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前,妈妈说,多吃点,才能长高。


后来,妈妈说,找对象,要找会疼人的。

再后来,就听不到了……




 
 

那日,在一桌精致的盘盘碟碟中,看到一碟小菜,她惊异地对在座的人说,还有这个菜呢?老油条拌黄瓜。

 

1。"原来梦里梦到的是那温馨的过程,而不是入口的滋味。”

 

七十年代,油条很是金贵,走亲戚流行带油条,二斤油条,就能拿得出手。老油条拌黄瓜这道菜,也就成为当时流行的一道菜。

如今油条已不再是什么稀罕之物,但总没有记忆中的那种味道。刹那间决定,打点行装,回家,去吃母亲做的这道菜。站在屋子里,她听着厨房的动静:洗菜,切东西,脆的,软的……

每一个步骤,与梦中梦到的一样,现在都配上了音。走进厨房,伏在母亲的肩头,轻声告诉她别忙了。因为她已尝到了老油条拌黄瓜的真滋味。

 

 

 

她曾经讨厌吃鲫鱼,极度讨厌,因为每次吃都被鱼刺卡住,还会被堂哥堂姐嘲笑笨蛋、嗓子眼细。为了她能开心地吃鱼,妈妈专门学习了一种烹制方法。 

 

2。“鲫鱼刺多又难清理,若有一人真心为你做,那会是谁呢?”

 

那个时代,鲫鱼便宜,又营养丰富,是家里最常吃的鱼。妈妈把鲫鱼烧得肉烂骨酥,骨头和鱼刺能一起吃下肚,从那时起,她爱上了鲫鱼。年少的她不知道,为了这道菜,妈妈必须在狭小的厨房一站两个小时。


当她渐渐长大,长成了一个懂事贴心的好姑娘,知晓了烹调这道菜的辛劳,长时间的站立会让膝关节不好的妈妈很吃力。

于是,曾经的“最喜欢”变成了“最讨厌”,她对妈妈说不爱吃了,这道菜成了记忆中的滋味,多少年未触及。


后来,条件好了,有了带鱼、鲅鱼这类刺少的鱼了,但她始终惦记着那口酥鲫鱼的味道。妈妈看透了她的心思,说:“我给你做酥鲫鱼吧,现在都用电压力锅,累不着我。”终于,她又吃上这口酥鲫鱼,和记忆中一样鲜美。无论这世界怎么改变,有一种爱永不会变。 
 



 


老家过年有一个习俗,腊月三十前煮猪头,正月里有客人的时候炒上一盘,而用来待客最好的就是猪耳朵、猪舌和核桃肉。 

 

3。“母亲爱孩子的心是不管自己多累多难都要把最好的呈现给孩子。”

 

煮猪头的是个大工程,必须要用柴火大锅来煨。有时候,加火到一两个小时后,要保持常温焖上一晚上。馋嘴的她和姐姐每到这时,总会时不时的跑到灶头去看看妈妈开拆没有。


核桃肉,就是猪脸的腮帮子部分,这两块肉呈椭圆型。因为是熏制的,很咸,煮过之后,那味道特别的香。单吃都很诱人,因为量少而显得格外珍贵。


妈妈每次煮猪头都会尽量在当晚煮好,并且总是长时间守在灶边,为的,就是能早点儿把这两块精华的核桃肉留住,给她和姐姐吃。


 

 


 


小时候,这个城市有个甜食店,里面有各种各样的粘糕和粉团,最爱的是米糕:一个个蒸在小碗里,上面红的绿的丝,咬一口,清甜柔韧,有大米粉的特殊香气。

 

4。“街上有卖糕团的,可怎么也吃不出儿时那个味儿了。”

 

七十年代初,日子并不宽裕,能吃饱饭就已经很好,零食更是奢望。一次和妈妈经过甜食店,妈妈给她买了一块米糕,从此那味道就在心里驻扎。那以后,每个月总有那么一两次,妈妈下班时会神秘的冲她笑笑,她就明白,妈妈又给她买了她爱吃的米糕。

每次,妈妈都把米糕用手绢包好几层,生怕它凉了,小小的米糕无一例外的只有一个。妈妈就坐在一边笑眯眯的看她香甜的入口,但是她自己从来不吃。

一次偶然,和妈妈聊起,妈妈说她也最喜欢吃这种米糕。再后来,那个甜品店也不存在了……前些天收拾厨柜,看到大米粉,她就想着做一个漂亮的米糕,在母亲节时送给妈妈。




 

 


