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白渡桥“负伤”了?!



今晨5:00左右,车号沪DP9929的土方车

由南向北驶上外白渡桥时,车辆突然失控

一头撞向右侧外白渡桥钢架


事故怎么发生的?


记者联系到事故车辆所属单位,上海勤顺建设工程有限公司董事长 逯与勤


逯与勤:这个事情是这样,我们驾驶员是空车,由南向北行驶。因为它有坡度嘛,我们驾驶员开上来不知道他们停了个铲车,对驾驶员有个干扰,猛打方向造成这个事情。


记者:我们这了解到,外白渡桥不允许货车通过的。


逯与勤:因为这是驾驶员个人行为,我也经常说不知道说了多少遍,因为驾驶员晚上图方便。明令禁止不允许他们走的,我们对驾驶员一是处罚,二是要开除他。


记者:哪里的工程?走外白渡桥近很多吗?


逯与勤:走外白渡近啊,去新华医院杨浦那里。本来要走河南路的嘛,我们规定路线走河南路的。


记者:平时会怎么检查?有措施吗?


逯与勤:措施,碰到驾驶员批评教育,不可能每个驾驶员都看得到的


记者:您车上没装行车记录仪啊?


逯与勤:装了,我不可能每一条都去看。他是晚上没人的时候,他们做这个事情。还有一个我们空车没有规定路线,重车是规定路线的,他有几条路可以走,空车比较轻便嘛,重车必须走大路。我们有措施,我们保险公司也在跟踪,如果说需要我们配合的,我们马上配合,要修理的,马上修理。我不管损坏大小,是我们责任,我们全赔,是我们责任我们绝不逃避。


记者:之后监管有后续措施吗?


逯与勤:之后监管我们已经说了,谁再走外白渡桥一律开除。不管谁,我们招不到驾驶员,停工,也要开除(肇事司机)。


桥梁伤情怎样?


受损钢梁严重变形


连接处也已扭曲变形


说起外白渡桥

那可是上海人的“外婆桥”


始建于1907年的外白渡桥被上海人亲切地称为“外婆桥”,桥长104米,是上海第一座钢铁结构桥,周边遍布浦江饭店、上海大厦等知名历史建筑。因该桥位于外滩公园旁,故称公园桥或外摆渡桥,又因过桥不再付钱,所以也称为外白渡桥。


上海因河而兴,通江贯海,外白渡桥是上海市区连接沪北、沪东的重要通道, 也连通了老上海的金融与外贸运输两大支柱产业。


△ 外白渡桥历史照片


年逾百岁的外白渡桥交通功能已退居其次,如今的它乐当观景台,中外游客每天在桥上架起相机,对着彼岸新楼拍照留念。


文学影视作品中,外白渡桥总散发着上海独特的文艺情调,成为这座城市的符号与象征,也是上世纪二三十年代相关的影视剧常见取景地。茅盾长篇小说《子夜》的第一个场景便描写了外白渡桥,《半生缘》、《上海伦巴》和《苏州河》里的外白渡桥,浪漫里透着伤感。


△ 外白渡桥是许多老上海背景电视剧的经典取景地。上图为《情深深雨濛濛》片段。


小伙伴们都心痛到不行……


有要求对土方车严惩不贷

 

有感叹桥梁质量好

 


最多是文物受损痛心疾首


更有对修复感到担忧


怎么修,是个问题


由于外白渡桥钢桁架变形,上午桥梁检测单位会对整个桥的空间形态进行检测。据介绍,由于外白渡桥的钢桁架是连在一起的,右侧的钢桁架被撞坏后,左侧也可能会受到牵拉,因此需要对整座桥的空间受力做整体检测,并对桥梁安全性能进行评估,路政部门将会同设计单位尽快提出初步维修方案。


△ 相关部门正在检测外白渡桥位移的情况。

 

△ 桥面检测。

 

△ 红色喷漆做记号。

 

△ 借助海事船对桥底进行勘测。

 

△ 仔细检查每个铆钉。

 

△ 在外白渡桥附近测量检测。

 

 综合评价检测结果。


维修费用谁来出?


据了解,外白渡桥限载20吨,禁止货车通行。


记者从相关部门了解到,肇事车辆隶属于上海勤顺建设工程有限公司,事故所造成的部分相关维修费用或将由肇事司机以及公司共同承担


小观查询资料发现,与之类似的“5·23”中环线事故中,市交通执法部门对责任单位上海建景物流有限公司处以共计21万元的罚款并吊销其《道路运输经营许可证》,责成该公司支付道路设施赔偿费1008.9万元



预估难度在哪里?



记者从上海市文物局获悉,类似这类突发性文物损坏,修缮原则为使用原材料原材质,一切按照原样修复。


小观注意到,2008年4月,百岁的外白渡桥被整体搬移,进入工厂进行全面大修。


△ 2009年2月15日,正在黄浦江边大修的外白渡桥上部桥体。


当时,为了延续外白渡桥最大的特色——那一块块钢板拼接而成的桥面,外白渡桥从一开始的修复方案就确定了采用传统的铆钉工艺,就是用铆钉将一块块钢板拼接在一起。


然而,自上世纪60年代末,随着焊接技术的发展成熟,铆接工艺渐渐退出历史舞台,取而代之的是现在普遍采用的焊接工艺。因此,寻找铆钉工人,成了大修时的难点之一。


当时,工程师们想到,铆钉工艺还在铁路钢桥领域个别使用,于是向全国范围内的铁路系统寻求帮助:


  • 千方百计地与秦皇岛、陕西等有可能存留此项工艺的地方联系,终于在中铁六局和中铁山海关桥梁集团找到了合作伙伴。


  • 20多位工人师傅因此参与了外白渡桥的铆钉连接手术,年龄最长者已经68岁。

  

如今,被撞受损的外白渡桥,或许依然面临着需要铆钉工人的问题



然而,近十年过去了

当年的铆钉工人今安在呢?



本文综合来源:上观新闻、解放日报、东方网、新民网、澎湃新闻、话匣子

相关作者:邵剑平 、李蕾、任国强

编辑:小P


如需获取更多,请下载上观新闻客户端或点击“阅读原文”

↓↓ 点击“阅读原文”,进入上观新闻网站浏览更多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

作者:佚名
来源:上观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