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租你每天提醒我早睡,”女孩给六回发过去了666元租金。“每天9点半提醒我洗澡,10点上床睡觉。”


自4月19号起,每天晚上9点28分,当六回的闹钟响起,他就会记得要划开手机,给一个近乎陌生的女孩,发去一条提醒的微信。

 

出租自己,是六回的工作。


本文由LinkedIn原创,作者边边。





我叫六回

我的职业是出租自己


租六回最低只要66块。

 

只要不做坏事,六回可以为任何一个只添加了微信不到一分钟的陌生人,做千奇百怪的事。

 

2012年,六回还是成都一杂志社的记者。他一次偶然发现美国有年轻人把所有家当都拿出去出租。


 

当下他想,“那如果把一个人拿出来出租呢?会发生什么,会遇到什么?”

 

于是,他在杂志创立了“出租六回”专栏。

 

后来专栏不幸停办,六回觉得可惜。他辞了职,把出租搬到了微信公众号上,开始了自己的“全职出租”生活。

 

今年已经是六回出租自己的第五个年头。他的微信联系人从几百涨到几千,多到不得不启用另一个微信号。


 

雇主租我睡觉

我没有去


六回经历过为数不多的亏本生意。

 

当时,一个在上海的女孩付了666元租六回一起睡觉,并支付了来回机票。

 

“我有皮肤饥渴症,想要把你当成一个人形抱枕,”女孩说。

 

六回怕同睡时候禁不住诱惑,提前问了很多问题,包括如果自己起了生理反应要怎么办……

 

女孩说,要是不小心发生了什么,六回得赔付6000元——原来,她是个兼职性工作者。

 

尽管机票都已经买好,也准备启程了,六回突然陷入了无限的焦虑。

 

在微信沟通两个小时后,六回决定全数退款。这么一算,他还亏了机票钱。

 

“为什么这么复杂呢?我只是想睡个好觉,”女孩说。


 

我后来问六回,你觉得你跟租你的人是什么关系?

 

六回说,“我称租我的人为雇主。我报价,我来决定这个事情做或者不做。我接受差评,但是我不会退款。我和雇主是互相尊重、平等的关系。”

 

看六回在2016年整整一年的出租记录,可以找到各种各样的故事。

 

有人找六回做虚拟男友,有人找他用吹风机吹干一双运动鞋;

 

有人希望租六回打电话告诉一个人,“祝你生日快乐”、“祝你一切都好”,说“你今天辛苦了”;

 

有人租六回拍照片、念诗、吃饭……


 

六回一直没有忘记出租的初衷:

 

我的理想就是以我的方式,以出租的方式,呈现我的生活方式,和我的价值,以及我和其他人发生的奇妙的关系。

 

一个人真的可以靠出租自己活下来而且活得不错?他真的可以帮助到一些人,给他们带来快乐或者感触?

 

我想试试,一直出租下去,会发生什么。到底谁会租我,又会租我干什么。


这是我的初衷,也是我一直好奇的事情。


通过纪录现代人

也明白了现代生活

 

雇主有的焦虑,六回也有:

 

我的心情,可能是一直处于不安定的感觉。因为我是全职出租,我不知道明天是否会有人租我,后天是否会有人租我。


加上自己的年纪以及父母对我的期望,我个人会有些焦虑。

 

1982年出生的六回,一个人住在成都,父母都在浙江的老家。


做出租会面临的其中一个问题,就是向父母交代自己的职业:

 

我花了大概一个多小时在电话里跟我爸解释。我举例说明,用了各种例子,说得很累,哈哈。

 

父母担心的是我的安全,以及别人的看法,我告诉他们要相信我,我不是一个坏人,不可能干坏事。

 

聊天的时候,六回跟我提到下午看到的一个场景:

 

我看见一个小女孩/和一个母亲/一个母亲忽然躲到了树后/小女孩过了一会/才发现/妈妈不在身边了/然后一个人站在那/开始找妈妈/有点害怕的样子/妈妈躲在树后/我刚好路过/看到这个场景/觉得很有趣/那个小女孩的表情/很可爱/我对着那个小女孩笑/小女孩的妈妈也在微笑/看着我/很温馨的场景/挺好的

 

六回聊天喜欢用短句,这大概跟他喜欢写诗有关。他从高中开始写诗,堂哥是诗人乌青。

 

他的诗题材都非常日常和平实,跟他公众号写的每日出租故事一样:平凡但是舒服。

 

不久之前,一个北京的女大学生租了六回,让他买一束即将凋零的玫瑰花,拍照给她看。为了养花,六回还特意买了个花瓶。


给女孩买一束即将凋零的玫瑰 / 来自微信公众号出租六回


六回问女孩,为什么这么做?女孩说:“我只是单纯地希望有个人能够为我做点什么事情。”

 

在最后,六回给女孩发过去一条微信:“希望你开心。”

 

女孩回:“我今天很开心。因为我终于有一束自己的花了。”

So…

What’s the Next Story?

 

曾经有一位女大学生租了六回聊天,写下“租后感”:

 

这是我第一次试着和一个完全陌生的人讲述自己的心里话,毫无保留,全盘托出。

 

最近发生的事情让我越来越意识到有一个值得完全信任的人太难了,而恰恰这样素未谋面的陌生人却可以让我们完完全全地信任。

 

六回是个很健谈的人,他在不停地找话题,不停地追问,尽量完整地理解我的故事,理解我的想法。

 

说着说着,我好像觉得我也没什么事,好像也没什么大不了,好像这件事并没有我想得那么糟。

 

当你困在自己的围城里,不知道哪里是出口,不妨找找六回,把自己全身心地交给这一个小时的出租时间,你认真地说,他也认真地听。

 

越来越多人想要租六回,也越来越多人想要成为六回。但归根究底,我们每一个都需要一个“六回”。



我们焦虑、不安、不被理解、神经兮兮,却同在一片天空下挣扎、求生、黯然神伤,也暗自欣喜。

 

一个听过六回故事的朋友,跟我说起他眼中的“出租”:

 

因为现实中种种原因,说不出道不明的原因,当有一个你每天问候的人,有一个可以让你说话倾诉的人,有一个和自己一起玩耍的人都变成奢侈。

 

其实我们想要租的六回,正是租的那么一份看似廉价唾手可得,却又难以得到和长久的拥有。

 

我问六回,“最近让你印象最深的一回出租是什么?”

 

六回说,前几天一个女孩给了他2000块租金,让他替自己去吃一顿大餐。


在汉堡王吃一顿大餐 / 来自微信公众号出租六回

 

跟我聊天的时候是晚上,六回表示自己还是撑了一天。

 

他不懂女孩为什么这么做。

 

女孩说“因为我在减肥。如果我坚持不下来,想想我办健身卡的钱,加上租你吃饭的钱,我能再忍忍。”

 

六回说,他很期待,如果要从事出租十年,现在故事才刚刚开始。



如果可以,你会租别人做什么?





LinkedIn正在招聘新媒体运营实习生!在微信后台回复关键词“招聘”,即可了解我们最近的职位信息。


LinkedIn欢迎你的加入!~~


本文由LinkedIn原创,作者边边。

LinkedIn欢迎各类广告品牌合作,发邮件至wechateam@linkedin.com获取更多信息。

©2017 领英 保留所有权利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

作者:佚名
来源:LinkedIn