战计划,要求将领和兵士们人衔枚马束口,悄悄逼近燕军,第二天拂晓全军登上山顶,趁燕军不备突然发动进攻。


居高临下的地势使得魏军骑兵冲锋陷阵的机动优势发挥得淋漓尽致。燕军来不及上马迎战,纷纷逃入冰水中躲避,人马相互践踏,踩死淹死者数以万计。拓跋遵等人率领的魏军伏兵也及时赶来助战,燕军彻底崩溃,归降者四五万人。慕容宝、慕容农、慕容麟、慕容德等人仅仅带领数千残兵逃出,慕容绍战死,被俘的后燕随军公卿数千余众。


残阳如血,此消彼长

参合陂之战以一边倒的战果结束了。大获全胜的拓跋珪从燕军的俘虏中挑选了若干可用之才留在北魏,其余的原本准备发还衣物粮食放归后燕;但由于他本人和部下的将领们十分忌惮后燕强大的军力,拓跋珪最终采纳了部将中部大人王建的建议,效法长平之战后白起的做法,将归降的燕军全部就地活埋。


慕容宝等人败逃回中山,向慕容垂陈述大败情状并竭力请求再次伐魏。慕容垂听从了他和慕容德的意见调集燕国故都龙城的精锐骑兵,于第二年(公元396年)大举西征攻打北魏,攻占北魏重镇平城并斩杀守将拓跋虔。拓跋珪听闻败报大惊失色一度准备逃亡。慕容垂率部来到参合陂战场,安排燕军祭奠死难将士,悔恨交加口吐鲜血,在回军途中病逝,终年71岁。


参合陂之战虽然没有之前的淝水之战和之后的元嘉北伐知名度高,但却深刻影响了中国历史的走向。此战中后燕的大量精锐部队被北魏消灭,一代雄主战神慕容垂在此战后不久怆然辞世,太子慕容宝继位后刑法严峻睚眦必报,后燕朝野离心乌烟瘴气。


跋珪趁机发动四十万大军大举攻燕,用了一年多时间夺取了冀州并州和幽州大部,取代后燕成为关东最强大的国家。慕容宝逃往前燕故都龙城,被慕容垂舅父兰汗所杀。后燕分裂为南燕和北燕,数十年后分别被东晋权臣刘裕和北魏太武帝拓跋焘消灭。


作为胜利者的拓跋珪在公元398年称帝,成为北魏开国皇帝道武帝。他继续大力发展农牧业生产,重用汉族知识分子加强统治,北魏国力蒸蒸日上。然而参合陂的杀降引发了后燕军民的激烈抵抗,魏军费时一年才拿下中山。

南北朝时期的北魏与宋

统治后期拓跋珪猜疑心日重,加上服食寒食散导致性情狂躁易怒,经常滥杀无辜,谋士张衮、崔逞,宗室拓跋遵、拓跋仪相继被杀。北魏一时陷入动荡,拓跋珪本人最终也被儿子清河王拓跋绍弑杀,享年39岁。太子拓跋嗣继位后平定内乱重振朝纲,选贤任能安抚百姓,南征北伐拓展疆土。


等到拓跋珪的长孙拓跋焘继位后,经过十余年的征战,北魏终于实现了北中国的再次统一,成为了对中国历史发展具有深远影响的胡汉融合的多民族王朝。


最后说点题外话。北魏攻打后燕时,之前曾经谏阻慕容垂伐魏的高湖和当年被慕容皝征服迁往昌黎的宇文部首领的后裔宇文陵分别向拓跋珪投降。


高湖的儿子高谧曾任北魏侍御史,因犯事被流放到北魏边镇怀朔镇,其孙就是开创北齐王朝的一代枭雄高欢;宇文陵举家迁往怀朔镇西面的武川镇,其五世孙就是开创北周帝国和关陇集团的一代枭雄宇文泰。至于高欢、宇文泰和他们那些叱咤风云的六镇鲜卑豪杰兄弟,则是北魏末年另一段荡气回肠的历史了。


> 推荐阅读 <

间接开创隋唐盛世的八柱国将军,真有那么厉害吗?

中国守城战之巅峰,惨烈远超淝水之战!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冷热军事史


投稿、转载与商务合作

请联系微信号:potereio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

作者:佚名
来源:冷热军事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