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一,我们习惯性的喜欢出去走走,

但河山虽好,却难免人多嘈杂。

风尚君真想找一个静心之所,就这样发一天呆....


中国不缺雅事,却难觅雅士。幽幽一室,三五好友,围一席而坐,烹一壶新茗,点一盏香炉,展一柄团扇,于淡雅清香中,抚花枝、赏花容、嗅花香;抬眼望去,观香览画……文人雅士的心境令人心神向往。

只有静下心来,方懂岁月美好。



知音一曲百年经,荡尽红尘留世名。

落雁平沙歌士志,鱼樵山水问心宁。

轻弹旋律三分醉,揉断琴弦几处醒?

纵是真情千万缕,子期不在有谁听?

 

琴,弦底松风诉古今。红尘里,难觅一知音。吹箫抚琴、吟诗作画、登高远游、对酒当歌成为文人士大夫生活的生动写照。春秋时期,孔子酷爱弹琴,无论在杏坛讲学,或是受困于陈蔡,操琴弦歌之声不绝;春秋时期的伯牙和子期“《高山》《流水》觅知音”的故事,成为广为流传的佳话美谈;魏晋时期的嵇康给予古琴“众器之中,琴德最优”的至高评价,终以在刑场上弹奏《广陵散》作为生命的绝唱;唐代文人刘禹锡则在他的名篇《陋室铭》中为我们勾勒出一幅“可以调素琴、阅金经。无丝竹之乱耳,无案牍之劳形”的淡泊境界。




无声无息起硝烟,黑白参差云雨颠。

凝目搜囊巧谋略,全神贯注暗周旋。

山穷水尽无舟舸,路转峰回别样天。

方寸之间人世梦,三思落子亦欣然。


棋,颠倒苍生亦是奇。黑白子,何必论高低。棋者,奕也。下棋者,艺也。博弈是东方文化生活的重经组成部分,它不但不同于一般的消遣游戏,还影响和陶冶着人们的道德观念、行为准则、审美趣味和思维方式。琴、棋、书、画并称中国四大传统艺术形式,成为一种具有丰富内涵的文化形态。“弈”中的恬淡、豁达、风雅、机智和军事、哲学、诗词、艺术共聚一堂。黑白之间,楚河汉界内外,棋艺带来的启悟和内涵被无限拓展,棋盘之外的天地被融合为一,成为中国棋文化的最大特点之一。方寸棋盘,还具有磨炼人的意志,陶冶人的情操,振奋民族精神的作用。




无芳无草也飘香,石砚研飞墨染塘。

笔走龙蛇盘九曲,鸾翔凤翥舞三江。

庐山峻岭隐深处,人面桃花映满墙。

铁画银钩书万古,春秋雅事一毫藏。


书,沉醉东风月下读。柴门闭,莫管客来无。自古以来,中国人就有着浓厚的“文字情结”和“书写情结”,这充分地体现在殷商时期大量的龟甲、兽骨上,也体现在商周时期的青铜器上,还体现在春秋战国以来的缣帛、竹木简牍、符节、石刻、兵器、货币、纸张上,各种各样的载体,都留下了我们祖先精美的书迹。正是基于这样的一种情结,先贤才逐渐将汉字的书写升华为世界上独一无二的书法艺术。如果按一般所说,书法艺术是从汉末开始进入自觉状态的,那么,书法艺术至今已经有两千年的历史了。在这两千年的历史里,名家辈出,流派纷呈。虽历经战乱浩劫、天灾人祸,以致大量的经典之作我们已无缘得见,但侥幸存留至今者仍令我们目不暇接、叹为观止,这让我们对古人仰慕不已。




