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天,也是乱穿衣的季节


离开青岛的时候,天气热了起来,一件薄薄的羽绒衣已经穿不住了。昨晚这身衣服还让我感到丝丝寒意,今天便有些口干舌燥了。春天的气候变化无常,穿衣就需要随时增减,不然不是热的难受,就会会有感冒的风险,我是个懒人,一天里换几次衣服是个很麻烦的事情,因此宁愿少穿一件,也不愿意一天里增增减减的。一个老男人,哪有那么多讲究。

 

不过也有讲究的人。看写清朝时期的小说,那时稍微有些身份的人,不同场合会换不同的衣服和服饰,因此出门就会带着个跟包的,手里拿着一个衣箱(包裹),里面装着主人多套服装与服饰,以备不同场合穿衣的礼节需要。最牛的是恭王的儿子,讲究的那是到了极致:一样花色的衣服,早上的图案是花骨朵,中午的图案就是开了花的了。现在的人很少能有做到这份儿上的。长袍马褂已经演变成制服、礼服,要想像小恭王那样讲究也没有合适的条件了。不过我想要说的是:讲究,不仅是财富的象征,更是贵族家庭多年才能养成的一种气质你说他是毛病、矫情、装逼也行

 

恭王的前辈们是马上打天下的关外糙人,征战行旅中哪有那么多穿衣的讲究?到了恭亲王这一代,清朝差不多有两百年了,皇室贵族锦衣玉食的生活过了很久了,虽然国运衰落,内忧外扰不断,但是纨绔的讲究已经成为习惯,这也才有小恭王在穿衣上的得瑟之举。由此看来穿衣吃饭这些事,要想达到一定的境界,没有三代五代的富贵是难以完成的。老话说的“为官三世,才会穿衣吃饭”就是这个道理。真正懂得穿衣吃饭是需要时间、金钱、权势、教养几方面的结合,绝对不是把自己用大牌、用奢侈品武装起来,天天去高级餐厅吃饭就行的。

小恭王


按照这个标准,现在还真的没有什么贵族。原因也简单,旧有的贵族在1950年代就消失了,新贵则只有几十年的时间,最多不过两代,而且后代多是以纨绔的形式出现的,并且主流的价值观念又是以艰苦奋斗为主旨,时间、环境、观念都没有滋生贵族的可能。现在的那些所谓贵族,无非是财富的拥有者或者是财富和权势的双重拥有者,这些人确实很光鲜、很吸引世人的眼球,但是这还不能算是贵族。苹果手机5S引爆的“土豪”一词,就是这种现象的明证。土豪虽然有钱,但毕竟是土在前,豪在后。


在青岛吃了几个茴香馅饺子去了机场,下午四点多落在南京禄口机场。南京气温只有九度,穿上羽绒服才觉得温暖。好友冷燕出差穿衣的秘诀是,在季节交替的时候,最后带上一件薄羽绒服,这样就不怕无常的气候变化了。


春天,也是开往南京的地铁



朋友接我去了香格里拉大酒店,入住时遇到了侯新庆师傅。在大堂聊了几句,定了晚餐的几个菜,随后散去。晚上八点吃饭的人才到齐,坐下来喝茶的时候,菜陆续上来了。每次到南京,我都会去江南灶吃上一两次。虽然侯新庆师傅总是谦虚的说就是几个家常菜,但是,我觉得那是中国少有的家常美味。


每每吃到侯新庆的出品,很是佩服他对淮扬菜的继承与改变、对其他菜系调味方法、烹饪技巧的借鉴,感叹他对味道调和的精准与平衡,更有他为人的谦逊忠厚,工作的敏学慎行。正是这样的优良品质,让侯新庆成为同时代厨师的佼佼者。一同吃饭的朋友说,很少见我这样夸奖厨师,很少见到我在饭桌前如此兴奋,看来侯师傅和董老师真是一对好基友。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

作者:佚名
来源:董克平饮馔笔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