两片圆面包,中间有蔬菜、芝士、炸肉饼和西红柿片。她不明白为什么要做一个辣的,一个不辣的,妈妈说:“生活就是这样,酸甜苦辣都要尝一尝。”

 

5。“我都被吓了一跳,这是从哪变出来的,真的好像买来的呀,好惊喜。”

 

小时候,她最喜欢汉堡,觉得它的造型有趣,里面有面包、有蔬菜、还有肉。不过那时候,她不是经常有机会吃到,还要看一段时间的表现以及考试成绩好不好。

一次儿童节,表妹被怀疑是吃了快餐店的汉堡而上吐下泻。从那以后,她对汉堡有了一种“抵触”。妈妈说要给她买汉堡,也支支吾吾说不想要。妈妈问为什么,她就说了表妹那件事。妈妈看着她笑了笑,没再说什么。

直到有一天,放学回家,一进门就闻到屋子里很香的味道,妈妈拿了两个汉堡进来。不管多久,她都依然会记得那个味道,属于母亲的那份特殊的味道。这么多年过去了,如今她也会做汉堡了。想想现在很好,她终于可以亲手做给妈妈吃了。

 


 


曾经,每一次看着妈妈手脚麻利地将饭菜摆上饭桌,她总觉得做菜真是太简单了,不过动动锅铲的事儿。
 

6。“原来,那些自己以为简单的菜都只是以为而已。”
 

24岁,她嫁做人妇,是一个对做菜一窍不通的厨艺小白,每次回娘家连吃带拿。26岁,儿子出生,她的厨艺小宇宙爆发,开始尝试摸索各色美味又营养的美食做法。自此,她不再是一个不闻油烟的单纯女子,而是成为了一个流连于烟火世界的幸福妈咪。

今天,普通的家常菜,复杂的面食,精致的甜品,她样样都拿手,连妈妈都赞誉有加。而在给儿子设计菜单的日子里,她渐渐懂得了妈妈的付出。

一道自己最爱的烧茄子,切块勾芡过油翻炒…繁琐极了,想做的好吃,需要做菜人的耐心和专注。可只是因为自己喜欢,被妈妈一次次端上餐桌,每一次,都让人食指大动。现在,厨艺颇佳的她常想着法子给妈妈做好吃的,看着妈妈开心的表情,她知道,妈妈能品尝到,每一道菜里,女儿对她的爱和感恩。

 



 

小时候,她身体不好,经常生病,只要一生病,妈妈就会为她做“病号饭”:两颗鸡蛋,蒸成一碗鸡蛋羹。

 

7。“一边是妈妈的味道,一边是女儿的相依偎,送入嘴里的每一勺,都是甜蜜幸福的味道。”

 

那时候,鸡蛋羹的做法简单,鸡蛋加几勺温水,没有其他任何食材。蒸好后表面有好多小洞,堪比月球表面,调料也只有黑漆漆的酱油。可当时的她就觉得,这是天下最美的味道,连巴在碗边的蛋皮,也要用勺子刮得干干净净。

后来,身体结实了,吃蛋羹也吃得少了,那种味道却深深根植在她的记忆里。长大后,她跟妈妈学习厨艺,第一道就是鸡蛋羹。她的手艺更好,蒸出的蛋羹平整嫩滑。

当她有了女儿,女儿也爱上了这道口感犹如果冻的蛋羹,她会在其中加入各种各样营养的食材。偶尔一次,入锅时的失误,蒸出来的蛋羹一边是太平洋,一边是月球表面。不那么完美,却让她忆起小时候的甜蜜味道。
 



 
 


70年代,食物还是靠发票来领,她每个月想要吃一次肉,妈妈都需要左算右算,计划来吃。 

 

8。“真正忘不掉的,是那碗红烧肉的温热下,妈妈的宠溺和微笑。”

 

那时候,每次领到了肉,妈妈都会做上这样一道红烧肉。她觉得,那时的猪肉真香,香得仅仅看到,就会不断吞口水。

切成大块的肉煮好后,妈妈总笑着让她先吃。等她吃够了,才和爸爸吃上那么一两块,怎么劝也不肯多吃。红烧肉煮出来的油和汤汁,妈妈都会留下来煮一盘青菜,肉的香溶入到青菜里,让她继续享受。

时光荏苒,现在这个时代,想吃什么,想什么时候吃,想吃多少,随时都可以。她也吃过很多不同的佳肴美味,仅仅各种做法的猪肉都吃过不少。但是,她总也忘不了那一缕扑鼻的肉香。

马云说:成功的人每时每刻都会分享有价值的信息,传递给身边的朋友,你在他们的心目中会变得更有价值。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

作者:佚名
来源:厨艺美食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