云雨山川素纸装,晓风残月入华章。

一毫漫卷千秋韵,七彩融开几度芳。

山路松声和涧响,雪溪阁畔画船徉。

谁人留得春常在,唯有丹青花永香。


画,纤手松烟染素纱。盈盈写,茅舍两三家。我们的国画,一支毛笔,一张宣纸,纵横恣肆,写意流畅。中国人很早就在自已的生活环境中发现了美,并按照自已的审美习惯用画笔描绘出来,古人从表现神、描绘宗教故事发展到画山水、花鸟。士大夫们以虚无的胸襟、玄学的意识体会自然,表现自然,使中国山水画自始就是一种“意境中的山水”而不是客观自然的再现,在中国山水画家的眼中,山水的美不在山水本身,而在于它体现了“道”,宗炳在《画山水序》中一开始就写道:“圣人含道映物,贤人澄怀味像,至于山水,质有而趣灵”这是对“自然”、“道”与山水基本关系的论述。核心理念在于“天人合一”。




推敲平仄著新篇,酷爱诗魂已近癫。

朝赋别离悲又怨,暮吟相聚笑还怜。

春花秋雨尽成韵,晓月寒霜皆入联。

偶得佳词忘所以,唐风一揽不知年。


诗,漱玉含芳锦绣辞。堪吟咏,佳句费寻思。“生为中国人,一辈子要承受数不尽的苦恼、愤怒和无聊。但是,有几个因素使我不忍离开,甚至愿意下辈子还投生中国。其中一个,就是唐诗。”——余秋雨。依中国文化的古老观念,人心与人心不是隔绝不通的。诗三百,一言以蔽之,思无邪也。无邪就是诚,就是人性与人性的照面。心与心之间,被巧语、算计、利害、物欲等隔开,都是不诚。孔子说“兴于诗”,就是以诗歌来开发人性人心的根本。尽心尽情的精神,就是人心与人心的相通、人性与人性的照面。这成为中国文化的一个基石,也成为中国文化千年来的一个精神祈向。




淡淡馨香微透光,杏花村外送芬芳。

别君执手情无限,会友斟杯醉亦狂。

常伴骚人对月饮,又随墨客绕诗徉。

天涯万里情归路,唯我金樽最爱乡。


酒,青梅合煮杯中溢。醉心扉,浓淡总相宜。在中国,酒神精神以道家哲学为源头。庄周主张,物我合一,天人合一,齐一生死。庄子宁愿做自由的在烂泥塘里摇头摆尾的乌龟,而不做受人束缚的昂头阔步的千里马。追求绝对自由、忘却生死利禄及荣辱,是中国酒神精神的精髓所在。

温馨提示:古人认为,酒不能乱饮,只有在身体和情绪正常的情况下才能饮用。身体不适、过分忧愁或盛怒之时部不能饮酒。否则会损害身体健康。选择合适的时间:如凉月好风,袂雨时雪;花开满庭,新酿初熟;旧地故友,久别重逢时饮酒,可达到宾主皆欢的愿望;而在日灸风燥,渡阴恶雨;近暮恩归,心情烦躁,不速客至,而有他期之时,则不宜饮酒。选择合适的场合:无论在花前月下,泛舟中流的露天场合,还是在宅舍酒楼,只要使人感到幽雅、舒畅,便是饮酒的最佳场合。




枯枝叶底待欣阳,终是情开暗透芳。

红颊含羞窥蝶舞,朱唇轻启唱蜂忙。

邀来春色满园秀,撷取清风一地香。

流落尘埃无怨悔,新生由此看兴昌。 


花,难觅归鸿暮霭霞。蒹葭白,绮梦飞天涯。中国花文化源远流长,在众多艺术作品中,花是重要的题材。古曲有《春江花月夜》、《梅花三弄》、《玉树后庭花》等。民乐有《茉莉花》、《花儿为什么这样红》等,以花为题材的诗歌、绘画更是不胜枚举,就连刺绣、陶瓷等传统工艺品,花卉图案也是重要的装饰物。 

时至今日,人们对花仍旧情有独钟,各地的花展、花市、花节人潮涌动,盛况依然,我认为,国人好花,不仅仅好其花形,更缘于花文化的精髓:花韵。 

人们欣赏花,不仅仅欣赏它的色、香、姿等自然美,更是综合自己对花的感受,赋予它一种风度、品格。自古就有“不清花韵,难入高雅境界”之说,人们现在赏花,更是神重于形。好兰者,好其高雅脱俗;好菊者,好其独立寒秋;爱荷者,好其出淤泥而不染;好梅者,好其临寒斗雪。 




枯枝叶底待欣阳,终是情开暗透芳。

日月精华叶底藏,静心洗浴不张扬。

悄融四海千河色,暗润千年四季香。

窗外闲风随冷暖,壶中清友自芬芳。


茶,绿意萦心暂忘忧。芬芳冽,千里望清秋。中国人饮茶,注重一个“品”字。“品茶”不但是鉴别茶的优劣,也带有神思遐想和领略饮茶情趣之意。在百忙之中泡上一壶浓茶,择雅静之处,自斟自饮,可以消除疲劳、涤烦益思、振奋精神,也可以细啜慢饮,达到美的享受,使精神世界升华到高尚的艺术境界。品茶的环境一般由建筑物、园林、摆设、茶具等因素组成。饮茶要求安静、清新、舒适、干净。中国园林世界闻名,山水风景更是不可胜数。利用园林或自然山水间,用木头做亭子、凳子,搭设茶室,给人一种诗情画意。茶之为物,产自崇高的山,吸收天地的灵气,还必须配上清洁的流泉。所谓仁者爱山,智者爱水;古人的一杯茶包含中国文人、哲人深爱的天、地、山、水,仁、智。




铁铸小香炉,壁环平口铺。

麝焚葵叶大,兽啮竹根趺。

净几群书外,闲堂一物无。

中间任灰烬,终与蕙兰俱。


香,“花气蒸浓古鼎烟。水沉春透露华鲜”。既能悠然与书斋琴房,又可缥缈于庙宇神坛;既能在静室闭观默照,又能于席间怡情助兴;既能空里安神开窍,又可实处化病疗疾;既是一种精英文化,又是一种大众文化。究其实,它出身本无固定之标签,唯灵秀造化源于自然。

 古人焚香是为了享受高雅,也是宫廷贵族们显示身份的象征。而在现代喧闹的都市生活中也需要这种动中求静的意境。在客厅里摆上一个香炉,焚上一柱香,闭目养神,静静地感悟香气中带来的奇妙感受。熏香还有助于提神醒脑、消除疲劳,自己浮躁的心也会变得踏实。




罩云飘远岫,喷雨泛长河。

低飞昏岭腹,斜足洒岩阿。

泫丛珠缔叶,起溜镜图波。

蒙柳添丝密,含吹织空罗。


雨,是一种以平静的心态对待万事万物,聆听点点滴滴洒落大地的雨声。仿佛淅沥淅沥的雨滴,是雨精灵所奏的催眠曲,让大地生物都能安然入睡,获得一种心灵的惬意。




六出飞花入户时,

坐看青竹变琼枝。

如今好上高楼望,

盖尽人间恶路歧。


 雪,白雪却嫌春色晚,故穿庭树作飞花。欣赏雪花的晶莹剔透,冰清玉洁,银妆素裹,美不胜收。让人想到在这凡尘世界也要保持一种像雪花一样的纯洁无瑕,保持一份超凡脱俗、高洁的心境。



时逢三五便团圆,

满把晴光护玉栏。

天上一轮才捧出,

人间万姓仰头看。


月,在中国传统文化中,月亮这一意象常常成了人类思想情感的载体,她的意蕴十分丰富。在很多咏月诗歌中,诗人将月融于的内心思想情感之中,并使月与内心的思想情感互为辉映,创造了许多优美的审美意境,并将诗的文学品位、思想内涵与艺术造诣提升到一个极高的水平。



借水开花自一奇,

水沉为骨玉为肌。

暗香已压酥糜倒,

只比寒梅无好枝。

 

卉艺术是人们表现自然的生命、展示自然的魅力以及人的内心世界对自然、人生、艺术和社会生活体悟的媒介,是人们借助于自然界的花草作为修身养性、陶冶情操、美化生活的一种方式。

 时至今日,人们对花仍旧情有独钟,各地的花展、花市、花节人潮涌动,盛况依然,我认为,国人好花,不仅仅好其花形,更缘于花文化的精髓:花韵。



独坐幽篁里,

弹琴复长啸。

深林人不知,

明月来相照。


幽,寻幽探微,寻一处僻静通幽之所,放松心境。多去游览山水时寻找、搜索幽雅的胜地。享受“ 午鸠鸣春阴, 独卧林壑静”的悠闲自得。



空山不见人,

但闻人语响。

返景入深林,

复照青苔上。


高,“荡胸生层云,决眦入归鸟。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登高揽胜,可以开阔人的胸襟和气魄,登高空气使人舒畅,既陶冶情操又锻炼体魄。



可使食无肉,不使居无竹。

无肉使人瘦,无竹使人俗。

人瘦尚可肥,俗士不可医。


竹,“庭下如积水空明,水中藻、荇交横,盖竹柏影也”…向来喜欢中国古代文人的书斋生活,苏东坡宁可食无肉,也要居有竹,他说"无肉使人瘦,无竹使人俗"。现代人吃饱穿暖不是问题,于是闲暇时光在翠竹掩映的雁湖木屋以画竹为乐,画竹自赏,题曰:"食有肉,居有竹,事丹青,心自足。"身处雅居幽静处,该是怎样的一种惬意。



自古逢秋悲寂寥,

我言秋日胜春朝。

晴空一鹤排云上,

便引诗情到碧宵。


鹤,仙鹤羽色素朴纯洁,体态飘逸雅致,鸣声超凡不俗,在《涛经•鹤鸣》中就有“鹤鸣于九皋,声闻于野”的精彩描述。仙鹤,或借以寄托高洁的抱负。



鱼戏莲叶间,

鱼戏莲叶东,

鱼戏莲叶西,

鱼戏莲叶南,

鱼戏莲叶北。


鱼, “莫道池塘鱼水浅,观鱼胜过富春江”,春日亭上观鱼, 春暖长江水正清,洋洋得意漾波生。

于闲庭散步,驻足观赏,看鱼儿嬉戏,悠闲自得。




远看山有色,

近听水无声。

春去花还在,

人来鸟不惊。


挂画的讲究:以书画点缀居室,本是雅事。也常常被人们认为是一种学识和高雅的象征。装饰画是一种起源于战国时期的帛画艺术,并不强调很高的艺术性,但非常讲究与环境的协调和美化效果的特殊艺术类型作品。一般分为具象题材、意象题材、抽象题材和综合题材等等。

更确切的起源是战国时期的帛画艺术。洞窟壁画、墓室壁画、宫殿装饰壁画艺术对当今装饰画的影响也非常大。




客路青山外,行舟绿水前。

潮平两岸阔,风正一帆悬。

海日生残夜,江春入旧年。

乡书何处达,归雁洛阳边。


在清溪中行舟,如“壬戌之秋,七月既望,苏子与客泛舟游于赤壁之下。清风徐来,水波不兴。”,如李白的“日落沙明天倒开,波摇石动水萦回。 轻舟泛月寻溪转,疑是山阴雪后来”

。古代的文人雅士都比较流行黑夜泛舟,一边高谈阔论,一边饮酒高歌...



古人九大雅事,俱为修身养性之举。身处喧嚣尘世,我们多么希望自己能慢下来,过一种艺术的、诗意的“中国式的雅致”。三千年读史不外功名利禄,九万里悟道终归诗酒田园。我们需要“中国式的雅致”,因为这才是真正的生活!

丨五一,你是怎么过的?丨

留言评论告诉风尚君


文字为古典新风尚编撰整理,图片来源网络,图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

作者:佚名
来源:古典新风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